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四七零 救荒本草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6:31:48

龙女带着老人和孩子,便用法术遁去了河边,变作原型,叫老汉都吓了一跳。

“妖怪!”

“我不是妖怪,我乃龙女,你们不是要到北边去吗?我带着你们去。”

便叫爷孙两抓住她的背鳍,游往豫州方向去了。

龙女上此借那肥鲶鱼鱼之利,化成了鱼龙,身体修长,又三分龙相。

且送爷孙两往北去,却不知道给爷孙二人带来了极大的冲击,特别是那个小孩,此后太平之后,还为龙女修建祠堂。也算一分善因善果。

送完这对老少,龙女便往回赶。

“这位公主且慢!”龙女御水而行,却被拦住。

竟然也是头龙种。

原来龙女脱去原本金红大鲤鱼之身,化为鱼龙,在江河湖泊的龙种之中,血脉已经可以说是中上游了。

又修行了骊山派的功法,自带一丝清灵。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李郸道对龙女不感冒,但是不代表其他人不感冒。

特别是见色起意的雄性生灵。

这龙种乃是一条鲟龙鱼,或者说叫中华鲟,血脉古老,便对龙女十分欢恋。

“这位公主,本太子乃是淮渎龙神之十九子,不知公主是哪里龙氏?借御淮水,竟不来龙宫水府坐坐?”

龙女一看他,容貌还算英武,但气质不如李郸道,言语纨绔,好似草包。

一双眼睛又透着淫光,便不想理会。

若是以前,龙女还会琢磨,嫁给他,也算有个归宿,但如今,龙女的抱负更加远大了。

那淮渎太子本是看见一大白龟,便前去盘问,谁知道吃了好大一个苦头。

淮渎乃是四渎之一,掌管淮北,淮南,两地风雨点数,四渎龙神,于老百姓而言,其重要程度还高于四海龙神。

毕竟海水不能灌溉,海水也不会决堤。

淮河乃是南北分界线,自有龙脉伏藏,天下水府排名,淮河水府也是数一数二。

之前还有淮渎先天水猿,水母娘娘无支祁在此,前些日子,龙军君配合佛门,将无支祁度化了去,这淮河就他们一家独大,剩下那些水猿,没有头领,便是乌合之众,不足挂齿。

那淮渎龙君十九子,见龙女无视于他,心中恼火,便追上前去:“我好生叫你一声公主,却不把我放在眼里,真是过份!”

他哪里知道,在龙女眼中,他是普信男。

龙女见他追来,便停下:“还有何事?”

“本太子还缺个龙妃,这位公主不如跟我回去,等着父王分封了支流龙君之位于我,便跟着公主你夫妻双双把家还呐。”

“呵呵。”龙女嘲笑道:“没空,我还等着回去继承洞庭龙君的位置。”

“那更好了!”那龙太子道:“你嫁给我,我再带着你去洞庭,做那洞庭龙君!你一介女子,只怕做不得君王。”

龙女没有想到这家伙无耻之极,竟然还蹬鼻子上脸。

便加速离去。

她逃,他追。

“公主!”

龙女自骊山派学了风法,水法。

当下招来一阵狂风,连风带水,弄起一道水龙卷,将其吸入其中,甩了个七荤八素。

快速离去。

那淮渎太子好不容易定下风来,龙女便已经不见了。

但龙女还是错算了一点,这龙种的脸皮极厚。

“父王的孩子不知其数,龙种便有数千,像我这种鱼龙,蛟龙的,也有三四十,淮河分支有限,听那龙女说洞庭龙君似乎有些问题,不如直接到洞庭去谋划一二。”

便潜入水中自长江水系,往洞庭而去了。

李郸道修炼完木煞刀炁,这个倒是水到渠成,没有拖泥带水。

下一道,就是火煞,有金乌法器在身边,倒也不缺。

经常失火的地方也有火煞,可以去吸收,冶炼矿物的地方,也有火煞。

只是等着龙女来,便已经天蒙蒙亮了。

李郸道继续吐纳。

“怎么这么久?”

“遇到了淮渎的龙种,将我拦下了。”龙女没有过多解释。

“接下来去哪?”

“走一走,看一看,到了寿春再说。”李郸道说道。

拿起了失魂落魄幡,打算聚聚孤魂野鬼,超度了事。

顺便看看有没有百姓需要医治。

但现在有谁能来找大夫医治呢?

李郸道走在路上,发现一群人蹲着路边在挖着什么东西。

原来是野菜,可惜并没有多少,甚至还为了一根野菜打起来。

望其炁,灰朴朴,白炁乃良民,灰炁乃流民,黑炁乃恶煞。

一些老人,在用着观音土,加上狗尾巴草籽,不知名的树皮,用小磨研磨成粉末。

做成土饼。

不远处便有年纪约莫十一二的,捂着肚子,面色本就黝黑,又失去血色,疼得说不出话来。

少年人好动,吃了观音土饼,本身就会便秘,若是大动静,便会坠肠。

观音土不消化,肠壁又吸收水分,本身排出来便干涸疼痛,若扭结一块,形成梗阻,更是会导致破裂,大出血,全身感染,而休克,死亡。

这些少年便是这样的情况。

李郸道上前去,帮忙按摩腹部,用真炁将那些土块击碎。

龙女又拿了些水来,李郸道用了“止肚痛符”化作符水,给他服下。

少年人立马不肚痛了。

李郸道又依着办法,跟着其他人医治,也没有劝说观音土不能吃之类的话语。

那些流民已经麻木,也说不得感谢的话,只是见着一个人,或许有粮食,便要赖着,吸附在身上吸他的血液,骨髓。

连吃人都能做出,谁还会记得饥荒时候的恩情呢?

所以李郸道身上有粮食,也没有拿出来。

只是也跟着采集。

“地衣,苔藓是能吃的。”

“狗尾巴草是能吃的。”

“牛蒡是能吃的。”

“酢浆草是能吃的”

“桔梗,柴胡,野菊花,蒲公英。”

李郸道采来了一大堆路边的野草,打碎稀烂,熬煮成一锅苦水粥。

但是流民还是吃下去了。

其中聪明的,跟着李郸道旁边的,已经认识好多种野草了。

“山里有吃的,咱们去山里吧。”

一群流民上了山,只怕也是生死难料,上山做匪徒?还是当野兽粮食?

不过山里能吃的东西确实多。

李郸道没有劝阻,教一些救荒本草的知识,已经是自己目前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