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七二九 魇阴破阵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4 04:54:32

而这边尉迟敬德带着骑兵已经和突厥骑兵开始相互拉扯,正是一场恶战。

突厥兵马南下,已经到了泾州,乃是泾川北泾河北岸,正要沿河而下,一路攻占武功,高陵一带,直取长安城。

尉迟敬德勇猛无比,带着骑兵突袭干扰突厥队伍。

义成公主派勇士阿史德乌没啜去跟尉迟打,主力却依然逼近长安。

而李郸道带着八百民夫训练大阵,却不过短短十几日。

李郸道没有带兵经验,只带过酆都兵马,雷部兵马。

而李世民对突厥进军竟然如此神速,也是坐立不安,也不在长安坐着了,亲自到泾阳来看。

“颉利可汗率兵十万,突利可汗也率兵十万,只是如今被薛万彻的军对挡住了,万万不可令这两只突厥合兵!。”

又过了半个月,尉迟敬德擒获突厥勇士阿史德乌没啜,斩首千余级,还多带回来了八百多匹突厥马。

但是于主力军队逼近并无益处。

这时候老爷子找到了李靖,开口便是参军守城。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老兵瘦马,将李靖感动坏了,知道这是李郸道的爷爷,便让李宝京指挥守城,不需要他一人一骑出城杀敌。

而除了李宝京,李福成也被老爷子带到军中来。

大量金创药,免费送与官兵,又帮忙写家书。

李世民的旨意也确实在李郸道提议不久后就下来了,没错就是那个捐钱捐粮可以得官的旨意。

李戚氏做主,将家中浮财也给捐了,李戚氏可是个小富婆,这些年不知道赚了多少钱。又把自己家的粮食也捐了,只剩下一些口粮。

老爷子有“勋”在身,在圣旨政策中,可以捐武官,因此李戚氏捐钱帛百万,粮食八百石。因此给捐得更进一步了,捐了个五品官,兵部员外郎,可以旁听一些不重要的政策的那种。

捐到六品官已经是极限了,李世民一共就拿出了六个六品官名额,就是六个员外郎。

李世民还亲自接见了这些捐粮捐钱的“义士”,得知李宝京原先还是李靖的兵后,更是十分感动,当场赐邑“五十户”,延续三代。

李郸道给李世民出了这么个主意,自然带头捐钱捐粮了,不过如果泾阳城破了,留着这些东西也没有用,说不得人也得死。

不过有了钱粮,确实军心大定,李世民也有了底气。

当下决定用“疑兵之计”,一万兵,要搞出十万,二十万的势。

同时催各路唐军前来支援。如今只要保持长安不被攻破,等待援兵便可。

而李郸道训练八百道兵一月有余,虽然未能精熟六十四种变阵,但是基本八种阵势,已经可以对敌了。

八百民夫不过短短一个月,便显露出了惊人威力。

只见巽阵拿着风车,只见一发动,便有黑风吹动。

坤阵拿着杏黄旗挥动,大量黄沙便飞扬。

乾阵拿着青铜镜子,金光闪闪,乱人眼球。

……

而李郸道直接在泾阳城沿着泾河将此阵布下。

其中坎阵汲取泾河之水炁,作为全阵动力。

只见这阵定在这里,便将官道给截断。

突厥的游骑见到这八百民夫竟然五颜六色,浑身花满了符文,竟然莫名有些恐惧,举得这是获得了祖先力量的“勇士”,当下回去禀报了颉利可汗,还有随军萨满。

突厥的萨满,相当于军医,巫师,占星占卜家。

而颉利可汗部落的萨满则是归顺了佛教,除了巫术外,还开始参悟佛法。

隋书突厥传记载:突厥人的祖先与狼交,狼有孕焉。其后狼生十男,其一姓阿史那氏,最贤,遂为君长,故牙门建狼头纛,示不忘本也。”

因此李郸道城墙望气,看见贪狼南下,便知是突厥军队所在了。只因其上下信仰一致。

而这个萨满,祭祀狼神和祖先的存在,是一个极为年老,极为有智慧的突厥老妇人。

她带着狼头骨做成的帽子,浑身藏着狼皮下面,眼睛油绿油绿的,她的下肢已经没了,因此低伏在狼背上。

这头狼颜色苍青,是和狼王争头狼失败的孤狼,被她所收伏住了。

老萨满进入关内,便感受到威严的“天庭”法度,在时刻压制着自己,远远不如草原上的自由。

《北史》记载,突厥人“敬鬼神,信巫觋,重兵死,耻病终,大抵与匈奴同俗”。

因此李郸道布下那神神鬼鬼的大阵,便让这些敬畏鬼神的突厥人不敢妄动,闯阵。

前来寻求萨满的帮助。

老萨满遥遥望炁,但这八百人只是民夫,并未杀过人,因此煞气不显。

但里面的力量流转,又骗不得人。

“这是对面摆下的阵法,等着我们去破阵。”

只见萨满旁边出现了一个僧人,正是那大乘和尚,那个娶尼姑当皇后的造反和尚,欲建立佛国那个。

不想他也投靠了突厥。

“怎么破阵?”老萨满问道。

“我听说道家的各种阵法,都害怕阴秽的东西,不如就让那些被贱民,脱光衣服,以裸阴闯阵。”大乘和尚出了一个毒计。

“我们的勇士随后入阵。”

萨满一听,当下点头:“就这么办!”

当下五百突厥骑兵赶着一千多的老弱妇孺入阵,竟然把人家的衣服全部脱了。

一千多人被绳子牵着,双手别着后面,好似一只只肉羊。

如今四月出头,并不算热,当下好些人冷得哭哭啼啼,甚至许多污秽之物当场流出。

李郸道直接皱眉:“这他妈的。”

李靖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李郸道身上,开口道:“这些被裹挟的百姓,直接杀了吧,所谓慈不掌兵是也。”

“你看那些突厥蠢蠢欲动,一旦阵破,必然攻城。”

李郸道开口:“不怕,我这阵法,内有乾坤,可困,可杀,可生可死,将军派人准备好接收这些百姓。”

李郸道此阵并不畏惧此中魇阴阵法。

只见八百道兵演变阵形,以“坤阵”当道。

当下黄沙漫天,狂风大作,无论多少被裹挟的百姓入其中,都沦陷黄沙之中不见。

似乎是一个无底洞一般。

只因有进有出,李郸道亲入阵中,将百姓引入生门,李靖不打算直接开城门,但也派出士兵护持百姓,自泾河上乘坐船只离开。

而后面探入人五百突厥骑兵入阵而来,想要击杀李郸道训练的道兵,却突然金光阵阵,雷声轰隆,马蹄陷入黄沙,狂风吹灭人眼。

“杀!”

只见黄沙迷烟之中不知道何时出现了长枪,出现了刀刃,将这些已经散乱了阵形的突厥一一杀死。

不一会就死了一百来个。

“不要分散!列圆阵。”

可惜阵法发动,幻境迷离。

已经将其分而化之,不断绞杀。

尸体自坎阵抛向泾河,立马有漩涡将其收摄,是水下的妖怪将其搬运,以免污染水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