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七四三 絜钩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5 15:16:03

且说朝廷如今内政通明,积极赈灾抗旱。

又出了各种政策。

捐粮捐钱卖官的事情,五姓七望大家族并看不上,但是其他乡绅土豪有许多愿意捐官,便是捐一个九品官,在地方上,也可以说是十分滋润了。

原本王朝末年的买官景象是为了挣钱,可以巧立名目,拉拢豪绅,三七分成,这一套做下来,半年就能回本。

只是李世民卖的官并没有县官,也不是实权官,直接说明了是为了筹措军费。

这只是临时之举,等着边疆屯田成功,和突厥的互市稳定。

七月之后从南方大运河运来今年的新粮,李唐就可以挺过这最艰难的一年。

但毕竟古代执行力有限,其中又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要会做实事的人去解决。

好在王朝初念,大展拳脚的也多,各地也涌现出来了很多好官,这些人或出身世家,或者发迹于微末,但总能一心为民。

就跟文天祥的正气歌所言: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每每乱世,求神拜佛的百姓就越多,如今也不例外,各路牛鬼蛇神也都骚动起来,而大旱,大疫,蝗灾,连着一起,便是没有妖魔,也该滋生出妖魔来。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每每这时候,总有怨天者,怨神者,怎么没有神明来挽救苍生。

其实神明早已经下凡来了。正在与敌浴血奋战。

改朝换代之初,总是被说成是天兵天将下凡,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

此时刘长生便是如此情况,他本被人挖去了双肾,双肾乃玄冥所在,后来又被李郸道接了回去。

在山上筑基之后,授了箓,放着下山去了,可惜如今尘缘断绝,了无牵挂了。

“斩!”

只见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手持长剑,将一头毒尸斩杀。

少年学成的法术是斩妖之术,此术和“屠龙术”专门克制龙族一样,是专为斩妖除魔而设。

是如意宝册上一百零八种法术之中排名比较后的一种。

只因不利长生,只是护道之术。

这个少年便是刘长生了。

手中那把剑是偶然遇到一截雷击木,特意炼制的“斩妖剑”。

那头毒尸乃是“疫源”,是得了瘟疫而死之人,死后发生了尸变,聚集瘟疫死炁而成。

这已经是刘长生斩杀的第三头毒尸了。

“长生,你真厉害!”却是一个蹦蹦跳跳的青衣少女,手上拿着一根桃木手杖。

上面系着一几个指头大小的葫芦。

少女将毒尸身上的瘟炁化解,又念了咒语:“已枯复荣,已灭复生,得生上天,更禀太灵,九天之劫,反复胎婴,秽累荡灭,白尸返生。”

便拿出一粒“火龙丹”,轻轻一吹,便有真火自丹中吹出,将毒尸烧作骨灰。

刘长生有些高兴道:“耕娘,我已经将我的同门唤来,瑞明、荣希,耀华三位师兄也要来了,他们比我早出山,所学法术也十分高明,定然可以将那妖魔给一起斩杀了。”

耕娘高兴道:“太好了,那妖怪布疫一方,想要炼成瘟神权柄,成,我们两个只怕斗不过她,若是能再加三位同道,这妖怪肯定要伏法受诛。”

原来太原瘟疫大盛,瘟神过境,散播疫种,这瘟疫,不仅仅传染人,也传染畜牲,甚至畜牲发病,比人还严重。

其中便有李郸道建议养的鸭子,本来是用来治理蝗虫的。

哪里知道吃了蝗虫之后,这些鸭子,一只一只的中毒而死。

其中有一只鸭子,死了之后,不知道怎么又活了过来。

竟然可以吐纳疫炁。

《山海经·东山经》云:有鸟焉,其状如凫而鼠尾,善登木,其名曰絜钩,见则其国多疫。

这是变成了絜钩。

再进化的话,可能就是跂踵鸟了。

《山海经·中山经》中云:復州之山,其木多檀,其陽多黃金。有鳥焉,其狀如鴞,而一足彘尾,其名曰跂踵,見則其國大疫。

二者都是鸟身,老鼠或者猪尾巴。

只是一个体型大,一个体型小。

无论是絜钩,或者说跂踵鸟,如果按照天意来运行瘟疫的话,功德圆满之后,便会化作“瘟神”

到时候,李郸道也不能将其杀死,而等着瘟神功德圆满,人间起码要死伤百万,甚至百姓十不余一。

产生所谓的“群体抗性”之后,才会慢慢消匿下去。

这只絜钩,是青耕鸟发现的,青耕御疫,传闻在神农座下修行,进化成的青鸟,是西王母的信使。

而刘长生和青耕鸟相识,就是因为青耕鸟当时初出茅庐,自不量力,和那絜钩相斗,被打伤,几乎生命垂危。

而路过的刘长生拔剑相助,将青耕鸟救下。

两人处理完这具毒尸之后,便回到了歇脚的一处残破寺庙。

这里是原来五胡乱华之时供奉胡人的寺庙,后来就荒废了。

运功调息,拔除疫炁。

他们这种刚刚筑基,还不是人仙体质的修行者,依然有感染瘟疫的可能,因此要小心防护。

不过青耕鸟在,刘长生是不用害怕瘟疫的。

“师弟!”

却听见一声呼喊。

庙外走进来三个少年。

三个少年仙风道骨,俱有出尘之相。

正是荣希,瑞明,耀华三人。

“三位师兄因何耽搁了?”

“咱们不是跟蜀山派的弟子有斗剑之约吗?”荣希一屁股坐在蒲团上:“刚刚就遇到了两个下山历练的蜀山弟子,一个个都跟吃了雷丸似的。”

瑞明道:“我们便出手教训了他们一下。”

“那三位师兄应该是赢了吧。”刘长生肯定道。

“哪有这么容易!”却听见一声娇喝:“那个会遁法的贼头,把本姑娘的五行发网还来!”

旁边一个木木的抱着剑的呆笑少年像是个小跟班一样跟着这个跋扈的少女面前。

“你赌斗输给我的东西,怎么叫偷?”荣希笑嘻嘻。

“狡诈之徒!”

耀华两个眼睛乃是重瞳,透着一股慑人心魄力量:“丫头,现在我们有五个人,你们只有两个人,你最好不要胡搅蛮缠。”

那小姑娘冷哼一声:“玄真道的只会以人多欺负人少吗?”

这姑娘叫齐云英,乃是蜀山剑派当今齐掌门的女儿,身边的呆子是他的师弟,叫朱学愚,是这一代蜀山培养出来和玄真道斗剑的弟子。

李郸道将弟子放下山去,蜀山派自然也放出弟子来摸底。

不光是蜀山,正所谓乱世背剑下山救苦难,各大门派都基本派了弟子下山。

只是并不活动到很远去,到了别的门派麾下,就是属于“过江龙”,要拜访了。

不过这种受灾严重的地区除外,因此山东,河南,已经有许多从别处赶来的名门子弟,大展身手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