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七四六 斩杀絜钩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5 14:48:49

絜钩是只鸭子变成的妖怪,她给自己取名叫嘎嘎。

因为曾经有个小男孩就是这么叫她的。

嘎嘎的老家在南方,那时候她还是一只小鸭子,刚刚从蛋壳里面出来的时候,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一个小男孩。

小男孩家里在水乡,是个佃户家的儿子,在芦苇荡子里面给地主养鸭子。

嘎嘎是被他从野鸭窝子里找到的蛋,不属于地主,所以带着身上,靠着自己的体温孵化出来了嘎嘎。

这里面有种特别的羁绊。

可惜那个小男孩,一天比一天虚弱,直到某一天再也没出现了,嘎嘎要被抓着去卖了,换了一床草席。

后来几经辗转,坐船来到了马场,这里也好,有绿草,有虫子吃,还有没有许多见过的东西。

胖胖的女主人会把她抱着手里,咕哝着:“怎么个头还长不大。”那种语气跟那个小男孩很像。

嘎嘎不能理解,但是很享受。

但是女主人也越来越虚弱了,嘎嘎的同伴们开始抽搐,飞来飞去的虫子越来越多了,变得可怕起来。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到后来,嘎嘎也感觉很难受,吃不下东西,身体一抽一抽的。

但是没过多久嘎嘎就醒了过来,是一个老人救了她:“山海异兽的血脉,在绝天地通后,就再难觉醒了,你倒是好运气。”

自那之后,嘎嘎就感觉自己变聪明了。

她领悟了女主人抱她是为了足斤好杀了吃肉,小男孩养她是为了卖蛋给她那个生病的娘吃。

虽然如此,嘎嘎还是依然会想念它们。

直到嘎嘎发现自己走到了哪里,哪里的人便会生病,小男孩也好,女主人也罢,都是跟自己接触得太密集了,所以才会虚弱……

然后再也不会出现。

嘎嘎很寂寞,她需要人陪。

嘎嘎想到了生命的延续,想到了让那些死去的人活过来……

嘎嘎看着已经继续陪伴着自己身边的“女主人”,她浑身黑紫,肚子鼓胀,似乎和原来有些不一样。

但总算可以陪着自己,让自己不那么寂寞了。

嘎嘎看着自己肚子底下的蛋,并不是她下的。

是那些死去的别的嘎嘎的蛋,或许是在蛋中,并不畏惧瘟疫一般,还有着生机。

“啾啾!”

一阵鸟叫声后,嘎嘎十分警觉:“又是那个多管闲事的笨鸟!”

“你这个害人精!快给我出来!”

青耕鸟看着这个疫炁源头的鸭子,就是一阵臭骂!

“嘎!嘎!嘎!”

嘎嘎十分愤怒,之前这个蠢鸟就跟自己打,没打赢,被人救走了,现在还来挑衅!真是不怕死!

嘎嘎扬起双翅,骂骂咧咧的就冲了过去。

青耕鸟跟着絜钩两只鸟对打起来,青耕鸟只有喜鹊那么大,但是絜钩却有鸳鸯那么大。

体型上并不占优势。

你啄我一嘴毛,我啄你一嘴毛。

青耕打不过,要飞走了。

嘎嘎大笑。

乘胜追击,看我不叨死你个小东西。

然而不知道为何,一股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

“唰!”

一张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大网将嘎嘎网住了。

嘎嘎心慌,喷出一股股黄烟,那张大网一下子受了污秽,变成小网,嘎嘎就要逃跑。

但是天旋地转,嘎嘎已经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刚刚的位置了。

“他们要杀了嘎嘎,吃嘎嘎的肉!”

絜钩的胆子很小,但是此刻领悟过来却十分愤怒。

五行困阵已经布置完成。

青耕鸟拦住絜钩的飞行去路。

齐云英和朱学愚祭出飞剑,飞剑发出杀机。

直飞絜钩妖鸟。

一根长长的老鼠尾巴直接对了上来。

“嘎!”

尾巴当场被斩断,落在地上,冒出阵阵黑烟。

尾巴上的血液化作无穷死疫之炁。

连齐云英都心神一震,瘟毒污秽了飞剑,已经散去了灵性,她也受伤了。

九圣散瘟丹都有些抵挡不住。

瑞明亮出五瘟七癀幡,大量疫鬼将疫炁吸收,变作青面鬼,紫面鬼,蓝面鬼,反正就不是正常颜色。

其浑身长疮,流脓,疫蝇乱飞,看起来又骨瘦如柴,好像干尸一般。

总算缓解了瘟毒。

絜钩要冲出大阵,青耕鸟自空中俯冲下来,带着决绝的气势。

林九打出符箓,茅山的断瘟符,源于天师道,但是也有自身独特的法力。

断瘟符打在絜钩身上,立马便燃烧起来。

明显镇压不住。

刘长生挥动斩妖剑:“此妖行瘟布疫,为祸人间,乃妖魔也!当杀!当斩!”

杀心带动斩妖剑,将一阵白光印于面上,乃是剑影白光。

朱学愚见此剑光,心中一凛:这就是玄真道的剑道吗?

“斩!”

刘长生斩妖剑直接将絜钩半边身子斩落,死得不能再死了。

尸体化作污染源,散发出大量的“瘟疫之炁。”

“嘎!嘎!”

絜钩好像听到了一个稚嫩的声音,好像很近,又好像很远。

“要好好吃东西哦,我只剩下你了,嘎嘎。”

青耕鸟绕着絜钩的尸体,开始环绕,一边发出“青耕,青耕”的声音。

瘟疫之炁被化解,化作青炁,落在青耕鸟身上,渐渐其尾羽变长了一根,其身上的气息也更加纯净。

而絜钩的尸体,也变成了一具普通的鸭子尸体,似乎和别的鸭子没有什么两样。

青耕鸟将其尾巴处的一根幽绿色羽毛叼出来,上面有美丽的符文,是天然的凤凰文字。

将其插入自己的尾巴,这样就有两根漂亮的羽毛了。

变回青衣少女,耕娘兴奋的对着刘长生道:“我还差一根尾羽就可以变成青鸟了。”

“这场瘟疫,还要靠你来化解。”刘长笑道。

“喂!好处都被你得了,我被污染的飞剑和法网,你也净化一下吧!别只顾着自己高兴了!”齐云英忍不住打断两人。

耕娘点头,很快便帮忙化解了齐云英法器上面的瘟疫之炁,又将各自身上淡淡沾染的瘟疫气息净化。

马厂里面只剩下一具中年妇女的毒尸,耕娘将其净化,又念了咒语,将其火话。

就在这时候,听到一句:“哔哔哔!”

却见一个巢穴之中,破壳而出的小鸭子,正在好奇的看着这个世家。

“这些是妖鸟的后裔吗?”瑞明问道。

“不,这是普通鸭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