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二三一 三阴戮妖刀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9-30 05:56:47

“得想个办法把这张猫脸取下来呀!这个样子多吓人,被人当作妖怪就不好啦!”

“那就要把他的整张脸皮给剥下来,再从别的地方植皮,就现在这个条件,我是没办法做到。”

李郸道看着这小孩:“不晓得披着张猫脸,还能说人话不。”

李福成问道:“你不会想养着他吧!”

“我是看他可怜,没什么意见,但是这个怪模样,邻里之间传出风言风语的可不好!万一传出说是有妖怪。”

李福成又顿了顿:“你也晓得他们的嘴巴的,越传越离谱,万一说是我跟猫做了那种事,生出来的孽种,我这张老脸就没了!”

这种事情确实难以说清,便是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矢也是矢了。

李郸道说道:“那也不可能把他扔到深山老林里去吧。”

李郸道安抚着猫孩,看着他双色异瞳:“要不将他送到田巫那里吧!”

李福成眼睛一亮:“那倒是个好主意。”

李郸道又摇摇头:“不行,田巫马上就要走了,我一月就要入驻庙里给他代值。”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我是说养在庙里。”李福成道:“凡事讲究个,对人,对事,对点,对时。”

“在我们家就是不对点,但是在庙里就不一样了,人家信得过神明的。”

李郸道想想也是:“还是爹你活得通透。”

“喵呜!”咪咪又抓来老鼠,放在猫孩面前。

猫孩就要去吃,被李郸道制止了。

想起后世,猫的报恩,就是抓老鼠,抓蜥蜴给主人吃,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废物主人会自己饿死。

然后评论全都是,不要辜负猫咪的期望,当着他的面把老鼠吃掉。

李郸道自然不可能叫这猫孩把老鼠吃了的,然而却被猫孩以为李郸道在抢食,因此十分护食的对着李郸道吼叫。

李郸道直接给他整了一菜一汤,果然这孩子果断抛弃老鼠,将饭菜吃完,李郸道再把老鼠放他跟前,直接嫌弃的扔开。

李郸道叹息:“今天听到了卖孩子的事情,之前我还在愤怒那些拐卖孩子的人都不是人,如今却得知亲生父母把孩子当猪崽子,羊崽子一样卖掉,却不知道该是什么心情。”

李福成也是一阵叹息:“我原先做铃医在乡下的时候见得多这样的事情,可是也没有办法,世道乱的时候就是这样。”

“若是都是好光景,好年月,哪里会有人卖儿卖女。”

李郸道想起了一句话:“旧社会把人变成鬼。”

李郸道更加坚定了内心的信仰,大道也不远于人!

李郸道安抚着猫孩:“今晚先带回去吧,他是咱们家咪咪养了一段时间的。”

“伤着丫丫了怎么办?”

“放心伤不着的,丫丫不伤害他就不错了!”李郸道吐槽道,丫丫就像是武林外传里的莫小贝,有成长为赤焰狂魔的潜质。

更何况家里面还有一个木椿子呢!

李郸道又早早的关了门,把猫孩放在那个法器篮子里,带了回去。

老爷子看了也是吓了一跳:“这玩意我之前见过一次,不过那不是猫样的,是狗一样的小孩。”

“浑身长着毛,狗身人头,还会唱歌。”

李郸道也是听过的,不过是清代袁枚的《子不语》中记载的。

“这狗是用三岁小孩做成。先用药使其身上的皮溃烂,然后等它脱皮;然后用狗的毛烧灰,用药敷上,服药祛疮,就会长出狗毛和尾巴。”

李郸道说道:“这是丐门惯用的手段,我在那还看见了许多断手断脚的人,采生折割,这种事情,他们做的可并不少。”

李郸道想着的人,就是老舍笔下的《茶馆》中的人物,张麻子和唐铁嘴,小张麻子和小唐铁嘴。

气得人牙根痒痒!

老爷子道:“这家伙,可怜是可怜,可你要养在家里,我是不答应的。”

李郸道明白老爷子的意思:“养在庙里,只是先带回来,明天再送到庙里去。”

老爷子这才放心:“事出异常必生妖,不是我歧视,只是这种模样,以后多多少少会出问题,若是被朝廷官员知道,说为异相,乃是邪异恶兆,妨碍社稷之流……”

此事说得也是,古代都有专门的官员来解释异相的,并且深信其征兆着什么。

如此确实会惹祸上门来。要是在西方社会,还可能被全家都火刑。

李郸道把猫孩带着到了自己房间去,并且关好门窗。

吩咐木椿子道:“你好好看住他了!”

“你晚上还要出去?”木椿子问道。

李郸道点头:“我要去城外采田间集煞气,修炼神通法术。”

“你就开始修炼需要采集煞气才能修炼的法术?据我所知,好像除了掌心雷,要采集煞气,没有什么法术神通还需要啊!”

“难道你要修炼掌心雷?”木椿子道:“那你也太早了吧!”

“不是掌心雷,掌心雷要集合五脏之气,抟炼煞气,炼化雷箓。”

“没错,虽然说是掌心之雷,但其实是掌握五雷的初学版本,光听名字,觉得是初级道法,但没有修到人仙境界,还真学不了。”木椿子道:“所以你炼的是什么法?”

“三阴戮妖刀,你不知道的法门,威力不在掌心雷之下,且能速成。”

“速成法都有隐患,你要小心。”

“放心,我知道分寸的!”

李郸道带着篮子就跳窗出去了,篮子里是这些日子准备的材料。

跳下来后,李郸道就坐着青铜马车前往成外了。

田巫说了,城外数里处有块古战场遗址,现在已经变化成了一片野林子了。

“郎君,这么晚去哪里呀!”却又是汤秋儿来了:“这些日子都不来找奴家,亏得奴家还给郎君抓了好多犬鬼呢!”

李郸道说道:“我要修炼法术,你来的正好,我想问问你,你想不想上岸洗白,从新做人?”

“什么意思?”汤秋儿道:“什么叫上岸洗白,从新做人?”

“我马上要当代理城隍,手底下需要人帮忙做事,这是个机会,你如果觉得可以,我就雇佣你!”

“这是真的!”汤秋儿一脸惊喜:“奴家愿意的呀!”又一脸花痴样:“郎君还说不喜欢奴家,怎么一当官,就想起奴家来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