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七三六 太史令傅奕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7-02 09:26:02

建立互市榷场,修建城池,驻兵囤田,移一部分灾区流民到黄河以北,关外包头之类的地方,算是唐代版本闯关东。

而且这块地方十分适合养马。

到时候打通了西亚商道,贿赂突厥小贵族,为李唐骑兵买马,以及最重要的充实皇帝的钱袋子,引进各种植物种子,奇珍异宝。

李世民听着这白马之盟被李郸道逐字逐句的解读,里面竟然大有玄机。

心道:真他娘是个人才,可惜朕实在没有把握驾驭。

李世民想了想,为自己赚钱这种要事,一定要派亲信去。

尉迟敬德便挺知兵突厥的,可以作为行军大总管,前些日子也封了他做“国公”,正合适管这件事情。

玄武门的常何,也可以外放了。

李大亮也是个人才。

反正李世民觉得随着这些人折腾,肯定是包赚不赔的买卖。

于是令六部讨论将连着吐蕃,突厥,乃至于再往xj那边诸多西域小国一带与大唐交接的地方,重新划分了行政机构。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六部官员参考汉时西域都护府的做法,又结合如今实情。在河西走廊设立“税关”,屯兵驻守。

又在丰州,甘肃突厥和吐蕃国相临之地设重镇,还有什么松漠都护府,单于都护府,饶乐都护府等,都是照搬的汉制。

除了这些府外,原本的敦煌,张掖,龟兹等地,依然做为要道,设关卡,做咽喉,屯田守疆。

只是不成想到,竟然切割划分出了十六个府、州、郡。

其下辖制有上百个县或者重镇,但是基本上是地广人稀,汉民少,而其他少数民族多,很多地方要从零开始。

而刚刚那群失守城池的官员如今也有了去处,送到西域,塞外,去给李世民啃生翻,赚钱,教化去。

干得好,放你回来,干的不好,拿你问责,数罪并罚,全家流放。

而除了这些官员,全国监狱里面那些囚犯,除了罪无可恕的,全部流放边境去,给我屯田守疆土。

若是有人沦为乞丐,流民,而四肢健全,脑子没有坏掉的,也送着去边境屯田。

李郸道这却是对“丐门”的怨念,这群丐门子弟,整天不干好事。送到边疆去跟突厥打交道。

而真正活不下去的老百姓,去了屯田之地,也能有吃有住,总比当流民好。

一去开荒,便有授田,三年免税,五年半税,还能重立户籍,一般来说这些流民乞丐,都是随遇而安的,对朝廷的安排不会有抵抗。

这样一来,社会不稳定因素基本送到了外面去,造反的人肯定会少很多。

只是其中要消耗的粮食,消耗的人力物力,只怕不在少数。

李世民只能当自己还在跟突厥打仗,从石头里都要榨出油水来,等着明年,屯田有了产出就好了,不说自给自足,起码用大运河从南方调运粮食的压力要少许多。

然而设立了这么多的府县州,还有塞外重镇,不可能只让军队掌管,那只会更乱,而刚刚任命的那些人,又远远不够,李世民只能允许他们临时在当地选贤才举荐为官。

又做下决定今年九月开启贞观元年的科举,培养培养自己的人才亲信。

随后的朝会又是大旱蝗灾的问题,治理方案已经提出来了,只看地方官如何做的了。

等着朝会结束,李郸道出了宫,本来想去找八戒和尚跟法海的,让他们收拾收拾去青龙寺打扫打扫,择吉时开寺,重拾香火。

却被傅奕叫住:“李大夫果然有诸葛之智。”

李郸道跟这位反佛斗士神交已久,之前就想要去拜访他,可惜玄武门之变提前了一年,便未曾拜会,但也交换过名帖了。

“太史令过奖了。”李郸道作揖。

“哪里是过奖。”傅奕道:“你既会八阵图,知天文地理,能治民晓兵事,是个全才了,陛下有你辅佐,我们这些老骨头,也可安然身退了。”

“只是在边境设府过多,只怕十羊九牧,往后还会形成尾大不掉的情况。”

李郸道笑道:“陛下应该是想将开国爵勋的封地分封到边境去,甚至以后有皇子,不能继承皇位的,也会打发去做诸侯王。”

傅奕想想:也是,如今那边就是一些荒芜之地,管他尾大不掉还是掉,只要长江黄河一带拿在手里,便已经是“中国”了,而那些土地,顶多算是“武功”。

比如汉武帝,有个“武”字,便是因其有此“武功”。

要是真能“尾大不掉”,说明也已经足够繁荣了,可以为后来者作为“疆国版图”,所谓“自古以来便是中国领土”的由头。

而且突厥人,或者匈奴,或者党项人,女真人……

这些游牧民族都是难啃的骨头,那些人能啃下来,让他们在哪里建国又如何?

还不是中国的根?要向大唐进贡称臣。

“这白马之盟,只怕坚持不了几年。”傅奕道:“萧皇后还在塞外,义成公主那个疯女人只怕更是不会罢休,还是多事之秋啊……”

傅奕感叹着,突然话锋一转:“我与李大夫的师父孙思邈真人神交已久,不知可否能让李大夫引荐一番?”

孙真人今日已经到了长安,还有路上新收的弟子孟诜,以及之前在麻姑山闲得蛋疼的卢照邻。

以及一些因仰慕孙真人而主动追随的人。

如今孙真人正在太医署里面。

主要询问自己编写的《千金方》怎么还没有刊印天下。

却是李世民要跟孙真人亲自碰面,才会答应以做“贤名”的。

李郸道自然答应了下来:“太史令在天文上面的造诣不小,我师对此也略有研究,想来其中应该有共通话语。”

李郸道又想想:“太史令尝试过修炼吗?”

傅奕笑笑:“你便当我是叶公好龙吧,虽然懂得修行,却不愿意修行。”

李郸道叹道:“太史令真是通透。”

“现在的想法是现在,以后是以后,说不得等着老夫从朝堂上退出后,还要向小友你讨教修行之事呢。”

“别到时候嫌弃老夫年纪太大了。”

“自然不会。”李郸道笑道:“您境界比我高,已经不在乎年纪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