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四六八 大圣国师王(加更1)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7-02 10:35:44

李郸道坐在龟背上,推衍起来,竟然发现是一道宇宙公式。

易经,李郸道也听刘炫讲过,自身还有太玄真符能推衍。

可是这涉及的不仅仅是八卦,还有宇宙的奥秘。

李郸道沉迷其中,但是龙女便没有发觉其中奥妙。

可能是没有学过,宇宙的多重空间之类的理论。

李郸道觉得这比太玄真符更超标。

想起伏羲一画开天的传闻,似乎是最轻松的了。

能研究出先天八卦来,那是不是已经洞悉了宇宙的奥秘呢?

宇宙构成乃是“三个一”。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三,六,九。其蕴含着一种还不完全为人类所认识的“螺旋式升华复归、周期性循环生发”的规律。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洛书上便是如此,其乃是3*3的一个方格,上面以点数相连,如星辰一般。

四,九,二

三,五,七

八,一,六

其中以上方阵中,不论纵、横、对角线上,任意两组三位数互相相加,其结果的众数和都等于三。

不论纵、横、对角线上,其三个数相加之和均为十五,而十五的众数之和都等于六。

不论纵、横、对角线上,任意两组或多组三位数互相相乘,其结果的众数之和都等于九。

如此便是是三,六,九。

所以道家以三为贵,李郸道拜师之时,给老师的拜师礼也是三的倍数。

三生万物,蕴含宇宙之奥秘。

而大梦千年中所学现代科学,也是说“三原粒”构成宇宙万物。

三原粒子,便是质子,中子,电子。也是印证了三生万物观点。

只是这洛书,伏羲所刻先天八卦,却不仅仅有这些东西。

李郸道还看到了宇宙的多重空间性,这叫李郸道怀疑起来,自己是大梦千年,还是意识自多重空间转移了。

其中甚至还有宇宙的大统一公式。

李郸道的阴神明显负荷不了这样的计算,太玄真符这样厉害的处理器都开始发热了。

李郸道从中醒来,便吐了一口血。

龙女大惊:“这洛书有这么大的威力?”

“他这算轻的了,阳神都没有,就不要查看了,天书不是凡人能推衍的,没有心力枯竭,便已经算十分不错了。”白龟说道。

李郸道调息真炁,说道:“伏羲大帝的真迹果然玄妙。”

“要不然,如何压得老朽一辈子翻身不得?”

李郸道没有看到洛神,但见着这白龟也不亏。

白龟活了这么久,见过许多人,伏羲,神农,黄帝,甚至大禹,广成子,太康,太甲,周文王,姜子牙,黄石公……

见识极广,登上过十洲三岛,走过五湖四海。

便跟李郸道聊得十分欢畅,甚至说哪里哪里有昆仑奴之国度,哪里哪里有巨人国,小人国,罗刹国……

跟着李郸道讲起云梦泽大荒界。

老龟很是健谈:“当年我去龙伯之国,他们钓走了金鳌,结果想要钓我,但因我背负河图,拉不动我。”

李郸道觉得这老龟是个宝贝,想着可以哄着他跟着自己一起南下。

但老龟不愿意出世见人,只怕又要把他当祥瑞献给皇帝。

只得作罢。

游曳了两日,老龟还带着李郸道寻了一些前人遗宝,水府奇珍,其中便有千年河蚌珍珠一颗,十分珍贵。

还有河川本源一缕,可以用来抟炼胸中五炁之肾水黑炁,或者安置在一处,便会生出一口泉眼来。

自淮河之中,李郸道又问起无支祁的事情来。

“前些日子,来了个番僧,自称大圣国师王,乃是西域小国的国师,要来收伏护法,便将那水猿收去了。”

水母娘娘,无支祁,却是只母猴子。被大禹镇压于淮水。

“这么说我是见不着他了。”

“倒也不是,那无支祁借着水中诸精,孕育一族,乃是水猿,因此力量薄弱,那番僧将其渡去,但淮河还是有诸多水猿的。”

李郸道想想,还是想去看看。

淮河有淮河龙王,但水眼不在龙宫水府,乃是一口八角石井。

李郸道只见着许多浑身绿毛的水猴子,并没有见着其他。

只有一些残余佛门咒力,被李郸道以金灯破解。

“可惜了。”

还想收个小弟来着。

出了淮河,老龟便道:“老朽去那神龟出世之地去了,小友慢走。”

李郸道对其作揖,目视其入水而去。

过了淮河,便是淮南了。若从长江水系一直走,便可直通洞庭。

但是到了淮南怎么能不往淮南王地界去看看呢?

淮南王封于寿春,楚国王城,熊氏王气仍存,也是龙脉之所。

李郸道从淮河而上,倒是离着不远。

自去年秦王大破窦建德,王世充后,荆州之地便定,李孝恭治之。

随后李靖南下,讨伐萧梁,舰队由荆州沿长江东下到洞庭湖的岳阳地区,然后由洞庭湖区入湘江,再溯江而上经长沙、衡阳、永州等地,在当年十一月进入今广西地区。

李郸道有意借着李靖的东风南下,但要十月李靖才会出发,之前李福德考进士,策问就是如何直取萧梁。

历史上李靖只花了两个月,便成功收伏。

但此时,淮南地区便还在征伐。

李郸道甚至还闻到了血的味道。

闻着血味,李郸道寻去,此时夜晚,阴森可怖。

幽幽鬼哭。

黑影丛丛。

李郸道顺着前去,绿色的稻田之中,有稻草人。

只是,是人皮剥下的。

鸟雀不敢近。

稻草人在稻田中走来走去。

看见李郸道,便要恐吓李郸道。

李郸道一摇卦刀,耗费真炁,唤来本地妖怪带路。

只过半刻,便来了一个翁仲,乃是得了祭祀的野神。

战战兢兢的回答李郸道的问题

“这是偷粮贼,被抓住了剥皮在此。”

“这些农田都是军粮,不可私自收割,被征了粮的农民,或者饿极的游民,夜里偷偷来收割,便被抓住,水银灌顶,剥下皮来,做成稻草人。”

寻常稻草人是恐吓鸟雀用的,这个却是恐吓百姓用的。

李郸道叹息一声,又问道:“我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可是前方发生了战事?”

“这却不好说,上真,你且自己去看看吧。”

李郸道退去了翁仲,看着对自己充满敌意,只想着保卫良田的稻草人叹息一声。

自己种地,自己却不能吃,甚至死了还在此守田。

为什么眼角常含着泪水,因为爱这片土地爱得深沉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