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七零六 建成谥号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5 14:35:21

泾河龙君听闻,心中暗道:天曹乃是李郸道,这厮不是个善茬,隐隐好似发现了我当年作为。

我儿小鼋龙便是被他逼着只能远遁西海,上次洞庭龙君更迭换代,还差点将我儿杀了。

不可求情。

地曹乃是崔钰,跟我无有交情,而且他是酆都北阴大帝的手下,听说最是铁面无私,不可贿赂。

“至于人曹魏征,乃是前太子座下名臣,我支持太子登基,和其有过一段交情,或许可以贿赂于他。”

当下便欲前往魏征府邸,然而正好撞上天庭使者下凡,入了魏征府邸,命其监斩……

顿时踌躇,不敢前往,只得在皇宫附近徘徊。

此时正好遇到前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的魂魄,当下聊了起来。

李建成听闻泾河龙君此状,开口道:“你合京城龙脉,斩你,便是斩长安之龙脉,你去求我那弟弟,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你若是死了,只怕便要迁都了,不然国祚不稳。”

“而若是迁都,便只有前朝隋都洛阳了,那里正是佛门发展的好地方。”

“我死了,长安龙脉隐,洛阳龙脉兴!”泾河龙君顿时想到了什么:“原来佛门也是要算计我死的!那些秃驴不安好心!不安好心啊!”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龙君又问道:“太子,齐王,你们为何徘徊于此啊?”

“我们未得谥号,不得进祖宗宗庙,不可进皇陵,因此撇下面子,来求我那位狠心的弟弟。”

“既然如此,我们一齐去吧!”泾河龙君道。

却说李世民担心今晚又失眠,早早命人贴上了关羽的画像在寝宫之外。

却迟迟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此时听得风声大作,似有妖孽。

当下眯着眼睛,看向门外,果然有数个影子蹿动。

这时候一声大喝:“何方妖孽,竟然敢擅闯皇宫?”

却是关羽带着八百兵马自门画之中出来,拦下了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

但是竟然没有想到,还有一个泾河龙君。

泾河龙君想要强行闯入,但是关羽显现神威,带着八百雷部兵马,横连成阵。

泾河龙君无奈,只得幽幽传音道:“陛下!救我!救我!”

李世民没睡,自然好奇,将随身佩剑拿着,推开门来。

发现关羽,原太子,齐王,都消散不见了,只有一个龙首人身的怪物,跪在地上。

李世民问道:“你是何人,须朕相救?”

泾河龙君道:“陛下是真龙,臣是恶龙。臣犯下天条,该领陛下贤臣人曹官魏征处斩,因此求救,望陛下救我一命!”

“臣原本为黄河鲤鱼所化,越过龙门,修成真龙,后走了西海龙宫的关系,落在泾河,泾河自古乃都城水源命脉,因此通龙脉,臣也可以说是长安龙脉所化。”

“一旦问斩,必损龙脉,陛下刚刚登基,不可泄露龙脉啊!”

李世民一听,觉得有道理,又觉得泾河龙君的马屁好听,我乃真龙,自然就是天命,便是救下也无事,还能有一个听话的手下。

当下道:“既是魏征,朕可救你,你放心前去!只是日后长安城内,须得风调雨顺,不然朕还当问你的罪!”

泾河龙君知道天子一诺,当得九鼎,觉得有些希望,便答应了下来,缓缓告退了。

泾河龙君走后,李世民回头看关羽画像,赞叹道:“好俊的武将,今晚好生守夜,朕睡去了。”

李世民回去睡觉,果然一夜无梦,十分满足。

第二日晨起早朝,李世民念念在心,看殿内文武官员齐至,唯不见魏征。

开口问道:“魏征今日怎么没来?”

李勣道:“魏征昨日便叫臣告假了,却是前太子死后之第二个七七四十九日,因此他要去悼念。”

李世民头疼:“叫他回来,就说朕答应给他们两个谥号了。”

当下有人去传魏征。

魏征在府上,昨日夜观天象,听闻九霄鹤唳,有天差传旨,命他午时三刻,于梦中斩杀泾河老龙。魏征领旨,斋戒沐浴,在府中试剑运神,因此未去早朝。所以糊弄的请了一个假。

但是此时听闻御官传旨来宣,说是旧主的谥号来了,便不顾斩龙事宜了,转身去上朝了。

到了朝中,几个礼部的官员当下搞出来几个不好的谥号,魏征当下不满意了。

跟着人就喷了起来,李世民坐着龙椅上,听着魏征跟人开喷,心道:“这样你总没有空去监斩了吧。”

魏征口斥群臣(文臣),武将几个,要么去平突厥了,要么就是去平太子旧部了,他们听闻李世民杀了李建成上位,好些就开始说李世民是胡亥,李建成是扶苏了。

只有少数几个,也在看戏。

吵了一个上午,李元吉是没得说,人憎鬼嫌的,封为海陵郡王,礼部决定加一个谥号为“剌(意为暴戾无亲)”,是为“海陵剌王”,李世民没有啥异议。

李建成那就是吵翻天了,一些拍李世民马屁的,觉得应该抹黑李建成来,最早给前太子李建成的谥号为“戾”。

李世民当场拒绝了,自己大哥什么性情自己还是知道的。

谥法:“不悔前过曰戾;不思顺受曰戾;知过不改曰戾”,“戾”是纯粹的贬义谥号。

当下下令改过,提出这个谥号的大臣自然被魏征骂得死,说他是舔痔得宠的小人。

当场把人气得晕了过去。

随后礼部又讨论,应该把李建成的谥号改成“灵”,谥法:“死而志成曰灵;乱而不损曰灵;极知鬼事曰灵;不勤成名曰灵”。

李世民自然还是觉得不好,魏征更是极限输出,抡起拳头,拿着笏板就要跟人干架。

还是几个武官劝架。

李世民看得好玩,也没有制止。

这两次否决让礼部这群人们意识到李世民对大哥的心理可能是有些微妙的。于是大臣们决定给李建成的谥号为“隐”。

谥法曰:陷拂不成曰隐;不显尸国曰隐;见美坚长曰隐;隐括不成曰隐;不尸其位曰隐;违拂不成曰隐;怀情不尽曰隐;不明误国曰隐;威德刚武曰隐。

与“戾”和“灵”不同,“隐”是一个中性并且偏向于同情的谥号这下子同意了。

然后封其为“息王”,全称是“息隐王。”

不过贞观十六年又追赠为隐太子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