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二二九 生生者不生,杀生者不死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9-29 22:13:53

李郸道熟练的给他洗澡,搓出来三斤泥,捏死了二两跳蚤。

那驼子乞丐,箕踞坐着,像是个狸猫一般。

又跟着之前那个人说着一样的话,叫李郸道给他吸脓糟。

李郸道直接拒绝,并且出言道:“说实话,也就你亲娘给你吸这个了?若使医者爱病患,如父母爱子女,那么你愿意叫我一声爹吗?”

那驼子咧开嘴一笑:“本想以普通人的身份接近你,换来的却是疏远,我承认我是仙人,只要你给我把脓糟吸了,我便传你上法。”

李郸道直接无语,问道:“您是哪位仙人?这样古灵精怪,放荡不羁!我要是会吸,那管你是不是神仙,我都会吸。”

“这传承,不要也罢了!”

这时候另一边走进来一个少年,对着驼子的脓包就一阵猛吸:“他不食抬举!我吸啊!我吸!还请仙人收我为徒!”

李郸道一看,这个少年说话的模样怎么有点熟悉啊!怎么听起来像自己的声音啊!

“哈哈哈!”就见一道潮湿水汽飘渺,驼子化为蜃气迷幻,一只长有双翅的大鱼冲天而起:“这脓糟的味道如何?”

那少年亦变化成一枭鸟:“味道不赖!”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食腐鼠之徒耳!”声音渺渺,只有天空云气,化作一遮天蔽日的鹏鸟。

李郸道想起前世自己小时候看云,奶奶说:“天上的云,你觉得像什么,那其实就是什么。”

其想象之瑰宝,此时在李郸道这里也没有遗失。

李郸道这才发现,原来刚刚搓下的泥巴,变成了五彩晶砂,捏死的跳蚤化作了一个一个的小字,自己跳着到了那换下来的赃衣服上。

而那赃衣服无火自燃,化作了一册子,上面写着古篆《生生造化》。

一提到造化,李郸道就想起之前那本《补天造化》,彻头彻尾的魔经。

翻开此经,当下就见,开头写着“生生者不生,杀生者不死。”

这句话乃是庄子所言,乃是大宗师之中的一篇,是出于一位叫女偊的得道高人,此人虽然年岁很大,但面容如婴儿。

其中意识已经超越了生死,乃至时空的束缚,具有很大的哲学争议性。

当然也有人说,此乃道家修行术语,生生者不生,是指当人在生育下一代的时候,就是交合的时候,注定是要走凡人之路,生下后代而自己不会长生,既是死亡。

而杀生者不死,是指凡人踏入修真之路要断情绝欲,封精固存,不生后代,而所换来的就是自己不死不灭。

李郸道对这句话也不是很理解,再往下看去。

“生者,有形之累也。既悟性真,则形骸已外,物累全消,故曰杀生则一性独存,故曰不死。”

“形化性全,则与道冥一,而能造化群生。而一真湛然,故曰生生者不生。”

李郸道看得云里雾里的,好像自己刚刚上了小学,结果直接来了一本高中的全国数学奥数竞赛题集。

这上面讲的是不死的玄妙,也就是所谓金丹一点金性真不灭里面那点金性不灭。

反正跟本不是李郸道这个级别可以看懂的。

特别是第一句“杀生者不死。”特别容易引起人的误解。

李郸道感觉那本《补天造化》好像就是误解了这句话。

李郸道将这本经书收起,心中已经大概猜出这位是谁了。

南华真人,除了他,哪个会这么恶趣味,这位可是老婆死了,敲着盆庆祝的第一人。

不过为啥呢?我为啥值得这些大佬这样做呢?

李郸道又想起大梦千年的解释,而第一个说出此事的则是南华真人:“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

难道我的大梦千年是这位大佬给弄的吗?

李郸道一时之间,怅然良久。

直到李福成拍醒李郸道:“你愣着这里干嘛呢!我看你老半天了,我看你老半天了!”

李郸道恍惚回神,见李福成并无异常问道:“刚刚那个驼子乞丐,爹你见到了吗?”

“什么驼子乞丐?你脑袋昏掉了吧!”李福成给了李郸道一个栗子:“我一来,就看见你在这里发呆,也没打扰你,没想着你在这老半天没动静。”

“啊!这!”李郸道想着难不成刚刚是幻境?还是平行世界?

大佬就是大佬。

李郸道想不明白,但一摸摸胸口,还本经书硬邦邦的,确实在那里。

李郸道又去问秦一萍:“刚刚我去找过你,看一个驼子的病吗?”

“你找是找过我,但说的是昨天夜里你传经的事情,可是没有听到什么驼子啊!”

李郸道点头,也不再纠结是平行世界,还是梦境,或者是幻术的问题了。

不过,接下来还真有一个驼子,不过已经冻死在街头了,李郸道看到他的时候,是被收尸的人收走了。

冻死的人如果不处理,等开春,容易形成瘟疫。

李郸道看着那个冻死的驼子,恍惚之间,好像看到他对着自己咧嘴笑了一下。

吓了李郸道一跳,比上次那黑猫死而复活还叫李郸道感觉吓人。

“冻死了挺多人!”李福成道:“别看昨天是冬至,好多老头从屋里出来拜喜,晚上就睡着睡着过掉了。”

“也有不少新生儿!”李郸道看着对面秦一萍,最近找她接生的可不少。

从中走出来后,李郸道就去对面给秦一萍帮忙,一是照顾新生儿,二是给他们做标记,三是赐福。

做标记则是为了防止这些孩子再次遭遇毒手。

“你们不是说远离妇人血光吗?最是污秽不堪!”

李郸道笑道:“都是从娘胎里出来的,又不是鸡蛋生的,我怎么会嫌弃?要知道,我们修行之人不过生辰,只因这日是母难之日。”

秦一萍抱着一个孩子,这孩子不过数斤重,皱巴巴的。”

一个中年妇人就站在那里,小心翼翼陪着笑道:“秦大夫,这是个闺女,我偷偷抱出来的,我们家实在养不起闺女了,您看看,给点钱,这娃娃就给您了,您这里接手的人多,容易找到下家,大户人家也有要闺女的……亏不着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