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七五四 端阳五毒宴瘟神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7-02 09:43:10

李世民吃了这母蝗虫,但是这母蝗虫的魂魄幽幽进了枉死城地府。

只见地府娘娘笑道:“郎君正说昆虫之类,未能有一个轮转的地方,如今便来了一个有缘的。”

母蝗虫变作一老妇,叹了口气:“早该听那瘟神鬼的,以为仗着天命便可肆无忌惮行事,却不想这天命变作了催命的毒药。”

汤秋儿奇怪:“你说什么瘟神鬼?”

母蝗虫将那赤面瘟神鬼说的话七分真三分假复述了一遍。

汤秋儿立即想起来了,当初她还是一个长脖子风流鬼,在泾阳县的时候,便见到了一个瘟神鬼,躲藏在了郎君邻居家中。

目光一流转,便想要为李郸道排忧解难。

随后随即道:“正好我这有八蜡神之中昆虫神的一点神性,你便领了去,在我这枉死城地府领一个接引虫神的神位。”

至于昆虫轮转之处,便是一处火盆了,阳世飞蛾扑火,自取灭亡,阴世也扑火盆,烧去虫形,只化一点真灵。

昆虫神归位,枉死地府便更得气运,那数不清的蝗虫,生得多,要死得也会多。

若是像光明寺那尼姑显真所言,杀虫子有孽业,那农民为了种地,每每秋日焚烧秸秆,为了杀死地里的虫子,那不是孽力无边?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汤秋儿刚刚分派了神职没多久,正想着自己开办鬼市的营生,便听到元青来报:“禀报娘娘,抓到了一个佛门细作。”

汤秋儿挑眉:“带上来看看。”

如今汤秋儿一身玄黑衣物,又主掌一方,气势非凡,已经和以往气度十分不一样了。

元青带来了个蓝面灯芯鬼。

此鬼好似一个纸片儿,蓝面赤须,不像中原本地鬼,倒像是番鬼。头上有一根芯,点着一点灯火,手中拿着锁链。

被抓了,没有丝毫畏惧,反而呵斥道:“我主大光明普照菩萨,法力无边,你们敢拘拿我,难道不怕麻烦吗?”

“呵呵呵。”汤秋儿冷笑:“给我扯皮,来了扒了他的鬼皮。”

汤秋儿跟人间鬼市的阴间特产就有“鬼皮。”

画皮可以让鬼伪装成人,让不到地仙修为的人看不出破绽。

而阳间的人,如果阴神威力不够,害怕被风吹,被其他饿鬼欺负,便可以用鬼皮炼成法衣,披着阴神上,如此出窍之后便安全不少。

那些不想在地府踩缝纫机,织阴布的恶鬼如果闹事,汤秋儿就扒了他的鬼皮。

此剥皮之刑罚和阳间剥皮差不多,都是从头顶打个洞,只是阳间用水银,阴间用黄泉水。

那蓝面红毛的番鬼还要嘴硬,立马被固定在立枷上,被其他行刑的鬼吏按住,自脑袋顶上,将黄泉水往里灌。

黄泉水腐蚀鬼怪的阴气,一张鬼皮便慢慢从上至下慢慢剥下。

“啊啊~我诅咒你下地狱受刑万年,不,永受地狱之刑!”

那鬼一开始还嘴硬,但一层皮扒下,很快又长出一张皮。

汤秋儿没喊停,其他人便继续扒皮。

扒了八张鬼皮之后,已经从一人高的鬼,变成了一尺高的鬼,再扒就魂飞魄散了。

就连着其脑袋上的灯芯,也忽明忽灭,不能常亮了。

刚刚上任的母蝗虫吓了个胆颤,心道:这鬼神心忒狠,可不能在她手下犯事。

“现在还嘴硬吗?”汤秋儿道:“这大光明普照菩萨也普照不到你这小鬼。”

那蓝面灯芯鬼已经彻底服了。不敢反驳顶嘴。

随后汤秋儿便问道:“长安城周边,往南至于秦岭,往北至于延州总管府,往东至于洛阳,往西至于关内,这一大片的地方,如今都是你家奶奶所辖生死。”

“除却酆都,蒿里,两个鬼国,便是洛阳北邙山,也不过是你家奶奶将要打下来还没打下来的地盘。”

汤秋儿有些夸大了,毕竟许多地方汤秋儿都没有派兵攻打下来,一些鬼神,或者鬼王,并没有承认汤秋儿的统治。

只是枉死城周边一大片地方随着地府娘娘。

便是长安城都是归着天下都城隍纪信管的。

但这番鬼没有见过世面,汤秋儿有威压极大,顿时信了七八分。

于是一骨碌全抖出来了,做了那“鬼奸”。

原来此鬼自两座金刚山之中的地狱之中来,乃是受“灯刑”的恶鬼。

被人招来,是要去拘拿人的魂魄。

汤秋儿拿来名册:“你要勾谁的魂?”

那蓝面鬼一五一十回答。

汤秋儿便发现竟然是李郸道天马村中的亲戚。

李戚氏开办工厂,除却一些遗孀外,还有天马村李氏诸多女眷也在帮忙做事。

种地的,开荒了便种了麻,葛。

种了桑林的,便养蚕收茧,家里实在穷的慌的,什么也没有,便出力气帮忙做杂事。

这次勾魂的目标便是李郸道家的一个亲戚,家中有两亩桑田,便弄了一个蚕房,手上的“杀业”,也不少。

汤秋儿觉得不对劲,便问道:“是谁招你来了的?”

那鬼说了一个名字,头上灯芯却突然大放火光,将它整个化作蜡烛烧了起来。

“好霸道的奴役之术。”汤秋儿眯着眼睛。

想着李郸道才跟自己说的,光明寺之前将那战士遗孀拘魂变成虫子的事情。

“我正想要找你们呢,不想你们自己送上门来了。”当下开口道:“元青你去招兵买马,择日咱们伐山破庙。”

想想,便亲自变作了真人模样,如今她吸收了阎魔天一部分神格,又得了青华宫的箓文,早年还经历过李郸道亲自炼度,根基本来就清明,不复“鬼”态。

正要亲自查探那光明寺,给李郸道一个满意的答复。

而李郸道此时正在做什么呢?

李郸道正在准备“五毒宴”。

马上便是端阳节气,又和小羊屎蛋的百日宴同日,如今北方瘟疫,蝗虫,大旱,问题不断。

李郸道以“五毒宴”驱赶五毒,一是请瘟神吃个饭,看看能不能和气生财,不打算像之前那样,捉着瘟神打,那样解决不了问题。

你发瘟疫可以,把解除瘟疫的方子给一下呗,到时候瘟神和医家唱双簧,你完成你行瘟布疫的任务,我完成我救死扶伤的本职。

到时候给建庙,给香火。

李郸道之前收伏痘神娘娘便是如此。

甚至将“疫苗”的概念推广了。痘神娘娘如今在京城的香火也很旺盛。

瘟神也可以做善瘟神,没必要盯着“恶瘟神”的位置。

发几场流行感冒也是瘟疫,何必把那么厉害的瘟疫传播出来呢?

如果谈得拢最好,谈不拢,那还有别的计划。

李郸道也不是什么好讲话的人。

到时候拘拿几个瘟神,我也不杀你,就拿你做实验,研究如何解你的瘟毒,我自己研究出来了,再帮你解了一身瘟毒给你放出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