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五八四 为君扶龙,为民请愿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7-02 09:46:49

师父感觉和楼观道的关系很微妙啊。

李郸道怀疑里面有瓜,但是吃不到。

师父已经七十多了,依然保持着青年人的模样,一看就是青年时候就得道了,这个紫府真人模样怪老气的,应该是晚年冲关成功,耗费了精气神,才会如此。

“这位便是三剑斩龙,助李唐一战定下南方大势的师侄,李郸道吧。”

“没想到名声都传到您老人家那里了。”李郸道谦逊笑笑:“是老君爷赐了符,晚辈才能如此。”

“如何不传名声?”紫府真人道:“我楼观扶龙庭,佐李唐江山,当时气数未到,不得过江,便未派人助镇,以待价而沽,由皇帝下命来请,不想被你摘了桃子。”

“为此损了我楼观气运。”

“好在掌门知道你的底细,知晓你是孙师弟的徒弟,才没有清算你的账目,本来萧梁气数应留在当年十一月,但九月就为汝所破。”

“后来皇帝问你是不是楼观道的,该如何封赏,便是由着我们掌门岐晖子定的,封你五品官身。”

“难怪。”李郸道开口:“我说为啥这人间封勅的五品官身,为何天庭也认,原来是岐晖子掌门定的。”

内心却在吐槽:这五品官身,难道不是我辛苦搏命来的吗?怎么说的像是你楼观赏赐我的一样?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不过自己乃是变数,坏了楼观原本的谋划,动一法而牵全身。

李郸道自然可以感受得到,当时自己帮助赵郡王李孝恭渡长江,破大鳄神,本该作为李唐依靠的楼观姗姗来迟,发现果子被人摘了。

不过这也怪不到李郸道身上,你要是盖帽子到我头上来,我可是要发火的。

不过人家岐晖子倒是挺大度,关系到自己的证道,心血,竟然还能压下来,李郸道不得不佩服,这是一代宗师的格局。

“弟子也是惶恐。”李郸道演技逼真:“当年泾渭分明之中,阻止佛门东进,我也与岐晖掌门有一面之缘,当时还想着认宗,去楼观,可惜那时候修为尚低,只躲着后面,到头来也没有敢露面。”

“你还记得这件事情?”紫府真人开口道:“当初掌门回来也跟我说过,是有这么一段缘法,他说,若是你敢走出来,便把你带回楼观。”

“楼观收人必收敢为人先之弟子,可是你当时差了点意思,不敢为人先,这一点,便是出世,入世的差别了。”

“这里面还有这样的事情?”李郸道回忆起来。

当时是跟着木椿子上山,结果迷路了。。

那是自己的一次仙缘,但是自己那时候已经拜师孙真人了,因此对楼观便没有那么渴求,是打着捡漏去的。

只能说缘法不同。

李郸道思考了一会儿,觉得打算出手助楼观一助。

岐晖子以此判断出世入世之心,认为自己没有勇气敢为人先。

自己却是不能叫别人瞧不起。

况且楼观毕竟是自己师父孙思邈真人的山门,自己开府立派,也自尹喜文始真人认了祖师。

开口道:“以前是不知,如今是知,只是想问问师伯,我之此事该如何补救?”

“补救不得,这是岐晖子的劫,只能应劫而去。”紫府真人道:“况且他并未责怪你。”

孙真人道:“你还是说吧,我这徒弟已经修成地仙,要到南方开府立派,已经得了南方龙虎山的承认,这次找我来,便是想着楼观道的面子,得北方道门的承认。”

“此前龙虎山张天师便给我一任务,楼观道也可给我一任务,以此考验我。”

紫府真人开口:“地仙修为,我们楼观也有,不过既然你不是为私,乃是为私,这件事情,老道确实不能为你做主。”

“算了,带着你们去见掌门吧。”紫府真人沉思一会道。

随后便带着二人出了宗圣宫,继续往山顶而去。

李郸道见紫府真人引路,主动退到后面,对着孙真人道:“刚刚谢谢师父了。”

“这有何谢,传道,引路,授业,都是自然,岐晖说你没有入世之心,却是以偏概全,难道只有扶龙庭,才是入世吗?为民和为君,你选择了为民,没有选择为君,在贫道看来,便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你先遇到为师,而不是先遇到岐晖子。”

难怪。

师父原来是因为理念不和,下了终南山啊。

李郸道刚刚没吃到的瓜,已经有了猜测。

孙真人医德充沛,不单单为达官贵人治病,更喜欢走街串巷,为穷人治病。

赤脚铃医,便是学的孙真人。

而无论是北周,隋,唐,都向孙真人递过橄榄枝,请他为官,孙真人都没有答应。

此时又编纂了医经,便也是要发扬光大,打破世家垄断的医学知识。

不去和朝廷合作,编写官方医经药典,反而要接手李郸道的协和医药同盟社来发展,便可见,君和民之间,孙真人的选择从来都民。

重民,轻君。

或许就是这一点,和扶龙的楼观便已经意见不和,才下山而去,修行也在太白山,而不是太乙山。

看起来,和李渊相和的楼观,便是入世,而不愿意做官,就是出世。

但其实两家都是入世。

只是切入点不同。

紫府真人在前面仿佛又聋又哑,听不到,也不说话。

到了山顶,便见一石台,石台上坐着一道人,道人身边摆满了大大小小的油灯,各自有红色丝线缠绕。

油灯之外,还可见有牌位。

上面也不写名字,不写神讳,只写着方位时辰五行,天干地支。

而抬头看,星光璀璨。

李郸道自然看得出来,此阵上应天,下应地,中间应人。

只是见那道人,便是岐晖子,已经和之前所见从容,挥剑退妙善的样子有些不同,眉头紧锁,头发也枯白了一些。

不过气场还是很强大的。

“掌门!”紫府真人开口道:“孙师弟,带着他的徒弟上山来了。”

岐晖子点点头道:“知道了,见过师叔,贫道如今不能行礼,还请师叔见谅。”

孙真人摇摇头:“你是一派掌门,何需跟贫道见礼?”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