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七四八 毁经难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6:59:11

田巫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亲和起来。

以他的身份地位,本不用跟着这些小鬼如此打交道,就连着他的徒弟,跟着蚌女,螺女亲亲密密,合体双修的两个丑徒弟,都可以说是这些初出江湖的小子的前辈人物了。

但是如今世道变了,李郸道如今是香饽饽了,玄真道也要变成当世大派了。

孙真人都出仕当官了,天机显示,未来是个百圣出世的时代,是继春秋战国诸子百家之后,又一兴盛时代。

魏晋南北朝数百年动乱,带来的只有荒芜,因为五胡乱华。

而春秋战国战乱不断,却带来了极其兴盛的出世学说思想。

但现在似乎有了一丝当年诛子百家的苗头。

这对田巫来说,也是一种机遇。

“蛊圣?”还是“毒圣?”

医毒一体,田巫也想要青史留名。

……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且不说这边少年们这边如何,李郸道这边正在刊印孙真人的《千金医典》。

此医典是孙真人一生的心血,又跟李郸道大梦千年的思想碰撞,结合了《黄帝外经》。

总共有三百多万字,已经调动了许多长安的雕版工人,进行雕刻印刷木版。

此书籍,乃是唐代医道大成之作,济民之术,救命良方,不过如此。

也是孙真人成道根基之一,李郸道不可不重视。

“贫道虽然为天医院大方脉科主任,任三品神仙之职,然此书要成,刊印世间,还有三大劫难。”

孙真人此时也看着这里诸多忙碌的工人,心中却依然紧绷。

“师父,您说是哪三难?”李郸道并没有真正著书过。

“一是毁经难。”孙真人道:“最怕水火,焚烧了原稿,或者跌落水中,模糊了字迹,或者粘连。”

“又或者其中不小心者,遗失了我的稿件,不得圆满,便是我再次默写出来,也与原本不同了。”

李郸道点头:“必定注意水火无情。”

“那其他二难呢?”

“那便是删改难。”孙真人道:“我这书,若是被人雕刻之时,有所删除,或者错字,或者增字,便非本意。”

孙真人叹息道:“便是《老子》《庄子》,这些真经,也免不了被人篡改,删减的命运。”

李郸道点头:“所以师父原稿珍贵,师父你心血所在,却是如同子女,哪里能忍受他人进行删改呢?”

孙真人道道:“此二难倒不算什么。”

“第三难是心难。”孙真人叹息道:“是书难,也是贫道的难。”

“何为心难?”李郸道问道。

“我一生成果,系于此书,患得患失,可不是心难吗?”孙真人叹息道。

李郸道笑道:“那师父反而更不必担心了。”

“每个人都是一本书,您教导了弟子,那每个弟子都能传承您的成果。”

“如今医道已经往显学发展,究竟如何走,我们也是摸着石头过河,日后何止于此一经,一典。”

孙真人笑道:“你倒是来给送开导了。”

“贫道此书还好,最多开篇医德篇容易为人篡改,但此医德之念头,口口相传,也不大容易失传。”

孙真人看开了。

但是李郸道看着那印刷厂中,一片红光偷偷溜进去。

“师父,你看!”

孙真人立马出手,却发现是好好些个红色火光虫子,正在偷偷要毁经。

这些虫子已经将原稿烧出洞来了,不过很快就被扑灭了。

若是两人没有盯着,只怕刚刚原稿就要被烧了。

孙真人神经又崩紧了:“真是一刻也不能分神。”

李郸道则是将那火虫儿捏着。

没想到竟然可以感应到佛法。

“知此众生。于前世时。为求丝绢。养蚕杀茧。或蒸或煮。以水渍之。生无量虫。名火髻虫。取此细虫,置于火中供养诸天,以求福德。”

这虫子竟然是“人鬼”所化,里面竟然困着一位蚕娘的魂魄。

佛法云:众生平等。

蚕也是生命,跟人平等。

李郸道皱眉:“中国养蚕缫丝自黄帝之妻子嫘祖便开始了,男耕女织,难不成这也是孽业?”

而且“取此细虫,置于火中供养诸天,以求福德。”

这福德从哪里来?

“这还是佛法吗?这不过是以地狱恫吓人信佛的威胁罢了。”

李郸道皱眉:“还没到末法,怎么就有天魔穿着袈裟,歪曲佛法了,老子都没这么干。”

李郸道运用佛骨舍利,果然这将人魂魄变成畜牲,虫子的佛法,带有一股类似于“诅咒”的味道。

将这股诅咒化解,这火髻虫变化作了一位四十来岁的妇女。

只见其变回人后,已经魂体十分虚弱了。

但依然喃喃:“常念彼处。心不生疑。喜乐闻法。供养长宿。彼知身业口业意业。业果生灭不颠倒见。”

李郸道只得暴力将其唤醒,随后一问,才知道,这位竟然还是老娘李戚氏工厂雇佣的缫丝工。

蚕丝如果等着蚕茧主动破茧的话,蚕丝的品质就会很差,所以一般都是直接将蚕茧用开水烫,然后取出蝉蛹。

蝉蛹还可以吃。

这对这位妇人来说是再也普通不过的事情了。

没想到竟然夜里做了噩梦,梦到了地狱,有大鬼拿着锁链对她说:“你杀生造业太多,要受刑罚,变成蚕虫,在火中焚烧,以赎罪孽。”

随后便是一直变成虫子,在火焰之中被烧,被烫,仿佛焚烧在灵魂上一样,让这位妇人不得不屈服,认罪。

因此每日要诵念诸天佛号,以求大功德,脱离虫身,脱离地狱。

李郸道对着孙真人道:“这只怕是佛门有人要坏师父您的好事。”

“这也正常。”孙真人道:“毕竟若真做成此事,只怕拜佛念咒便可祛病,便有功德的传教法门便不灵验了。”

李郸道却想到了自己的家人。

“他敢对织布厂的女工动手,便敢对我娘动手,毕竟这个女工也是受我娘的雇佣,若真的有孽业,我娘的孽业只怕已经滔天了。”

李郸道心中一冷:“这是哪里的和尚?这样不懂规矩,那便别怪贫道也不讲规矩了。”

而此时青龙寺外,一个小和和尚感慨道:“当年师兄为外道所惑,背叛师门,如今却成了青龙寺住持!”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