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六四一 天神阻挠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7:25:53

此时,万鬼叩拜:“请陛下为我等做主!”

李郸道受万鬼齐狺,极大的冲撞,一时间也有些眩晕。

不过随后便画下一道门户,开口道:“尔等人数众多,本帝需理清案宗,才可为尔声冤,若是一齐处理,那便谁也无法伸冤昭雪。”

“不若入此城中,先沐浴甘露,再享受法食,等待本帝传唤。”

诸鬼将信将疑,但是李郸道帝气外露,他们又好不容易得了自由,不必在那阴暗的冥狱之中受苦。

那处鬼城之中,汤秋儿已经准备接收诸鬼。

只是这其中有被冤枉的,也有真的是作恶多端的恶鬼,此时一并被送了进去。

李郸道若不能甄别,只怕也要沦为是非不分,颠倒黑白的昏官。

因此李郸道直接一念:“不若请一公正凡人,夜审阴阳,我只把握大体便是。”

“若是能请来叔叔是最合适不过的了,只是他在岭南,阴神夜游千里,只怕容易伤了根本。”

“还是先我判着,等有合适的人手再请来代做这城隍之位。”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此时只留下那嫁衣女鬼江雪儿,只见其一身红色嫁衣,双目纯黑,手中持着一把剪刀,似乎有一股极为扭曲的力量。

只怕要不了多久,她就会变成传闻之中夜里勾搭男子,以剪刀剪断男子烦恼根的凶恶女鬼,从而被那些受丈夫凌虐的女子的祭拜,进行封神了。

只是这种是煞神,是凶神,属于刑鬼之流。

而此时,那所谓城北徐公已经被拘拿魂魄而来了。

那徐公还叫嚣着:“我上面有人?你们这些阴神也敢抓我?信不信砸了你们的庙?便是那天帝的命令下来了,我这里也是不听的,你们算是个什么东西?”

“那城隍,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那阴将将那城北徐公押上堂来。

李郸道听着刺耳的话语,开口道:“来人,掌他的嘴,掴他三千下,让他好好说话。”

底下大小地祇,一应胆寒,只怕抽他的人,手都会疼。

“你是什么人?你敢对我动手?”

然而那江雪儿已经眼睛一亮,对着李郸道行了一礼,然后扬起手来,狠狠扇了下去。

顺便还数数:“一。”

这可真是啪啪啪了。

李郸道见此道:“别打死了,等他差不多的时候,再给他吃些甘露法食,明日我再审理此案。”

却是出了城隍府,招来了抚伯:“高壘的下场,就是前头,不作为,尸位素餐,这就是下场,你抚河水府虽然不管这类事情,但若是有其他血食祭祀之类的事情,或者索要百姓财务的,只怕也是要掉脑袋,希望你能自查,剐去腐肉,不要等着我来。”

“是,是,小神马上回去整改。”

李郸道便放着他去了。

而李郸道也解除了变神状态。

却是一阵目眩。

“看来我的神魂承受帝格,还是差了点。”再一观,竟然斩杀了城隍,不仅没有神孽,隐隐还有一些功德在身。

“却是不能沉迷其中。”

直接便去了那所谓徐公家。

只见里面淫气若桃花。

招来一阵狂风,将桃花吹散。

在里面发现了三十几个女子,其中二十来个竟然都是被赤身关入了地下牢房之中,如同牛羊猪狗一般被豢养着。

叹息一口气,施法抹去其记忆,将其一一救出。

然而小狮子却道:“有阎魔天那家伙的气息,还有一股别的味道,膻味!”

李郸道开口:“我刚刚进入冥冥之地,见到了你家老爷,阎魔天也在里面。”

“哦,我知道,那是在参悟阴天子留下的妙气。”小狮子道。

“衙门中有这股气味,这里也有,难道那个胖子就是罗鹏?”李郸道疑惑:“罗鸿不算胖啊!跟那长耳神幻化出来的形象并不类似。”

“那姓徐的的,要磨一磨他的气焰,才会说出背后之人的名字。”

李郸道直接去寻自己师父跟壶仙翁,看看他们进展如何了。

只是去寻的路上,便遇到了一位男子挡去前路。

“阁下还是莫要管闲事的为好,不然区区地仙修为,只怕也要身死道消。”

“你是何人?”李郸道喝道。

那人却如同飞雪流烟一般消融散去。

“是一位天神。”小狮子肃穆道:“区区一个南方边缘小城,怎么会有天神亲自下界警告你?”

“江西不是道教自留地吗?怎么这么黑?”李郸道心中疑惑。

“你难道怕了吗?”小狮子激将道。

“若是怕的话,我便不会擅自斩杀高壘了。”李郸道开口:“就看看是他们的能量大,还是我的能量大,区区一个临川郡,还能闹翻了天不成?”

见到了自己家老师孙真人和壶仙翁。

此时他二人已经走遍全城,见到了七八个有缘之人,以一些小小的考验,考验过了他们的心性之后,比如帮孙真人捡鞋子,帮壶仙翁洗溺桶。

然后赠送了一些带有二人法力的小物件。

等着其夜里睡梦之间,便可被传授医术。

这可是古代神仙的正确打开方式。

许多古代仙人得道之前都会留下传说,仙人在梦中传授其符法金书之类的。

李郸道刚刚出道的时候,不也是假借神仙梦授的幌子,来展现自己的医术?

之前协和社团的成员学习,也是在梦中完成的,可以说入梦确实可以掩盖很多东西。

毕竟那什么,春梦了无痕。

做了什么梦,只有你自己知道不是?

跟着孙真人开口:“师父,临川郡城隍尸位素餐,麻木不仁,已经被我斩杀了,天下都城隍和酆都那边应该已经感应到了,估计不久就会派人来查探。”

“你想让为师给你摆平?”

“毕竟师父是三品天官,弟子只是五品,斩杀同为五品的府郡城隍,是逾越了执法天曹的权利的,还要师父您卖个面子。”

“他们估计也管不上你。”壶仙翁道:“下面已经打得火热,我们这边局势并不算好,入侵很是严重,不然这些邪神也不会蹦跶得那么厉害,就是因为没人能管到他们了。”

“我听说如今打算立下一个阳间鬼王,也不知道选了人没有。”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