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五五五 密宗大手印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4 04:28:14

“和尚,你是如何得到这张地契的我不管。”李郸道开口道:“天下名山大川,尽被你们佛门占尽。”

“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情?”李郸道呵呵道:“好不容易从胡人手中夺下政权,如今难道还要将神权拱手相让。”

密陀罗道:“施主着相了,五胡之胡,并非有我天竺僧众之事,我等不远十万八千里路遥,只为传递真经,救中原百姓于水火,入极乐世界,得天人之福报。”

“再者说,此山也非贫僧巧取豪夺,乃是真金白银买来的,难道有此契约在,作不得真吗?”

李郸道杀心渐起,然而却只能按捺:“此处道场,乃是龙虎山天师张子祥许给我的,先前我除魔的时候,他对十方道场皆有指命之权,此雷祖庙早已经为我私产,他云摇子也没有处置之权,只是暂时住在那里,竟然猪油蒙心,将地契当了。”

李郸道呵呵道:“便是打了官司,这里面也有的说道。”李郸道却是一点也不怕打官司,自己就是五品官身。

密陀罗神色为之一变:“看来阁下是拒不配合了。”

李郸道笑眯眯:“怎么,和尚你要动手?”

若是他动手,李郸道就不客气了。

密陀罗道:“你有天师许诺,我却也有太子许诺,前些年我随师入京讲法,太子便许诺,我密宗可自寻地界,修庙三座,以为道场。”

李郸道支持李二秦王,怎么会认他太子的许诺,更何况无文书,便是当不得真,而张子祥张天师愿意为李郸道开府昭告天下。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别说秦王,便是当今武德皇帝来了,这庙也是我家的。”李郸道呵呵道。

此时李郸道已经咄咄逼人了。

这胡僧修的也不是什么乌龟缩头的禅法,心中忿恚金刚已经开始变脸,业火熊熊燃烧:“好一个无赖无耻之徒,白纸黑字朱印也可耍赖,看来不用金刚雷霆霹雳手段,才可叫尔等悔悟!”

李郸道见他已经激怒,便知道已经成了,对着和尚激将道:“和尚,你要打架吗?你打赢了,我就自甘不如,自愿退出,我若打赢了,你便需要将此地契给我还回来。”

“看来施主很有信心。”

“不是我有信心,云摇子,这地契既然是你弄没的,自然你给我弄回来,给你个将功补罪的机会,打赢了这个胡僧,我便不计较,打输了,你便数罪并罚,叫你知道什么是戒律。”

云摇子苦着脸:“掌门,这个和尚看着挺凶狠,不是善茬,您不能把压力全部压着我身上啊!”

李郸道开口:“和尚,你看如何?”

密陀罗轻蔑的看了云摇子一眼:“一个废物罢了,施主看来是要找个台阶下,那么贫僧就应下来了。只是斗法无眼,小心伤了性命。”

“好家伙,某家韬光养晦,竟然被那杂毛的秃驴给小看了,看来不拿出点真本事,只怕日后也不好混江湖了。”

“掌门,你可看好了,某家云摇子,也是上清雷法真传,李老君不记名弟子,道教某不著名法脉唯一传人,这秃驴得罪了某家,也要小心某家的混元如意,给你的脑袋打出个窟窿来,种上两只人参。”

却是挺起腰杆来,从脖子后面拿出一杆非金非木非石头的灰色痒痒挠来。

李郸道继续开口:“口说无凭,和尚你向毗卢遮那佛立下誓言,我们才好,灵山福地,有德者居之,看看倒地是不是贫道武德充沛了。”

“阁下也需向天起誓。”密陀罗道:“若违背誓言,便死无葬身之地,灵魂下地狱受拔舌地狱刑法。”

“可。”李郸道一甩浮尘,起了誓言。那和尚也念了誓言。

隐隐约约,似乎有目光注视,乃是上天诸多神灵有应,关注此处佛道之争,除此之外,也有西方金云出现,似乎有揭谛,金刚,在此加持。

李郸道暗暗点头:“云摇子,去吧,这和尚虽然有些神通,然而弱点也明显,找到了便好打得很。”

云摇子吐了口唾沫:“某家今日要大开杀界了。”

却是和蜜陀罗对峙起来。

密陀罗修持的乃是密宗之法。密宗修行之法,乃是由着善无畏等几个外来的和尚传入中国的。

经过一行和尚发扬光大,颇有规模。

只是经历三武一宗灭佛后,唐密就已经失传了,只是由着空海和尚传去了日本,并且发扬光大,自二十世纪末期,弯弯才有和尚自日本学得真谛。

不过大陆早已经没有了密宗的生存土壤了,已经是禅宗的天下,而禅道已经不分家,禅宗思想几乎和庄子一模一样了。

刚刚这个和尚念的经文便是《金刚顶瑜伽理趣般若经》,简称金刚顶经,乃是和《大日如来真经》,或者为《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被称为瑜伽三密文。

因此不难看出,这个修持的乃是毗卢遮那宗法门,和后世经常被人提及的真言密不同。

至于不同在哪里,还要打过才知道。

“贫僧自得阿阇梨亲自授三昧耶戒,已经得了真法,只怕斗法无眼,还是快快认输,免得炼狱走一遭。”

“你得了法,我难道就没有吗?我自得传《雷霆部大上清洞真经》,秃驴,小心贫道的雷法不长眼!”

然而正在骂战之时,蜜陀罗便已经发动了攻势。

“如来一切平等印!”

只见一道大手印自天空打下,似乎如同压制猴子的五行山,向着云揺子打去。

云揺子身姿敏捷,如鼠流窜,躲过此印。

“一切如来宝冠三界法王大手印!”

却见那和尚双手结密印,竟然比刚刚更有威能。

李郸道有一盏佛法金灯,对大乘佛法倒也熟悉,但对此秘密不外传的密宗却不大了解。

但见威力如此宏大,也不由得心惊:密宗应该是吸收了婆罗门瑜伽密术,若是得自释迦牟尼,却绝对无此神通法。

云揺子也是心惊胆战,这和尚不显山,不露水,怎么打起来气势跟拔山一般?

这大手印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不过他云揺子也不是吃素的。一边逃窜,一边口念真文:“千妖混形,九首同身,神虎放毒,馘灭雷震,神功吐呪,所戮无亲,太微有命,摄录山川……”

只见云层合拢,阴阳交合,云中闻雷霆广大之声,有雷将应咒而神明灵之。

李郸道暗暗祝之,暗念雷咒,加持云揺子的雷法,原本不过胳膊粗的雷霆,竟然落下有三四十年的老树一般粗大。

直直向着蜜陀罗劈去。

“好家伙,某家的雷法怎么今天一唤就来,这么灵验?看来老天爷也看不惯你这和尚啦!”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