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四五七 佛小,我大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5:57:26

“贫僧长捷,见过这位施主。”

和尚有龙象之姿,鶖鹭之彩,气度非凡,约莫八尺高,身上袈裟僧衣,俱是耀人,眉眼清秀俊俏,更显庄严。

李郸道却没有将符箓揭下,问道:“和尚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长捷道:“菩萨告诉贫僧的。”

李郸道笑了:“和尚你说我害它性命,却不知道它害别人性命。”

却青帝法门一使用,自一扇木皇门户之中,自此树中拿出半颗心脏来。

此心却还在跳动,另外半边已经用木头长好了,一张一合之间,吞吐着元炁。

这是冯素波的那半颗心。

树无皮不可活,人无心也不可活。

树没了皮,却摘了人的半颗心,于是又可活了。

李郸道将心取出来,他便要死。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造化玄奇啊。”李郸道看着半木质化的心问道:“和尚,你把你的心给他半颗,他给你半颗木头心,这样你们就都能活了。”

长捷和尚冷眼看着李郸道:“看来这位施主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李郸道将这颗心收好,冯素波的半颗心已经长回来了,不需要,但是万一以后遇到了他,也可以将他还回去。

又或者无心之人,需要一颗心活命,这半肉,半木头的心脏也可以活命。

“这木魅杀了不少人,怎么到了你这里就变成了一草一木系神明了?”

李郸道又将符箓揭下,上面木煞之炁已经收集完满了。

而这颗银杏树,也开始枯黄落叶,里面的木魅已经虚弱之极,靠着银杏本身的根基,才没有溃散灵体。

长揭低眉,口中讼念经文,便有梵音入李郸道耳朵之中,心湖之内。

此乃口绽莲花之法。

然而李郸道心湖之中一朵金莲灯将一切都吸收,甚至将其炼化为灯油。

李郸道心中暗爽,老君爷炼的金灯就是顶,这和尚不索命梵音也破不了防。

走到长捷和尚面前,李郸道开口:“你这四寸佛法,如何渡人?不如渡己,你又不是菩萨,佛祖,你若做了菩萨,做了佛祖,不在苦海沉沦,再来渡我吧。”

长捷和尚一听,停下了咒念:“施主是有佛法慧根的,为何要行此之事,平白添业。”

“我不信。”李郸道一笑。

“谤佛、毁寺的果报是堕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轻者现世坎坷多难、重者现生就被削减福寿,罚入无间火狱!”

“佛经从不打诳语!凡人不懂宇宙因果律的奥秘,做出糊涂的事情,哪知因果不虚,一分一毫都要偿还!历史上毁寺谤佛的报应都很惨。施主难道不知道吗?”

“谤佛毁寺者现世折寿折福,死后入地狱,喝铁水,猛火烧,不管你是何等人物,都难逃因果法网。”

“这里奉劝施主好自为之,别逞能做糊涂事。信不信都留条后路,对圣贤尊重便是大善。”

“你且说来听听,何人因毁佛,而生报应的。”李郸道笑着问道。

“北魏司徒崔浩,劝帝毁教灭僧。见妻郭氏诵经,怒而焚之。此中便种下孽业。”

“后崔浩以国书事,触怒太武,囚之槛车,送于城南,拷掠极其惨酷。更使卫士数十人,溲溺其上,哀声嗷嗷,闻于道路。这不便是恶报。”

“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灭佛,拆除寺庙,焚烧佛经,捣毁佛像,坑杀僧尼,七年后被宦官宗爱谋杀,其父子都不得好死;北周武帝宇文邕毁佛寺经籍,强迫僧尼还俗,不久便身患恶疾,全身糜烂,死时年仅三十六岁,不到三年,国家也灭亡了。”

“这些都是毁佛,谤佛的恶果。”长捷引经据典,不知道从哪里抠出来的,说着事后诸葛亮的话来。

李郸道听着想笑:“你为何老是诅咒他人不得好死?经文中就都是这些诅咒的话吗?”

李郸道指着菩萨雕像道:“这是观世音菩萨,我说他要改名你信吗?他尚且做不得自己的主,又何来普渡众生?”

“菩萨便是菩萨,何来改名?”长捷道:“施主莫要侮谤。”

“我不跟你争。”李郸道笑道:“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李郸道说道:“你也别留着我了,我是吃软不吃硬的。”

此时大庭广众之下,长捷和尚不敢乱来,这也是李郸道的底气,他们苦苦经营的佛门慈悲形象,便是他们的枷锁。

长捷和尚叹了口气,便去往了方丈寺。

方丈这个词语源于道门,指着一丈见方之室,这方丈室内却不止一丈见方。

内里罗列袈裟,金线缝合,镶嵌八宝,玉石作勾。

其中又按着颜色,内衬,分列数排。

除却袈裟,还有佛珠,手串,吊牌,诸多法器,有专门玄台,盛放,乃是象牙,鹿角,玛瑙,珍珠,玉石,香檀,沉香,诸名贵之物制作而成。

一和尚坐于其中,面像一三尺来高的纯金佛像念经,此佛像纯金,面色威严,有四面头颅,诸多手臂,手上也各自拿着宝物,透着佛光阵阵。

“见过方丈。”

此人便是道绰和尚了。

道绰和尚并未停止念佛:“南无东方阿閦佛南无火光佛南无灵目佛南无无畏佛南无不可思议佛南无灯王佛南无放光佛南无光明庄严佛南无大胜佛南无成就大事佛南无实见佛南无坚王华佛。归命东方如是等无量无边诸佛……”

此经乃是《佛说佛名经》,又名《三千佛名经》内有三千佛陀真名。

乃是道绰修行之经,念佛一声,无量功德。

等着道绰一口气念完,面前的金佛便生出光亮来。

“等着这金身丈六,便是我成佛之时。”道绰心中暗算:“便是如今传教诸人,也不过铸造了这么一尊三尺高的金身,若要丈六,还需要举国供奉佛法才行。”

“长捷,你因何事心动?可知妄念五明,便有天魔来毁你佛法?”

“弟子知错。”长捷和尚十分恭敬。

“说吧。”道绰开口:“看为师能否为你解惑一二。”

“佛大,还是我大?”

“哈哈哈,你能悟出此句,说明你已经得出三昧了,佛小,我大。”道绰十分赞赏地回道。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