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六七五 割肉饲母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5 15:53:40

从这两个苦力之口了解到,蒿里鬼国确实有些地狱的性质。

而且更像是儒家的地狱。

不仁者,不忠者,不信者,不义者......全部要受刑罚,一些在阳世顶多受到道德上的谴责的行为,在这里要受刑罚的。

比如李某约定王某在午时一起吃饭,结果王某晚来了半个时辰,并且没有原因。就要被记录不信一条。

在蒿里鬼国就负责打更,巡逻,一年三百六十日没有休息,准时准点。刑满为止。

再比如说某个人爱说大话,便是要在蒿里鬼国当火工,给炉子鼓风,或者吹皮筏。

再比如爱在背后嚼舌根,就要在蒿里鬼国受刑罚,舌头被扯出来当绳子用。割下来还会再长。

丫丫听着,问道:“那什么人才不会受刑罚呢?”

“名声好的人。”

“君子。”

李郸道算是知道泰山蒿里鬼国以什么治国了。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原来这些罪名完全是他人评价。

比如一个人不是小偷,若是有人怀疑他是小偷,便会留下不好的印记一道。

若是许多人认为他是小偷,那他就是小偷。

也就是所有人都是互相给对方打上标签。

只有那些“有名望”的人才能打破这个,比如纯孝之人,卧冰求鲤的那种。

再比如“贞洁”之人,比如丈夫死后,自己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大,而且还教育得很好的那种。又或者没有子嗣,替自己的丈夫照顾公公婆婆到死的......道德水准高了,便可以封神,当官。

而平庸之人,没有什么大过错的,就是成为蒿里鬼国的居民。

至于转世投胎,则是有一定名额的,如同死刑犯秋后问斩要朱批一般,这里也是要泰山府君批准的。

至少齐鲁大地这一块,乃至于临近东海,所有魂魄都是归蒿里鬼国掌管。

两个苦力鬼喝了汤便付钱去了,却是要回石头厂继续打石头。

丫丫小声道:“咱们可不能暴露了,听他们说,我这样的要做不知道多少年的苦力。”

李郸道白了她一眼:“你既然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德行,还不赶快改正?你也知道怕啊?”

丫丫别扭道:“也不是怕,就是感觉这里好像学堂,怪不自在的。”

随后又有两个烧砖工来喝汤,也是瘦不拉几的。

李郸道一问才知道,这两个喜欢克扣劳工工钱,因此死后做了砖窑的劳工,每天有干不完的活,而赚的钱只有一点点。

李郸道暗骂一声:“活该”

没过多久,卖汤的钱婆婆回来了,开口道:“打听到了,那王秀英是泰山奶奶身边的女史,并不在我们这一层,你们要到第四层去。”

“多谢婆婆了。”李郸道又抓出一把纸钱,变作数贯铜子。

“哈哈哈,应该的,应该的,老婆子我活着的时候就是热心肠。”却也是收下了。

李郸道又问道:“怎么到第四层去呢?”

“你要去最里面那道石门,如果你的德行足够,就可以通过石门到第二层,那里是有德行的人住的地方,不像我们这一层,一半是穷苦人,一半是苦力。”

“到了第二层就有专门的衙门,你可以写信到第四层。”老婆婆笑道。

李郸道看她笑起来,不知道为何觉得有些熟悉。

“不可以再往上走吗?”丫丫问道。

“第三层乃是神祇道场,除非他们的信徒,亲自接引到那里,不然是不能去的,第四层就更是如此了。”

李郸道点点头:“好吧,我觉得我德行是够往第二层了。丫丫你就不一定了。”

两人告别了钱婆婆。

依然在蒿里鬼国行走,这里有一种市井一般的繁华,各色各样的鬼,都不是完人,反而更像是红尘凡间。

只是由于规矩道德的束缚,并没有很多活跃。只能说鬼多,只怕有数百万之多。

李郸道和丫丫穿过那些杂乱的阴宅,没有规划的街道,终于到了一处白玉门牌一样的地方。

只见上面写着“君子坊。”

后面是一条蜿蜒上山的小路,不过有一道结界在这道门户上。

虽然孔庙祭酒说自己德行不足以为国器。但是李郸道本身就积累了许多外功,不然也不能修炼到地仙。

进入君子坊并没有阻碍。

丫丫也一起进来了,这让李郸道很意外。

“丫丫德行怎么会差?丫丫可是好孩子!”丫丫一脸自得。

李郸道笑道:“你就洋洋得意吧,说不得这是坏的。”

进了君子坊内,沿着小路,便发现这一层的阴气更加纯净了,甚至更活泼,更生动。

丫丫一扯旁边的草从,手上就一团乌漆嘛黑。

“这些花花草草都是画出来的。”丫丫惊讶道。

李郸道点头:“去上面去看看。”

只见道路越来越宽,不时有亭子,有池塘,有梅花,竹子,松树。并不是第一层扭曲的样子,而是十分正常。

走着走着,发现一户人家。

“走,去看看。”李郸道拉着丫丫就去敲门。

“咚咚咚!”

“谁呀!来了。”只见是一个矮小汉子,背上背着一个干瘦的老太太,那老太太眼睛绿油油的。

丫丫吓了一跳。

“小姑娘,你别怕,这是我娘。”那矮小汉子道:“你们是新上山的吧,是要问路吗?”

李郸道点头:“正是。不知道这位大哥为何把房子建在这里啊?就你们两个,不寂寞吗?”

“哎,我也想住,但是我娘不喜欢见外人,我就只能在这里做一栋房子了。”

原来这位生前是一个纯孝之人,在其还没有记事的时候,他爹就死了,他娘将她养大,只是一直很穷,直到娶媳妇了,他这娘的病倒了。

媳妇忍受不了就跑了。

他便开始照顾他娘一起生活,后来见她娘越来越瘦,几乎脱相了,一身都是孝心的他,竟然割下自己的大腿肉给他娘做肉羹。

果然她娘气色越来越好了。只是他却越开越虚弱。

后来出门干活又背着她娘,没有几个月,他娘越来越壮,他却越来越虚弱,到最后倒在家中,两个人活活饿死了。

邻居发现之后,发现了他身上的伤口,纷纷赞叹他是个大孝子,乡里还为他做了碑文。

因此他在第二层,只是她娘因为对儿媳妇恶毒,不能进第二层,这个人硬着头皮,将他娘背着身上,结果又能过来。只是不能放下,一放下又会排斥到第一层,于是他就一直背着他老娘。

丫丫听着直接汗毛耸立。这老太太难道不知道她吃的是他儿子的肉?发觉不到异样?还是心安理得?

这个傻儿子怎么能割下自己的肉?是真不怕疼还是假不怕疼?

真是一时间难以接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