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五九八 欲辟新道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4 04:47:48

既然佛门占先,不若道儒也同去。

纵然不能三教同修,如同王重阳一般,那也要叫他自迷识神,将自己乱了跟脚,若是真能三教合一,想来也是一件功德。

心学已经传给了自己的叔叔,叔叔要去岭南证道儒家圣贤。

禅宗也传了八戒和尚,八戒和尚西去灵山,要问佛什么是佛。

那么自己便是新道学了。

那么新道学只能走三教合一之路吗?

还是另辟蹊径?

李郸道想了很多,最终还是敲了门去。

但是里面似乎注意力都在生孩子上,没有注意到李郸道。

李郸道便拿起原先的老虎撑铃铛敲响,唱道:“若有那生产不顺,孕妇虚弱,小儿黄疸,血崩不止,阴邪阳热之症,贫道善能医治。”

果然声音透到里面去,在门外的丈夫也好,老妈子,丫鬟也罢,都听到了消息。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只见那男子听见声音便道:“我们这院子隔着最外面的门户,好说隔着四五幢墙,怎么声音还是如在耳边,定然是一位高人,因我们有缘才来解难的,快快请来。”

武则天为荆州都督武士彟之女,这个说话的便是武士彟。

等着将人请进来,武士彟却发现是个五品的官员,竟然还穿着官服。

连忙问李郸道姓名。

李郸道自然回应:“本是同朝为官,此前曾为赵郡王立下一些功勋,因被封为大夫,自幼修持,因此会些识人断面的本事,今日观星,见有紫气落下,便随之而来,行了几千里路,见之在阁下门中落下。”

“这……实不相瞒,乃是本官次女出世。”

李郸道故作沉吟:“若是个男子便好,紫气以男子为贵,女子虽然也贵,不过为妃为后,不得封侯拜相,福荫世家。”

那武士彟一听,能先是失望,后是欢喜,能为后,那天子血脉,也是他武家人,也是富贵之极。

随后产婆自内抱出娃娃,叫李郸道好好看。

其实都是皱巴巴的,皮肤紫红,没有什么好看,李郸道却要违心夸道:“好相貌,好相貌,果然不凡。”

“李大夫过奖了,只盼着小女能平安长大便好。”

李郸道开启灵目,果然其体内两股“先天炁”在打架,一股是佛门的“菩萨炁”,一股是天上的心月狐星君的“龙狐”之炁。

二者正在纠缠,融合之中。

李郸道对着其眉心一指,只见立马有一天意悬刀,出现在脖子后面,若是伤害她,只怕便会一刀斩下,不知道要损失多少寿元,或者根基。

太玄真符换转,金灯被李郸道直接舍了去,再次化作一金色莲花,变成弥勒佛的莲台,将心月狐暂时降伏。

李郸道少了金莲,便少了对付佛门的一道绝招,却也能分走佛门气运。

那武士彟见李郸道对着自己家孩儿眉头一指,似乎便有金光遁入。

“李大夫这是?”

“不过是赐福罢了。”李郸道开口道:“可惜这孩子和我缘分太浅,不适合修道。”

“不过武都督还是最好将其当男儿养着,带着岁数长足,便可送入宫中。”

“多谢指点,不知道李大夫能否再给小女赐个名?”

“可。”李郸道开口道:“若为男儿便更富贵,因此该取个男儿名字,不如取名为乾,乾为天,周易之中为君子之意,正是至大至刚。”

“说是取男儿名字,但是小女毕竟是女儿,若是名字过刚,只怕难以过活,只怕还得委婉一些。”武士彟开口道。

“则乾如何?”李郸道开口道:“则有如果之意、转折之功,解字更有刀兵之锐气,有书卷之文采。”

“武则乾?”武士彟念了两遍,点头:“多谢李大夫赐名了。”

武家原本是木材商,资助李渊而得功,并不算老贵族,老世家,因此底蕴尚浅,看不出李郸道的意思。

李郸道又将一册《德道经》留下,开口道:“如今武德皇帝拜老君为祖宗,因此此书便是显贵的凭借,以媚皇恩。”

武士彟一听,有道理啊,便将经书收下,还要请李郸道吃宴席。

李郸道却摇摇头,用了藏形匿影之法,化作蝴蝶遁去了。

“神仙!朝廷之中竟有如此神仙之人!”

武士彟惊讶万分,十分郑重的将经书收藏起来,此后甚至还有寻仙访道的迹象。

改变不了你,还改变不了你家的家庭氛围吗?

李郸道又坐在雷车之中,观察武士彟的举动,果然不错。

只要武家有向道之风,被自己改了名字的武则天,虽然只有一个子字,而去解释的意思差不多。

但乾和天,就是有微妙的区别,不能混为一谈。

如此舍了自身老君抟炼的金莲灯,还能给佛门带来一些麻烦。而且那金莲乃是李郸道本命真性所化。日后得道还是要收回的。

看了一会,又驾驭着雷车从荆州回到了泾阳。

回到了泾阳,正事便是操办婚事了。

看了许真人的《玉匣记》,发现初三便是个好日子,适合上门说礼,十五便是适合结婚,便是在上元节之时。

上元节三官降临凡间,赐福天地,因此最容易受得天官赐福。

因此急急忙忙便去准备采购东西了。

谭木匠的千工床只怕是出不了了。

不过李福德本身就不喜欢奢华,那张千工床,李郸道也不是很想要,毕竟要了就要的等着结婚被催,于是戏说留给丫丫当陪嫁。

先是派了媒人,也就是马红花的娘去说日子,说完了日子,第二天,老李家一家人便全部出动,还叫上了十二个汉子,挑了六箩筐东西。

有新烙好的炊饼一担,足足五十斤。

两对鸡,公母各两只。

大鱼两条,在盘子上面,嘴对着嘴,是相濡以沫。

更有红枣,蜜饯之类的也是一箩筐。

其中还有二十四贯开元通宝新钱,也分两个箩筐装,一筐一万两千个钱。

其他的零碎也不少。

李郸道再三考虑,还是没有把蛤蟆仪仗队带过来。

先去了女方家,李郸道也是看见了那个杨姑娘,未来的婶婶,只一看,心头一惊,这个姑娘面相不简单。

虽然相貌看上去只是平平,但越看越耐看,唇厚额圆,乃是有福之相。

心中暗道:“不会真的是前朝流落在民间的女儿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