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四七八 解蛊传方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6:42:42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四七八解蛊传方李郸道献出了避蛊丸方子,便被封了官。

而李靖行军,在军队中每营设有“检校病儿官”,每日巡查伤病员情况和饮食起居,以便安排医疗和后送,如发现新的病员或病情危重的士兵,必须报告总管,令大夫巡营,给以适当的治疗。

李孝恭和李靖多次作战,自然也学了这一套。

叫去病将军,这倒是叫李郸道想起汉朝勇冠三军,冠军侯了。

说是叫将军,但其实管的是内勤,其中便是那些检校病儿官。

那些蜀山弟子都只是得了个参军的职位,李郸道却被叫了将军,虽然没有实际掌兵。

李郸道跟着茅山的那个弟子,名叫高胜魁的,便行于军中。

治理那些中了蛊的兵卒,军中的大夫分批被派来向李郸道学习“避蛊丸”的制作。

而李郸道来到医帐之中,里面便有许多伤兵,不乏发热感染者,一会帐篷约莫十个。

“李将军,这几人便是中了蛊虫的,只是古怪的是,我们以鸡蛋引之也好,以生猪肉引之也好,都不出来的。”

李郸道看着地上的病患,浑身浮肿,呼吸都困难,肚子大如孕妇,不时眼角抽搐,看起来极为痛苦。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蹲下来把了把脉道:“蛊也分虫蛊,草蛊,水蛊之类的。”

“这些人都是水兵吧。”李郸道问道。

“对,郡王训练水军,以求破萧铣的舰队。”

李郸道点头:“他中的是泥鳅蛊,不是虫蛊,自然不嗜血。”

“泥鳅蛊?”旁边的高盛魁问道:“泥鳅也大,怎么钻进他体内呢?”

“自然是从后门了,泥鳅善通土窍,打洞。”

李郸道说道:“进去也有可能是泥鳅卵,不一定就是泥鳅进去。”

李郸道自病患十指各扎一针,引出血来。

以符箓烧之。

果然出现许多金黄色的小颗粒,好似鱼卵。

“还好,泥鳅蛊只在消化器官中钻来钻去,不往脑子里面钻,但血液里面有了鱼卵,说明已经是晚期了。”

“那还有救吗?”

“昨日好几个直接七窍流血就被拉着去火化了。”一旁医官询问道。

“可以救。”李郸道点头:“附近有没有茶树?摘一些茶籽来。”

“茶籽?”医官不解。

但好在茶籽不是什么稀罕物品,很快就寻来了。

李郸道用真炁将其烘烤,有研磨成油腻的粉末,将油和渣子分离。

渣子混着水,自后门灌肠而入。

茶油滴入眼睛,鼻子,嘴巴,耳朵,等地方。

又往肚脐上涂抹一些。

只见片刻之后,那病患肚子便“咕噜咕噜的叫唤。”

随后便做了喷射战士。

涌出许多恶臭之物,污水,泥鳅。

那些泥鳅还活蹦乱跳着。

“这茶籽渣子,每日给他吃一剂,三日,便可停了,转调固本源,温养肠胃的药。”

那医官立马记下。

“这些也是泥鳅蛊,依此法破去便可。”

李郸道又嘱咐道:“水源不可生食,有伤不可下水,不然还是容易中蛊。”

“多谢将军指点。”

李郸道又给其他几个伤口感染的士兵看了。

高热不止,伤口流脓,已经有一些腐烂现象。

李郸道解开布裹着的伤口,直接用三阴戮妖刀,将腐肉削去。

原本昏迷的士兵,都疼得醒了过来。

李郸道问道:“你们用的什么金创药?”

一看,竟然是石灰粉,龙骨粉末,炭灰,三种东西的混合物。

李郸道问道:“有针线吗?”

“有。”一个旁边的士兵拿出自己缝衣服的针线。

李郸道运出太玄清净符,将伤口肌肉缝合起来。

“去杀条鱼,取鱼皮来。”李郸道说道。

立马有士兵取来了一条活鱼。

李郸道用三阴戮妖刀将鱼皮生取下来,用净水咒,净了一份凉白开,将其洗干净,覆盖在伤口上,然后又用针线缝住。

取来白麻布包裹住。

又道:“这金创药,轻伤可以,但包裹伤口的布,得用开水煮过的才行,重伤的还要缝合。”

“李大夫,这难道是华佗青囊经记载的有关于黄帝外经的医术吗?”

“对。”李郸道点头:“其中有断肢再缝,开膛破肚之术。”

诸大夫看李郸道的眼神立马就火热起来。

李郸道说道:“这些金疮药粉末,止血可以,但还需要改良,加入其他的粉末。”

“可以促进愈合。”

“那用什么?”医官问道。

“三七研磨成粉末,加上牛羊角蹄子烧成的灰。”

李郸道说道:“若是发热,便可用正常褪高热的方子便可。”

李郸道有意跟着这些军医传授知识,为的乃是“协和社团”医道的发展。

这些人在军中有人脉。会带来很多便利。

李郸道除去一些黄帝外刻的知识之外,还教了止血咒,这种巫医手段。

以及一些卫生防疫的知识。

由于李郸道轻描淡写的解了泥鳅蛊,这些医官已经唯李郸道是尊了。

毕竟达者为先。

李郸道现在就像是大查房的主任,身边跟着大大小小的住院医,规培生,实习生,大大小小几十号人。

将所有的伤兵帐篷转了一圈,也就是病房,不时提问,便叫这些医官脑壳流汗,摇摇头便叫人心悬起来,若是叹口气,便叫这些人觉得这个人肯定没有救了。

除去这些医官,还有看热闹的,将里外围着几十层。

李孝恭在大帐中听小将来报,便十分满意,同时下令:“把那些看戏的都归营归队,抓住了狠狠操练,免得散漫惯了。”

李郸道查了一遍房,大概知道情况。

这些人种蛊,有种泥鳅蛊的,也有种蛤蟆蛊的。

蛤蟆蛊的比泥鳅蛊的要惨,浑身冒着疙瘩,流脓,据说听信偏方生吞了蝌蚪。

昏迷不醒的同时,还放屁很臭,不时肚子里还传出蛙鸣。

李郸道命人捉了许多河边的蚊子,约莫有二两,用油炒了去,变成黑呼呼的膏,用黄酒给送服进去。

而治好的模样,是蛤蟆从肚子往上爬,自咽喉挤出来,却是小孩拳头那么大的蛤蟆,五六只,身上还带着血丝。

把围观的人都吓了一跳。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