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七一九 御龙飞升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7:16:38

李渊终究是个凡人,可以用“好了歌”证之,世人都道神仙好,唯有功名利禄忘不了。

不过经此一念,李渊也想开了,回去之后便跟几个后妃小妾,疯狂造孩子去了,不再念想权利,只想着做个富家翁一般。

此论不提,不过一会儿,岐晖子让弟子将李郸道进宗圣楼。

此楼是武德三年建成,便是武德二年挖出终南山地宫地方,尸解得道的如意真仙出土的地方,也是终南山龙脉所在。

武德七年李渊还带着文武百观来此朝圣,欧阳询因此写下,刊碑纪念。

此时宗圣楼虽然还叫“宗圣”,但已经做“玄元皇帝”的道场了。

玄元皇帝是老君化身,但是老君已经舍了此身,岐晖子便向老君讨来了这个“名号”以此合“帝君”,作为自己的神道身。

“你似乎更通透了。”岐晖子看李郸道如此,开口道:“看来又有奇遇了。”

李郸道开口道:“前些日子许天师下界给我做了大考。”

“原来如此。”岐晖子道:“贫道却是得了文始真人祖师下界大考,才定的飞升。”

“贫道自大业七年,便观见机缘,前隋自作国运,短命而亡,因此扶持李渊为帝。”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随后潜龙催发,吞四方之草莽,唐军进攻隋都长安前,李渊特遣使诣我楼观设醮祈福,贫道以催发其天命,次日唐军果克长安。”

岐晖子叹息:“然入主长安之后,李渊称帝,却似乎熄灭了雄心壮志一般……频繁向贫道问神仙之方,战战要贫道设醮祈福。”

“甚至前朝方士安伽陀,也为其重用。”

岐晖子一一说道:“而后几次突厥南下,他却欲弃长安百姓而逃,反而秦王,也就是当今陛下劝住了……”

“更何况那档子官司出来,削减了李唐天命,贫道才明悟,贫道从龙是为了定天下,而不是为了这个皇帝。”

“太子李建成,跟秦王的斗争,是他一手撩拨起来,虎毒不食子,他并非良善之人。”

岐晖子似乎话很多,像是那种快要离世的老人,便十分念旧一般。

絮絮叨叨。

李郸道一直听着。

“我那日算计于他,彻底夺了他的帝运,算是成功抽身了,这是贫道愧对于李唐百姓的,这一动,埋下祸患不小。”

“大道争一线,掌门再不抽身,便会陷入泥潭。”

“我是抽身了,麻烦却留给了后人。”

岐晖子叹息一声:“所以还是要麻烦你了。”

“贫道已经写下了一道法旨,你先收着,日后若需楼观相助,便将法旨给他们看。”

李郸道双手接下法旨,由衷欢喜:“多谢掌门。”

岐晖子叹息一声:“我这些徒子徒孙,尘缘未了,因此贫道只能带着我师苏道标飞升,我师与我有传道之恩,不可不报,因此携其飞升。”

“剩下的名额,凝聚成了四份飞升符诏,一份送给了王浮真人,他当年主持编修,,乃是玄妙上经,此经整合佛道,因此王浮真人足够飞升。但是实在一言难尽,算是污名,因此王浮真人受名累挂碍,不得飞升。”

“一份给了前代掌门巨国珍真人,他修隐派,三十岁便了了俗缘,将掌门之位传贫道,因此贫道才可整合楼观道全部法师之力,扶龙成功。”

“剩下的两份,一份留给你,一份留在楼观做传承。”

李郸道开口道:“上次贫道就拒绝了,岐晖掌门何必再拿出来?”

“就当替贫道保管吧,日后我楼观真覆灭了,还指望道统重兴。”

李郸道只得接着这道符诏:“多谢掌门信任。”

“你是天仙种子,成就不可限量,贫道也只能信任你了。”

“好了,去罢,去罢!”

随后岐晖子将楼观掌门之位,传于“章长文”,此道人乃是道士侯楷的弟子,辈分比李岐晖子还高。

是十分守成之辈,为人方正,楼观不需要一个活跃于朝堂的掌门,为朝廷所忌惮,因此章长文十分适合,他辈分大,道行高,

而且他跟岐晖之师苏道标同辈,上一代楼观“田谷十老”人才辈出,这才催发出来岐晖子此等“飞升之材。有他把握楼观大舵,楼观则可日日兴。

而留着楼观的飞升符诏,也是交到了这一位的手中。

“章师叔,此符诏你到时候用了罢,但无论如何要培养出一个合适的掌门之人,不可断我楼观香火。”

“唉!”章长文叹息一声:“楼观在你这里,已经兴盛到了极点,盛极乃衰,你把这摊子交给我,难道不是将我放在火上烤吗?”

“只有师叔能压得住了。”岐晖子道:“此后楼观务必低调行事,不可以北方道教总领之身份自居,和茅山的关系继续交好,跟龙虎山的关系也该缓和。”

章长文只得点头:“你是有远见的。”

传下掌门之位后。

岐晖子立马宣布,要讲道七日。

李郸道拉着丫丫找了个靠前的地方坐下。

这下不仅仅是道家中人,朝中不少权贵也来听讲。

但是岐晖子并不讲基础修行,而是大道感悟。

也就是“哲理”。

只有道行高者,才可领悟,刚刚入修行者,或者不懂修行者,只能觉得“玄之又玄”

李郸道已经有了自己的道,但是能听岐晖子的大道感悟也有所裨益。

岐晖子每日辰时讲道,午时三刻便止。

下午接受各大修行中人的提问,算是结下善缘。

一连七日如此。

终于到了四月十八日。

飞升台上,岐晖子坐在石头蒲团上,旁边是一个朽道,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

“吉时已到!”

“铛!”

“铛!”

“铛!”

只见半空之中显现一道玄牝之门,门中飞出一道玄光,一条五爪神龙飞出。

落在楼观飞升台前。

岐晖先跳上去,坐在龙首位置。

而苏道标也为一道玄光笼罩,但是并不能乘龙飞升。

接受着玄光,苏道标脑袋开始裂开一道缝隙,一双手自里面先出来,随后便是整个中年道人,原来朽身,似乎如泥土雕塑的一般,便得蜡黄。

“吾去也!”

岐晖子御龙飞升,顺带苏道标玄光飞升。

此皆白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中飞升而去。

随后李世民传旨,封岐晖子掌门为“定平大宗师”,封苏道标为“通道大法师。”

而苏道标留下的飞升遗蜕,也被楼观收起,将入土为安,埋葬于风水宝地,并不会如佛门一般,好将其腊制金身,供人跪拜。

但是会以淘土作像,列于祖师堂之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