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七六三 治水蛊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8-13 08:45:49

王勃的滕王阁序有言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

李郸道如今到了鄱阳,所见却不过荒草萋萋。

而本地居民也是一个一个的面色浮肿,肚大如牛。

这是血吸虫病。古代称为水蛊病。

这也是为什么北方士子不愿意到南方做官的原因。

什么瘴气啊,水蛊啊,毒蛇啊。

这样一比对,北方就显得可爱多了。

不过经济重心的东转南移是不可避免的。

北方虽然更适合居住,可是战业频繁,对天灾人祸的抗性更大。

百姓难道不知道南方多水蛊,多瘴气,可为什么还要不断迁徙到南方去?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水蛊侵犯肝胆,膀胱,肠道,引起腹水,压迫内脏,往往死状凄惨,人瘦如骷髅,但是肚子大得却像怀了双胞胎。

后世治理此病的方法是将治理水蛊的经验,方子,预治,写成了手册,并广泛传播。

在源头上将中间宿主,钉螺尽可能的消灭。另外喝开水,下田下水穿胶鞋,也能阻止一定的传播

如此也花费了数十年的时间。

那时候的人力物力,也不算发达,却也将此病消灭,可算愚公移山的典范了。

李郸道来自然也是照抄作业,开始为鄱阳百姓治起病来。

只不过李郸道用的法子是中医法门。

李郸道化作游医,铃铛响个叮当。

说了几句治大肚子病的话。便引来了一个老农要来试试看。

老农说着一口江西方言,李郸道也是听不懂。

李郸道看过他的舌苔,又把了脉,腹部触诊之后,略微思量。

随即打算用消膨散来治病。

随后便让老农亲自抓来了一只大蟾蜍来。

五月,正是蟾蜍抱对的时候,老农随便就在田中抓了拳头大的蛤蟆数只。

李郸道也不忌讳五毒,随手抓来,往蛤蟆嘴里塞入花椒,干姜,肉桂。

这可不是腌制蛤蟆。

而是要去毒气,存药性。

把蛤蟆嘴用针线缝住,放于陶罐之中。

以六一泥封罐,以暗火烘烤,不见明火。

不过李郸道等不了那么久,直接用的三昧真火,以其中阴火炙烤。

打开坛子,里面的蛤蟆都变作的焦尸,干干脆脆。

研磨成粉末,揉搓成丸子。

老汉当场以李郸道绘画的杀蛊符咒烧化为符水为引子,服下三丸。

三丸下去,加上符水效用,不过片刻,这人便有些便意。

找了个没人的角落,长嘘一声,当下觉得自己的肚子好像小了一些。

明白这位遇到高人了,老农便要请李郸道回村子里去,帮着村中患病之人,一起治理。

李郸道便也随着而去。

得此病者,多是十年,二十年受此折磨,无论男女,甚至牛羊畜牲,都有此病。

虫卵又可同粪水传播,若不搞好卫生工作,便是治理好了,过段时间也会复发。

这户村子多在鄱阳打鱼为生,也种田,但是人口稀少,受此病魔折磨极久了,许多人都说是湿邪。

又说是鄱阳湖里有大毒蛇,里面的雾气被渔民吸收了,所以才得病。

离着鄱阳湖稍远些的百姓发病率便没有这么高。

这些百姓见着李郸道来了,便以为是许旌祠的道人来了。

西山福地的道人们也都励志于攻克此病。

但是他们并不通治理,而且符水不便宜,且道人清修,下山治病的也少,不过这村子人还是对许天师十分信仰。

毕竟在鄱阳湖边捞食,对大湖之中的水妖要产生威慑,便有在船上挂着“许”字旗,如此入大湖深处打鱼也可平安归来。

李郸道也不说明自己其实不是许旌祠的道人。

只因百姓十分信任,拥戴,若是说自己是外地道人,说不定反不受信任。

李郸道看去,这个村子竟然也有公共厕所,不过是一个小茅草屋,隔空立在湖面,直接落入鄱阳湖之中。

而湖水下面,由于水肥,已经吸引了许多许多鱼儿。

李郸道摇摇头。

而又有不少渔民,将淤泥挖出,堆积在一边,恶气冲天,等着晒干,便可作肥料用。

倒是一个好办法。

只是这对浅水区域的水源污染太大了,而村民取水用水,不可能跑到很远的地方去。

而且因为靠近鄱阳湖,本地并没有打井的习惯。

诸多村民围上来,其中多是大肚子黑皮的娃娃,那肚子被他们细说是“蝌蚪肚”蝌蚪肚子便很大,一挤便肠子都会爆出来。

他们看起来也是如此。

李郸道把了脉,发觉孩童并不适合用那消膨散,其入病并不算深,只是因为年纪小,索性还有一股元精。

只是得了此病,难免肝脾肿大,消化化不足,营养不良。

便换了方子,用血府逐瘀丹来化解。此方活血化瘀,行气止痛,倒也对症。

原本只是用于外伤胸痛,但是李郸道稍微加减,便也可用于此水蛊之病。

桃仁四钱、红花、当归、生地黄三钱、川芎一钱半、赤芍两钱、牛膝三钱、桔梗一钱半、柴胡三钱、枳壳一钱、甘草一钱。

增两味,一为茵陈蒿加三钱,一为鳖甲加一两。

这些药材并不稀奇,李郸道随身的百宝囊中便有药柜。

当下按比例配药,当面烧火炼丹。

这种丹丸,本来要熬成药汁,再揉搓成丹丸的。

但是李郸道懒得,以丹火浓缩成细细一丸,汇聚药力,其他渣子已经变化,也不过是米粒大小。

将丹丸让孩子直接吞下,便见他们露出了痛苦面具。

药力入口即化,苦得很。

不过就算干咳也咳不出什么东西了。

不过一会儿,就面容古怪,捂着屁股跑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李郸道对他们做了什么呢。

李郸道又挨家挨户访问,见着不少卧床病患。

刚刚那两种方子对他们来说又太过于猛烈。

便需要一些舒缓的药力,不然只怕反而要将人药死。

只是李郸道在这卧病不起的许多患者身上,感应到了一些妖气。

就在他们肚子里,似乎真的是蛊虫,在抽取他们的生命力,要完成蜕变,变成妖虫一般。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