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六零四 大圣国师王菩萨的瓜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7-02 10:23:24

“这件宝物,当初大禹治水成功之后,便将其留给了自己儿子启,夏朝又传于商,周灭商后,又流于周。”

“但春秋战国,征伐不断,礼崩乐坏,周天子不能理朝,因此便从周流失到了诸多诸侯手中。”

“自本君,作为颚国之君,倒也见过一次,其中有次各国国君斗宝比富,楚国便带来了这件宝物,只不过被和氏璧所比了下去。”

“后来应该是流入了秦王宫。”大鳄神道。

“秦王绘制六国地图,甚至陵墓之中,也是按照天地山河所制,可见也是得道了这件宝物的。”

“你别告诉我在秦始皇陵。”李郸道开口道。

“不,后来徐福炼制仙丹,始皇帝便将此图给他,让他按图索骥采撷灵药,访问仙真,炼制长生不死之药。”

“此后顺江而下,行至于东海,有兴风作浪之龙,将徐福拦下,将此图抢夺,便是东海龙王了。”

“如此四海龙族进军内陆水系,江河湖泊皆有龙族。”

“四海龙王?我只听过四海神。”木椿子嗤笑道:“若是正统之龙,当为山河龙脉之龙,也没有听过龙王之说。”

“东海海神禺虢,南海海神不廷胡余,西海海神弇兹,北海海神禺疆。”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此四海神才是正神,四海龙王不过是淫祭。”木椿子道。

“这我如何不知道,只是四海王也管不着这四海龙,只因祖龙代凤,龙族气运便起来了,以皇帝为尊崇,视作祥瑞。”

“这东海龙王叫敖广,西海龙王敖润,南海龙王敖钦、北海龙王敖顺。”

大鳄神道:“上古四神,渐渐没了信仰,回归昊天元炁海中,便有发生神代,自前朝便有加封。”

“封这四海之神为东海广德王,东海广德王,西海广润王,北海广泽王。”

“因无大神认领,这四龙便显圣,领了这称号。”

李郸道心道:难怪四海龙王从来都是反派形象出现,兴风作浪,为非作歹,原来不是正统。

若是要与之抗衡,必然要八仙过海,将这四条投靠佛门的孽龙给打服来,叫其对天庭俯首称臣。

只是这个大鳄神转了这么多道,难道是想要自己去找四海龙王单挑,找死?

“你说这么多,难道要我入东海去找老龙王讨要?”

“不是,东海龙族进军长江之时,为我猪婆龙一族,和长江水系水仙所击败。”

“这九江行脉图其实就在这长江流域之中,当年隋炀帝开凿大运河,我还看见来者。”大鳄神道。

“也是,炀帝与佛门关系密切,老师乃是五台山法华宗的宗主,五台山上还有阿育王舍利塔,长江龙君你便是参悟此舍利塔入的佛门吧。”

“是的,掌门。”长江龙君有气无力回答道。

“如此佛门从龙王那里要来九江水脉图倒是不难。”

“难怪之前,我在淮河,要去收伏水猿无支祁,却被佛门的人抢先一步。”

“想来此图,便在那和尚手中。”

“诶?掌门果然聪明,那和尚确实手中有此图,早些日子长江龙君应该便跟他有打交道。”大鳄神直接背刺队友。

李郸道看向长江龙君,长江龙君无奈开口道:“此图在大圣国师王菩萨手中,不过此人之名,你或许还能听过,那便是伯益。”

“伯益?”李郸道好奇。

“禹传帝位于伯益,启杀伯益,从此开启家天下。”

“那伯益死后,精魂飘飘荡荡,不知道多久,先是向大禹哭诉,大禹那时为帝,便将他的魂魄点化做了神明。”

“伯益请求禹帝处罚夏启。然而禹帝并未这么做。”

“后来佛教传来,其中有个人解脱之法,伯益便加入了佛门,哪里知道佛法越发精湛,因而为一方小国的国师,叫举国信佛,而证大圣国师王菩萨。”

“而且据我所知,伯益乃是禹帝的另一个儿子,并非和女娇所生。”大鳄神补刀道。

李郸道开口:“前圣帝王的谣言,也是你们两个畜牲可以造的,只需告诉本掌教,那图在大圣国师王菩萨那里便是,管他前身是谁。”

心中立场坚定,开玩笑,如今禹帝之禹步,乃是道家之基本步法,禹帝本身也位列水官大帝,上次降伏你们,就用了禹帝的符命。

李郸道开口道:“大圣国师王如今道场在哪?”

“五台山。”

五台山后世乃是文殊道场,便是如今,也是法华宗的祖庭。

“不过如今那大圣国师王,应该还在四处收伏水中妖魔,如今应该到水尸魔头杨素了。”长江龙君道。

“话说这大圣国师王菩萨为何如此热衷于收伏水中妖魔啊。”李郸道摸着下巴,内心其实也在吃瓜。

“杨素不是在洛阳吗?”李郸道开口道。

“这我们便不知道了。”长江龙君和大鳄神齐齐开口。

“那大圣国师王菩萨有什么宝贝?”李郸道问道。

在西游记中,此大圣国师王菩萨同真武大帝共同提及,二者共同之处,便是善于降伏水中妖魔。

二者都出了人,去收伏黄眉老佛,黄眉老佛象征男人那物,自其武器可看出,一是短软狼牙棒,二是后天人种袋,又是棒子又是囊袋的,隐喻十分明显。

而后天精归先天精管,先天精出肾水,肾水自然就是真武龟蛇,或者那位大圣国师王了,不过他们都没有出现,只有弟子出手。

“那大圣国师王有什么宝贝我们却是不清楚,也没见他显露出来,只知道他有一个弟子,姓张,乃是那西方小国的太子。”大鳄神道。

李郸道心念一起,卜算起来。

小张太子?

只见佛光氤氲之中,有一张年轻人的面孔浮现。

很快那年轻人睁开眼睛,大喝:“何方妖孽。”

李郸道从推算之中出来:“怎么跟他们家有牵连?”

定下心来,已经打算谋划这件宝贝了。

李郸道安抚着两条龙兽道:“你们暂时在此呆着,好好调理水脉,等我寻来法门,救你们两个,不过刚刚你们说了帝君的坏话,只怕已经传到他耳朵里面了,因此有些难度。”

……

木椿子都嘀咕:“借口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