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一周多后,赤柱。

赵学延笑着敲开了鬼见愁的办公室房门,等他看到房内情况,顿时皱眉撇脸,“仇sir,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这也太辣眼睛了!”

此刻的教化科科长室里,靓坤和朱哥、包括洪兴肥狮正在被拍照。

照相的是仇sir。

至于是什么照片?参考一下千王之王2000里,李孖成、郑一筒、林伯三个富豪被黄师虎拍照内容就行了。

在开门后,他才会觉得辣眼睛。

伴随赵学延的话,鬼见愁一脸蛋疼,“延哥,这还不是你惹的祸?靓坤才住了五年,朱哥三年多,肥狮随时可能出去,我在里面一直关他们刑侦床,延哥你不怕,但我怕被报复啊。”

“只能请三位老大小小牺牲一下。”

此刻的三位大小老大,都是双目无神,极度憔悴的似乎随时会死过去的模样,毕竟蹲了那么久刑侦床,是个正常人都得被折磨的半疯。

在鬼见愁吐槽下,赵学延也乐了,“好,我的错,这点小事我懒得和你计较,这次来是问你,你有多少家底?我打算玩投资,带你一把?”

“如果你不想玩,借我一些钱也可以。”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鬼见愁无语的看来,“你又被麻将馆打出来了?”

过去的这一周多,和陈佳妮游玩一天后,劝她去内地读大学,赵学延是认真的,架不住,港岛人对内地的印象,不是一个普通朋友三言两语就能彻底扭转的。

那次后,也就是在来往信件上,又解释了一些情况,再劝了两次,陈佳妮最终会不会去内地读书,他……也不知道。

而这段时间,赵学延依旧在抓住机会募集资金。

还是去港岛各种地下赌档和麻将馆,当初从银行保险柜里取出来的八万块,抛开大哥大和BB机后,加上一些其他花销,剩下四万块。

四万块在赌档和麻将馆变成十万。

但他又前后和两个社团控制的赌档,起了冲突。

这方面募集想发财,真的越来越难了。

十万……也不少了,赵学延就把目光盯在了日元外汇上,85年岛国和白头鹰签署广场协议以来,就是去年开始。

日元一直在大幅度升值,这股潮流会维持好几年。

赵学延知道大势,日元升值以及岛国的房地产泡沫,那绝对是20世纪八九十年代,全球最受瞩目的发财狂潮。

募集一定资本去玩这个,利润还是很大的。

1985年开始,日元兑美刀是240比一,今年也就是86年5月,比利已经变成160比一。

再到1988年,日元兑美刀比利是120比一。

赵学延现在开始玩,已经起步很晚了,但,抓住中流去玩一把,也是会赚的。

举一个简单例子,我在1985年,用一亿美刀兑换240亿日元,投入岛国市场买房子……以岛国房地产泡沫爆发期的效率计算,三年后,240亿日元的房产,可能变成500亿日元或600亿。

这是房产增值,但这只是一个估算,实际情况可能赚的更多。

岛国房地产泡沫多夸张?巅峰期若岛国天皇愿意出售皇宫,能直接买下加州!

而几年后的1988年,日元兑美刀已经120了。

估算中的600亿日元兑换美刀就是5亿刀!

一来一去的兑换,加上房产增值速度,短短三年就是一亿刀变五亿,全世界的资本大鳄,都是在这样炒作日元,从岛国市场卷钱的。

甚至后来在90年代他们怼泰国货币,对港币,引发的东南亚金融危机,也是这个套路!

赵学延想要玩这个发财,十万块可以起步……但赚的太少太少了,借钱融资,寻找港岛的金融高手,跟着国际资本一起杀进岛国市场,就是躺着赚钱。

毕竟岛国金融泡沫、房地产泡沫,一直要到90年代才结束。

鬼见愁,不是他瞄上的第一人,就是典狱长那里他都借过了,赤柱典狱长也算小富之家,到他那种级别月薪都是几万的。

典狱长对于跟着赵学延一起投资不感冒,借给了他20万港币。

这也有……一周多来,港大医学院孙斌教授真的去信惩教署,高度赞扬惩教署辖下赤柱监狱,是难得的监狱界楷模的原因,孙斌不止自己去信,还利用自己关系,请了一位太平绅士去信赞扬。

好吧,太平绅士这“荣誉”,性质就像是敌占区顺民豪绅代表,架不住这些家伙在目前的港岛,真有不俗影响力。

冲孙斌以及他说动的太平绅士去信表扬,典狱长就借了他20万,无息,三年内归还就行。

至于孙斌和那位太平绅士的关系?无非是对方一位堂侄,是孙斌的学生。

典狱长20万,东星傻标投资10万,跟着他一起投资,潮州佬借给他五万、洪兴大傻五万,洪兴盲蛇十万……

一群混港岛社团的大佬,目前蹲在赤柱里的,自从赵学延表演了自己的骚操作,无缘无故打大屯打的对方重伤住院,赤柱监狱方无人理会,无人管。

好好的靓坤、朱哥在外面潇洒着,就这样被赵学延抓住犯罪证据坑了进来?还一直住在刑侦床?

这一票监狱里的老大,要么出钱和他一起投资,愿意无偿借给他几年,只希望蹲监狱时被延哥照顾一下,至少别被针对。

他现在手里也握了几十万巨款,只等着凑够了,出狱找中环人士去炒日元,再进军京东房地产行业,一起发财了。

这才1986年6月,广场协议生效不到一年,那边的房地产泡沫才刚刚表现出强劲势头……再晚的话,难度就大多了,因为到87年也就是明年,京东都开始摇号购房,限制个人购房数量等等。

当然,那是针对的韭菜小民。

当鬼见愁反问了一句,发现赵学延只是无奈点头,他也摸着自己的大脑袋道,“我钱也不多,说起来是高级惩教主任,放在警队里比肩高级督察,但……我给你五万吧,和典狱长一样,无息,三年还清就行。”

赵学延翻了个白眼,“仇sir你别误会啊,我发现你们好多人,都对我误解太深了!我这是带你们一起发财,真不是硬借钱。”

典狱长借20万好说,一群小老大也就傻标有点机灵劲,是和他一起投资,其他基本全是借给他。

这例子多了,搞得他像是仗着自己的资本在硬借钱,欺负人一样。

知不知道一个广场协议,坑的岛国多么欲仙欲死,一个贯彻多年的京东房地产大泡沫,几乎比抢银行还来钱?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