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七零五 愿者上钩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6:40:58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七零五愿者上钩袁守诚和李郸道两个人早有谋划。

当下就借了原本皇帝文武百官,祭祀天地,太庙的,太常寺祭坛。

反正李郸道有个太常博士的官职。

太常寺卿正三品,少卿两个正四品,太常寺丞两个,从五品,然后才是主簿,博士,从七品的官职。

但是太常寺卿和少卿都还悬着,没人担任,都是礼部的大佬,或者国子监的祭酒担任……

因此大佬不在,李郸道可以借用,只要不怕被人参一本就是。

李郸道和袁守诚两个打开了多年不开的“明堂”

顿时惊动了小太监。

拿了钱给小太监,小太监立马就跟李郸道等人一伙了,还问,要不要布置好法器。

李郸道跟着他去库房一看,全是一些是前朝佛门的法器,也有一些是李渊祭祀天地用的道门法器。

便清理了一些出来用。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这明堂高二百九十四尺,方三百尺,是一个三层法坛。

第一层法四时,为等边八方形象征一年四时八节,即春、夏、秋、冬四时和立春、立夏、立秋、立冬、春分、秋分、夏至、冬至八节,各随方色。

中层法十二辰,上为圆盖,九龙捧之为十二等边形一年十二月,以及十二天干。

上层为二十四边形法一年二十四节气,却是为圆形的。

以木为瓦,夹纻漆之,上施铁凤,高一丈,饰以黄金。中有巨木十围,上下通贯,栭、栌、橕,借以为本。下施铁渠,为辟雍之像,号曰万象神宫。

万象宗师就是天帝了,万象神宫就是祭祀天帝的地方了。

大概的形象,有些相似明清时候的天坛建筑。

这法坛的规格,算是最高了的,再高,还能高到哪里去。

李郸道简单铺设坛布,法器,袁守诚写好青辞,求雨的贴子。

等着差不多了,李郸道便以自身“太玄有常司命天君”的业位作为引子,沟通昊天元炁海。

而昊天元炁海一直是“天帝”的象征。如今人格化的天帝不在,但是神格化的天帝,依然是大道的化身,宇宙的意志。

李郸道直接做法祭祀,运五雷做号令。

雷霆者,天之号令也。得其法者,可以“驱雷役电,祷雨祈晴,治祟降魔,禳蝗荡疬,炼度幽魂。

李郸道烧了文书,扔了令牌,挥了令旗。

只见一道文书,先入了天帝案桌上,天帝不在,但是天庭意志继续机械运行,将文书盖了个章,随后发往了九天应元雷霆普化天尊处。

经过玉枢院拟旨,五雷院通过审核,便直接将旨意下发到了雨部。

雨部根据旨意,找到了负责这一块的司雨大龙神,便是泾河龙君,当下派遣神将去宣读旨意去了。

另一边,泾河龙君回到水府,大小水神接待着,龟丞相问道:“大王寻那卖卦的,如何?”

泾河龙君冷笑道:“有个卖卦的狂夫,自诩天机神算,我问他何时有雨,他说明日就下,我跟他打个赌,若依他所说,奉上谢金五十两,若有差错,就打碎他门面,赶他出城。”

那龟丞相笑道:“大王是八河总管,司雨龙神,有雨无雨只有大王知之,他竟敢胡言乱语,那不是输定了!输定了!”

正谈话间,半空中有人叫道:“泾河龙王接旨。”众神抬头,是一个金衣力士,手捧锦帛玉书,飞往水府。

泾河龙君赶忙整衣端肃,焚香接旨,力士传旨便回。

拆开圣旨,逐字逐句读去,只见上面写道:敕命八河总督,驱雷擎电,明朝施雨长安城,辰时布雨,巳时动雷,午时下雨,未时停收。共施三尺三寸零四十八点。

泾河龙君当下毛骨悚然,几乎腿软,瘫坐在龙椅上对众泾河水族道:“世上当真有神人?竟然分毫不差?我却不是要输?”

龟丞相叹息道:“陛下要不认个错吧,想来那算卦的是个有道行的,不可意气用事啊!”

却是个知天命的。

但龙君仍有不甘:“他说我天数已尽,难道我要坐着等死不成?前些年那泾河水府龙字断首,便隐隐有些凶兆,如今又有此人步步紧逼,只怕我越让,便越要丧命啊!”

龟丞相叹息道:“只能去寻求菩萨的帮助了。”

泾河龙君自甘堕落:“佛门中人,都是过河拆桥之辈!哪里能求得到菩萨?”

泾河龙君冷道:“我便不信了,到时行雨差一点时辰,少一些点数,就算那厮断卦不准。到时候吃了他的心,披着他的皮,躲过天机,便去我西海老丈人家去,这泾河不呆也罢!”

龟丞相预言又止,看来这位龙君已经劫气迷了心窍,有道是良言难劝该死的鬼。

龙宫水府最近几年来早已经是离心离德了,自己还是早些离开,寻一个出路罢!

待到第二日,龙王召集风伯云童、雷公电母,齐聚长安城九霄之上。吩咐巳时布云,午时发雷,未时落雨,申时雨止,只下三尺零四十点。

下完了雨,天现虹光,

泾河龙君又变成白衣秀才,来到卦铺,将招牌拆去,摔掉笔墨纸砚。

冷哼道:“你的卦分明不准!快快滚出长安城罢!”

袁守诚端坐木椅,不闻不问,反而冷笑道:“我的卦是准的,反而是你,竟然敢篡改天帝旨意,改了时辰,克扣点数,触犯天条!在那剐龙台上,难免一刀。还有闲骂我?”

泾河龙君听闻剐龙台,顿时毛骨悚然,劫气消散,化作死气,顿时清醒了过来:“我怎么如此大胆?竟然做此类大逆不道之事?”

当下给袁守诚跪下:“先生莫怪!先前戏言,岂知弄假成真,果然违反天条,奈何?还望先生救我一命!不然,我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你。”

袁守诚心中冷笑:“死也不放过我?我就是想要你死!”

不过戏演全套,开口道:“我救你不得,但有条明路指引你去求生。”

“请先生教我!”

“你触犯天条,已经被参奏一本,紫微大帝命天曹地曹,前来捉拿你,明日午时三刻就要问斩,行刑的乃是人曹魏征。”

“如果人曹魏征午时三刻迟到了,你便要等到明年再问斩,其中可以活动的环节就多了,你去天庭送送礼,这件事情说不得就压了下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