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六七九 三羊开泰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7-02 09:33:45

李郸道不欲在泰山突破修为,以免惊动泰山府君,况且还要前往京城,参加九月金秋第三场佛道辩论,自己出发去东海之时已经七月了。

只是李郸道不知道,在自己在泰山之时,一位书生也登临了泰山。

而这个书生,姓崔,早年已经得了城隍之位,白日做县令,晚上做城隍。

后得了酆都大帝青睐,已经当了地曹,和李郸道这个天曹相对应。

此时登泰山,正是欲登高望炁。

观一观大唐正统气数。

毕竟泰山乃人王正统气数凝聚,可望东南西北四处。

如同一个巨大的法坛,可保人不受望炁反噬,观一国之运。

崔钰直看去,先是望天,发现有阴郁之炁凝结。

不见天象。

又观地,只见有黑白红三炁缭乱。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黑炁乃兵煞之炁,其缭乱说明战争未止。

白炁乃金戈之炁,同样代表如此。

红光,一可为血光,二可为火光。

都不是好兆头。

再一观南方,此时反而平静许多,隐隐有青气升腾,虽然有些黑炁,但很快便会被压下去。

“此乃木德之炁,说明南方如今欣欣向荣,并无多少战乱。”

再一观北方,着重看李唐龙炁。

只见一条金龙,伏下一青蛟,一黑蛟。

青蛟得金龙舔舐,尚未离巢,而黑蛟却已经羽翼丰满,甚至左右有一双翅膀。

龙本就能腾飞,更何况还有一双翅膀,乃是“应龙”之相。

崔钰还欲细看,便见有无穷血光侵染元神,当下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而元神迷迷糊糊,被一位神将引走,来到了一处金碧辉煌的宫殿之中。

当元神清明过后,就见一百丈高的巨大神祇正在看着自己。

崔钰一惊:“我刚刚不是在望炁吗?”

“地曹莫慌。”只听见上面宛若金玉敲击,雷霆落地,山石滚落之声响起:“吾乃天符都府之君,泰山元帅是也,因见天曹登高望远,受昊天元炁反噬而出手相救。”

“多谢府君!”崔钰连忙作揖。

只见泰山府君嘴角一笑:“我与地曹一见如故,因此有宝物,道法赠予地曹。”

崔钰一憎:“无功不受禄……”

却见泰山府君拿出一样东西:“此簿乃地书,万民阴册所化,可增添福禄,削减寿元,赏善罚恶,乃本府君偶然所得。”

又拿出一副符图:“此乃五岳真名,真形,上含招神遣将之法,可伏鬼降妖,积功累德。”

崔钰见此,便知道事关自身道途,无法拒绝,便问道:“不知府君有何求我?”

泰山府君笑笑:“日后再说,事成以密也。”

恍惚之间,崔钰元神便回到了肉身。

看着手中的一册簿子,混混黑玄之色,上面有“生死”二字。

封面正反,正面白,反面黑。

崔钰心中一念:“李渊”

只见顿时簿子翻开,而一股冥冥的恶念已经盯上了自身,削去了自身气运。

……

另一边,李郸道把丫丫留着奶奶王秀英处,让她在泰山修行一段时间,自己则是要去京城。

此行有一定危险,因此李郸道不敢带着丫丫。

而且泰山神域,蒿里鬼国一片死寂,正需要丫丫这个活蹦乱跳的人中和一下。

或者这里的气息能感染一下丫丫,李郸道也就心满意足了。

此时脱离冥境,进入阳间,给自己随手施展了一道“清净符”,将阴气去掉,又吐出了遮蔽自身阳气的丹丸。

正欲招来雷部车马,鬼帝印突然发烫了一下。

小狮子也突然出现,它不想出现的时候,一般都是在李郸道的衣服上,变作玉狮球,当个坠子。

“是幽冥权柄的味道。”小狮子鼻子很灵。

李郸道开口:“我也感应到了,而且我的天曹神位也在颤动,应该是附近有地曹,或者人曹。”

当初李郸道被授予天曹之位的时候,便被告知若有需要,可与人曹,地曹联合执法。

人曹乃魏征,此时还在太子手下辅佐,尽心尽责。

地曹乃崔钰,之前自己便听过他的名声,清河崔氏,自己在泾阳当代理城隍时候的主簿就是崔刚,这位地曹的亲戚。

魏征的话,应该不可能出现在泰山,那应该是崔钰了。

李郸道想要守株待兔。

并不是说要抢夺这位地曹的权柄,而是想要联手入京城一趟。

天曹地曹,联合捉拿,一个布下天罗,一个布下地网。

人曹宣判,地曹勾画,天曹行刑。

此行佛道大会背后其实乃是佛门所支持之太子,道门所支持之秦王之博弈。

李郸道早有察觉,正是要准备好了再出发。

果然见到一人,乃是书生模样,身穿皂袍,胡衣窄袖,十分干净利落。

骑着一匹玉马。

这玉马似乎出土不久,身上还有土沁。

这马儿本是一户人家的传家宝,乃是数代之前在山中掘墓所得。

后来渐渐被人观摩赏玩,得了人之精气,活了过来。

一日那户人家发现这玉马的脚伸了起来,便以为怪异。

要将这玉马烧毁,可惜始终不能下决心。

恰好听闻崔钰有些异术,便请他到家中。

凡人以为妖孽,其实为祥瑞,玉乃祥瑞之器,又是他家传家宝,受了气数而通灵,结果质疑为妖孽,要请法师来烧毁,消灭它。

崔钰怜惜这玉马,又见这户人家不识宝物,而毁宝物,便将其以数百金买下,当做了自己的坐骑,做了这个相马的伯乐。

这玉马通灵,知道呆着那户人家迟早生祸,因此也认下了这个主人。

而那户人家,没了玉马镇压气数,虽然有黄金数百两,然而数有变故,不多久就渐渐衰败了下去。

只是那玉马虽然是祥瑞,此时见到了小狮子,却也瑟瑟发抖。

崔钰见状,下了玉马。

对着李郸道问道:“不知阁下何人,为何拦住我的去路呢?”

李郸道正想说话,只见一个大汉挥着鞭子,赶着三头羊儿出现了。

“马驰率风,羊致清和。”

李郸道一念起卦。

又见那大汉似乎并非凡夫。

只是让人免不了想到一个成语:“三羊开泰。”

只见这大汉口中喃喃:“午,鹿也。未,马也……戌,老羊也,逢羊而尊“老”,吉也。”

李郸道心念:午马未羊,这大汉怎么说午鹿未马?

正怀疑这位是不是泰山府君之时,这大汉已经赶着羊儿走远了。

不过自古见羊大吉,李郸道此时起卦,也并无凶相。

“看来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李郸道心道。

泰山蒿里鬼国看来迂腐,但内里确实秉承君子之理念。

自己偷偷摸摸入了泰山,说不定人家早已经知道了。

只是三阳开泰,似乎在暗示着什么一般。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