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七二二 棋子搅乱风云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7:18:12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七二二棋子搅乱风云巢元方自香囊里拿出一枚麝香,捏出一小粒,燃作青烟。

随后以真炁抟动,将青烟贯入二人鼻子之中。

鼻通肺,肺痛心。

当下点醒了心窍,让两个人不再浑浑噩噩。

“张开嘴。”

却见舌苔发白,中间有裂。

又问:“如今什么感觉?”

“脑袋晕得厉害。”一个开口说道,有气无力。

“看也看不清,听也听不清,也就刚刚好了些。”另一个说道。

“还有这里痛。”却是摸着腰子。

李郸道转头问神婆:“他们两个多久没小解了?”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是啊!”神婆反应过来:“之前还一天一两次的,这几天都没听见他两说话。”

“除了喝药,没有饮水吗?”李郸道又问。

“没有。”两个病人一起摇头。

李郸道向着巢元方看去,巢元方点头道:“通知官府,开始封锁乡里吧。”

李郸道点头:“多派些你的徒子徒孙来,想来这几年国运不稳,天灾人祸有得忙了,趁机历练历练。”

“你家师父不也在南方讲学吗?”巢元方不乐意了。

“也是。”李郸道的第二元神黑衣李郸道回到了麻姑山,恰好山中弟子,基本百日筑基完毕,袁公也给他们教授了一门法术,正是要像瑞明,荣希两个下山去。

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黑衣李郸道秉持李郸道的理念,给这些弟子们授了童子箓后,便放他们下山了。

一是寻找身世,二是结交道友,三是降鬼捉妖,四是悬壶济世。

小弟子们,一下子山上便空了许多。

黑衣李郸道便开始跟甄洛,“双修”起来,不要误会。

是“大道双修”,甄洛是洛河神女转劫之身,日后得道,还是要分出一道神道身,管理洛河,成为洛神。

洛水环绕洛阳,便是跟泾河环绕长安一般。

因此甄洛修行的也是“水”之一道。

黑衣李郸道是李郸道的肾神所化,如今也只有“水道功夫”

二者同参大道,也算“双修”。

李郸道将九页玉书翻开,给甄洛参悟其中的“女娲法”,而甄洛则给黑衣李郸道口述骊山观的“十二风侯雷门”之道。

两个人正是郎情妾意,却被李郸道一道分念打断。

黑衣李郸道只得打断修行,带着甄洛去灵谷峰见师父孙思邈。

……

却说那壶仙翁化身老爷爷,扶持了罗家一个庶出的小辈,名为“罗鸿”

罗鸿捡到了个仙壶,壶中有个“老爷爷器灵”,自称是天庭散仙,因打碎了丹盘,被西王母娘娘装入壶中,流落人间,因此要满足一万个人的愿望。

罗鸿正是第九千九百九十六个。

这罗鸿心性自私自利,壶仙翁本引导其救治其即将死去的母亲,他却舍不得用掉一个愿望。

因而错失机缘,并不入壶仙翁的眼,不以师徒对之,只以棋子作弈。

那罗鸿不使用愿望,千方百计套路壶仙翁,自以为获得了诸多好处,在壶仙翁有心的指导下,开始“学武”,开始“练气”,又得了壶仙翁“灌顶”,将大量基础的医道知识打入其脑中。

在罗家庶出弟子中脱颖而出,本想以此提高待遇,却不曾想,当家主母视其为眼中刺,肉中钉,他越是出头,便越是威胁忌惮。

终于一日发作,暗示一嫡系子弟前去打压。

结果反被罗鸿打断腿。

反而诬告罗鸿到罗家家主之处,罗鸿之母,只是一个丫鬟出身,后来当了“妾侍”,地位依然低,何况年老珠黄。

因此休书都不用写,便将二人赶出家门。

罗鸿此时对罗家那是恨到了极点。

只得听壶仙翁的话,去拜师孙思邈,寻求出路。

果然选中了个,当个“学徒”,做个“不记名”弟子。

反而比在罗家扬眉吐气多了。

而孙真人也顺手给了些“青睐”,表露出一些同情,说了些对如今局势的看法,随即传了一门法术给罗鸿,指点其走上一条“斗争世家”的道路。

罗鸿本就深受世家之苦,心中仇恨之极,一心想要复仇,自然便从“罗家”开始开刀。

此时百日筑基,在“万寿宫”中胡乱拜了个道长,授了“外箓”,已经颇有些法术在身。

便脱离了孙真人,独自入江湖闯荡,结识了好些鄱阳水匪巨寇,隔三差五劫获罗,熊,两家的货船,便是如同梁山之上的公孙胜一般。

甚至起了做“土皇帝”的心思。

这些事情被壶仙翁看在眼里,暗叹:果然取死之道。

不过罗熊两家官政通达,也主持了一两次剿匪,可惜鄱阳湖不是大雾,就是风雨交加,让两家损失惨重。

于是南昌府的地方官,剿匪的胆子也没了,反而借着剿匪的名头,敛钱的胆子大了,而且很肥。

惹得百姓天怒人怨。

却说李世民囚禁李渊之后,郡王李艺便在幽州造反,说要“解放太上皇帝”,斩杀谋反的“秦王伪皇帝”。便带兵来到豳州城下,诓骗了城池,举起了起义大旗。

不多久便也传到了江西地界,那罗鸿一听,便道:“太子建成,便如当年之扶苏,秦王便如当年之胡亥,如今暴君当政,我等必当没有活路,不如举旗造反。”

当下鄱阳湖巨寇们一呼百应,盗匪头子自认将军,小头子为“校尉。”

当下便起了歹心,杀“地主造反。”,如今虽然是王朝初年,却也搞得像是王朝末年一般,世家大族依然死死占住了上升通道。

那罗鸿第一个杀的就是罗家,爷袭罗家,但罗家祖先受了香火,有了追赠,已经是鬼神之躯,连夜示警。

罗家训练精兵“家丁”两百,又有官府起头,组织几个大户,招募用来剿匪的杂兵乡勇两千。

竟然一时间抵挡住了罗鸿带来的鄱阳水寇。

只是散兵游勇,如何打得过刀尖舔血的鄱阳水匪。

罗鸿又对罗家十分熟悉,带着几个武功高明的,潜入内宅,先是杀了当家主母,抢夺了好些金银财宝。

那些巨寇还要掳掠女子,被壶仙翁令罗鸿遏制,答应传其“屠龙之术。”

罗鸿这才收束了巨寇,开口:“我等是为举大事而动,若是滥杀无辜,何从前做匪有何区别?如何以太子建成之名称仁义?”

这些巨寇,游侠儿虽然不满,但也不敢发作。

只有罗鸿,体味到权利的快感,开口道“杀了世家地主,咱们夺了财宝就走,再招募些兵马,攻城略地,再和郡王李艺的名号。”

且说那李艺,本来名为罗艺,倒也是罗家人,后赐了李姓,封的郡王,是太子党,如今太子没了,又受了巫师蛊惑,起兵造反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