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五八七 逆冲三关破任督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7:25:28

不过白骨真人的尸解真意已经被李郸道所得,其中太玄清生符的功用也被李郸道彻底了解。

此时元神也得了一些好处,一些已经阳化的元神深处的阴渣,被彻底阳化,未阳化的,也极为净洁。

此外由于对自身的分解剖析,对内景构造,有了更加精秘,系统的了解。

一念至此,便想起自身阴脉之海,阳脉之海,还未贯通。

便是任督二脉。

此前十二正经打通,是大小周天的修行。

后面奇经八脉,是先天的修行。

也就是是人仙修行,李郸道人仙未修圆满,还剩下任督二脉未通,便炼神先突破,修成了地仙,因此一直想要找个机会,回头将此处补上。

先天炼法,本是奇特,学道若不遇明师,哪知哪个叫先天?

其实任督二脉其他穴位,在奇经八脉,或者十二正经之处,便已经打同,不过是从会阴,一个往前,一个往后,交于百会天门。

真正打通任督二脉,不过是三个穴位。也就是通三关(尾闾、夹脊、玉枕。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三关过后,大周天循环生生不息,正常这个时候,才可以修炼内景,得道地仙。

太平经中言,修炼此法,当“逆”行功运炁。

即是指督脉由会阴起经背脊三关而达头顶百会,再由身前任脉而下丹田。

此时先天精,与后天精汇合。

便是生成“大药”

大药经过三关,便可成“丹”

初成草还丹,便是假丹。

二成真丹,但是真丹易失火候。

三成金丹。金丹圆坨坨。

这先天功果,便是和内丹之道相通。

而采药,过关,冲关,改换炉鼎,便是内丹大道。

关于冲任督的方法,孙真人倒是说过。

孙真人有一部《摄养真诀》便提示了如何冲关,打通任督二脉。

不过冲关一般要修行到,自然而然而成,强行冲关,反而容易损伤精气神,乱了元神。

因为任督二脉通脑窍,故不可乱来。

道家以火候为专业名词,代表用功多少。

李郸道炼丹多日,精炁宝药此前也采过,下丹田早已经满精,中丹田,上丹田,也提前打开了。

不需要改换炉鼎,如今要做的是,精炁神,抟炼一体。

因此三关寻常人难过,李郸道却觉得容易。

真炁逆走,过脊柱大龙,会于天门元神。

又从天门元神,往下,通过喉咙十二重楼,吞咽仙药龙津,将其运至于膻中,复归于下丹田。

往上走便是升丹,往下走便是降丹,一升一降,便是一转。

李郸道不屑假丹,也就草还丹,因此任督二脉,三关一通,便结束的功行。

不过周天真炁,生生不息,三个丹田,如同水变成炁,炁聚作云,云落成雨。

下丹田便是水,中丹田是炁,上丹田是云。

任督二脉一冲关成功,李郸道便觉得身体似乎更轻盈了几分,自身状态,也更圆融,更自在了。

将这一处修行功果补完,往后便只需要等着胸中无炁炼完。

待到,金木水火土成形,便可开炉炼丹,不仅仅胸中五炁炼成,此后性命无忧,还可炼成一颗金丹。

金精,木母,龙马,土公,自在元神。

五者缺一不可,不然不可开炉炼丹。

而时间也很块过去,到了第二日。

李郸道在龙虎山上突破地仙,在终南山上破开三关。

可见南北之气运,独钟于一人。

岐晖子再次请着李郸道和孙真人去议事。

孙真人一眼看出,李郸道的命功又有进境,已经赶上了性功的进度。此时不禁开口:“三关若无师父指导,诀无冲开,徒儿你如何一夜之间冲关的?”

“此前钟离权和火龙真人郑隐曾经传过我丹法,和天遁剑炁。”李郸道开口道:“其中道理早已经铭记在心。”

“原来如此,正常人只会想着借着十二正经之小周天真炁,从前往后,从下往上,正冲关,却不知道要从后面倒冲关。”

西游记中,菩提祖师提点孙悟空学艺,便是敲他头三下,背着手离开,悟空才学得正法。

却是个走后门的。

就是暗喻倒冲关,逆炼任督二脉。

这便是假传十万字,真传一句话。

“师父也提点过我,只不过师父忘记了。”

“我何时提点过?”

“当初师父教我医术讨论人体经络图之时,便提及过,养生一要外摄,二要内养,其中中医行炁为正,曰顺之成人,修要逆,曰逆之成仙。”

“哈哈,不错,不错。”

二人谈笑之间,便有真法流出,修行大秘,引得楼观道的小道士们纷纷驻足观望。

行至宗圣宫,老君神像之下。

岐晖子便坐在那昨日紫府真人所坐的地方。

见着李郸道竟然又有突破,不禁惊讶,暗自点头,果然是应劫之人,经过昨日一事,竟然有烈火烹油之势,修为竟然又有精进,只是往往此类天众奇才,都如流星,不知道这位还能不能长久。

“你伤好些了吗?”孙真人虽然和岐晖子道不同,但毕竟是其师叔,因此开口询问。

“昨日吃了两粒紫云衍庆丹,已经好多了。”岐晖子道:“到了我们这种修为,没那么容易命绝的。”

“皇帝要又举办辨经法会了。”岐晖子率先开口道:“楼观肯定是首当其冲。”

“此前不是举办了两次吗?”孙真人皱眉道:“都说是道教赢,可事实情况师侄你应该清楚。”

“其实这种辩论,并无意义。”岐晖子叹息道:“这对佛门而言,不痛不痒。”

“皇帝主权衡之道,其实不过是拿佛门来制衡我楼观,以前是拿我楼观来制衡佛门,现在是拿佛门来制衡我们。”

李郸道开口:“帝王之道从来如此。”

“我楼观已经分不出人来了。”岐晖子道:“或许这件事情,可以落在你身上。”

“我?”李郸道疑惑。

心中暗骂:老家伙,甩锅甩顺手了不是?怎么什么事情都要我来?

“对,第一,你姓李,第二你认了宗亲,第三,你马上要开府立派,时间和李唐王朝平定天下,大差不差。”

“皇帝定然会喜欢重用新人,来震慑其他教派。”

好家伙,这样,楼观就能从漩涡之中脱身,然而把我卷进去吗?

阴啊!真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