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六七四 鬼国刑罚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4 03:48:58

中国人有事死如生的理念,因此人死后并不是说一了百了。

所以有香火钱,冥钞。也会挑选阴宅,购买阴契,在阴间买地。

泰山蒿里鬼国便是如此形成的,最先叫高里,但其实叫什么无所谓。曹丞相写过一首蒿里行。

李郸道的“白骨鸡鸣图”便是源于此。

不过此时看来,蒿里鬼国看起来并不算阴深可怖,甚至还有点繁华。

李郸道在脸上带了一个面具,是在东海坊市买来的,罗刹画皮。并不是人皮制作的,而是一种鱼皮,是一种十分有用的法器。

此时模样俨然是一个普通的鬼。

丫丫会胎化易形,变作了一个大头鬼。

两个人走在百鬼之中,并没有被发现。

此时所见冥土百姓也要种田,这冥土大地乃是阴浊怨煞之气所化,坚硬好比生铁,因此种地的大鬼似乎都是恶鬼,带着枷锁,链条。

浇灌的水也是自黄泉之中引来的,只是这些鬼都十分忌惮这黄泉水。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那田地里面的禾苗却是如同白骨一般是洁白的,结出的阴米,颗颗都有梧桐子那么大。

这些阴米本质似乎是灵魂本源和阴气。

除了耕田之外,也有树林,黑漆漆的大树,看上去像是西方的扭曲树精一般,浑身黑色,更有金属光泽。

李郸道看得出来这种冥土鬼树,其实是在净化冥土煞气。

偶尔看见树上有一个红色的果子,似乎暗含一点阳气,可是没有鬼去摘它。

而穿过这些,便可以看到城墙,进入蒿里鬼城内部。

门口是几个神明,有黑虎脑袋,武将身子的,三四丈高的,有两足大蟒蛇,盘旋在城墙上面,还有一个背后有一双翅膀,看不清楚原形是乌鸦还是老鹰的神将,背后有一双翅膀。

这些神灵看起来带着上古蛮荒的气息,没想到只是一个看守鬼国出入口的一个神将。

李郸道带着丫丫大摇大摆进去。

那黑虎脑袋模样的神将盯着李郸道好一阵看。

可是并没有阻挠李郸道。

内城更加繁华,其层次分上下,好似电梯一般,最底下的一层便是普通鬼物,或者妖精的住所。

再上一层就是祖先灵,一些小鬼神,或者是世家的阴宅。

第三层便是神祠,庙宇在冥界的投影,李郸道看到的那些宫殿,便是如此。

第四层则是泰山的办公机构,鬼国的朝廷所在,鬼国运转,鬼魂的轮回,乃至于天庭的调令,或者朝廷的封敕都在这一层受理。

第五层才是泰山帝君,王母池,碧玺元君的行宫神域。

如此宝塔一般的结构,若非其依附泰山而建造,只怕不能如此布置。

李郸道拉着丫丫,东看看,西瞧瞧。

这里也算异域风情了。

丫丫看着街头一个老婆婆做的萝卜汤十分感兴趣。闻着十分香。但是李郸道看得出来,这并不是什么萝卜,而是一条蛆,只是不知道为何在冥土看起来就白白胖胖。

李郸道拉住丫丫:“你忘了,你小时候我给你讲的变婆的故事了?”

丫丫一下子就哆嗦了,再看那汤就发现了端倪。

“小娃娃,喝汤嘛?”那老婆婆笑着,嘴巴里面黑漆漆,出现了一个蛇芯子。

李郸道拿出两张纸钱,只见在冥土变成了两贯铜板,直接放着那老婆婆面前:“老人家,我给你打听个事情。”

那熬着萝卜汤的老婆婆看见钱,就两眼放光:“后生鬼,你要问什么?”

李郸道开口道:“你知到王秀英吗,她是我家长辈,听说在蒿里做官,我们来投靠她来了。”

只见那老婆婆一阵迷茫:“没听过,不过我可以帮你问问。”

说罢便将两贯铜钱收起:“不过你得帮我先照看这个摊子,待会有苦力来喝汤,你一碗收他两个钱。”

老婆婆嘱咐道。

李郸道看着这锅汤,一捞,除了如萝卜一样的蛆,还有腐烂的老鼠,蛤蟆,不知名的眼珠子。

死人都这么重口的吗?

老婆婆帮李郸道打听消息去了。

李郸道则是一道“甘露咒”一道“法食咒”打入这锅萝卜汤中,只见立马转化。

丫丫道:“为什么哥哥你不直接用降真香告诉奶奶我们来了?”

“你哥哥我身上有冥土权柄,注定是要得罪泰山神的,他想要更进一步,就要我身上的权柄,你以为我为啥偷偷摸摸进蒿里鬼国?”李郸道对着丫丫道:“就是想要看看他家鬼国怎么运转的。”

“哥哥你也打算开辟鬼国吗?”丫丫有些兴奋:“那是不是要等你死掉以后?”

李郸道敲了丫丫脑袋一下:“你就是欠收拾!”

这时候,两个皮包骨的瘦鬼结伙前来:“钱婆婆今天不在?你在这里卖汤?”

“唔,比以往更香,不管了,给我们上两碗汤。”

李郸道看这两个鬼,一身的汉,心道,鬼怎么会流汗?这些都是他们的阴气所化吧。

当下给他们两个装了汤。

“她有事了,叫我看着,婆婆为啥叫你们苦力?”李郸道疑惑问道。

“只因为我们犯了不忠的罪过,我们原本生前是一大户人家农庄的庄头,因为贪墨了粮食,对主家不忠,死后便做苦力,每天要打石头三石,石头要打到指头大小,就在采石场里面干活,只有这个时候才能出来喝点汤补充点魂力。”

却是直接喝了汤,竟然皮肉开始饱满,气色红润起来,跟刚刚皮包骨一样的瘦鬼完全不同。

“哇!今天的汤跟以前的完全不一样。”

丫丫又问道:“我看见城外种地的人,为什么带着枷锁种地啊?”

“他们是犯了不孝的大罪,平日被父母骂了一声不孝子,就要做一年的苦力,骂一百声就一百年。”

“不孝子不是生气就会骂吗?”李郸道心惊,自己在家被骂过多少次了。

“哎,忤逆父母就是不孝,这是帝君定下的规矩。”

却道:“再说了,若是真的孝顺,父母怎么会骂呢?肯定是有原因的。”

“我们这还是好的,那边黄泉边挖沙子的,犯了不义之罪,兄弟如手足,其不义,每每挖沙,腿就被黄泉水腐蚀,过段时间就要到岸上,用阴气将腿再长起来。”

李郸道若有所思。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