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四五三 北邙山鬼都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7:02:09

李郸道帮着救灾,那张文瑞倒是一个好官,十分积极,又写文书申请蠲免政策。

古代由于生产力落后,灾害发生后对社会带来的震荡,极易使灾区社会秩序发生混乱。

为此,朝廷常常采取稳定物价、严惩盗贼、蠲免赋税钱粮等措施加强对灾区的管理。

不过汉中地区乃是粮仓,朝廷不一定会有很大的动作。毕竟如今不是太平年间。

更重要的是,如今许多人家的粮食泡了水,如今天气又晒不干,只怕存放下去不是发芽,就是发霉,而本地官府衙门又无余粮。

只能调动乡绅世家的积极性,进行开仓放粮。

其中龌蹉,李郸道自然不知道,李郸道在其中不过是施舍符水,预防瘟疫,超度溺亡人。

溺死之人,会变化为水鬼,需要找替死鬼,李郸道不将其超拔,便要受诸多苦孽。

那头大鲶鱼的血肉,被百姓分割而食,暂代粮食。

龙女看着李郸道忙前忙后,一刻不得停,心中叹息:若是到一处便管一处的闲事,如何能到洞庭?

不过再一想:他不管闲事,我如何能化鱼龙呢?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当下也加入了其中,疏通河道淤泥,将其中堵住的地方,一一打通。

等着三日之后,该清理的地方也清理了,房屋被冲毁的人家也有了安置。

张文瑞怕他们闲下来闹事,便欲以工代赈。

欲将在大水中受损的石桥修缮,并且修筑堤坝,开挖沟渠,以此向朝廷申请资金,帮难民度过难关。

李郸道当下加入其中,将那两头石牛,自大鲶鱼肚子中取出,又把大鲶鱼的内丹,研磨成粉末,配合辰砂,以金乌火炼为符墨,在两头石牛肚子下画下“下元水官消愆符箓。”

天尊告曰:四时迁谢,阴阳律吕,运动皆委於天地水三官。至於四海三河、溪涧川源、池塘湖堰、渚穴流泉、水类鱼龙、鼋鼉龟鳖等湿居之类,并年岁丰歉,人民休咎,悉付下元水官校定。

李郸道以水官符箓炼此二石牛,对河望之,震慑河中一切水族。

更何况,那大鲶鱼是龙种,一颗内丹已经有些“珠玉”化了,因此震慑之能特别有用。

李郸道更是前望武侯祠堂,借来武侯大印,武侯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也是入了“雷部”。

武侯大印一盖在上面,一切风浪近此皆熄。

而重新修缮的诸桥,每一桥都挂上了斩龙剑,李郸道亲自画符,画的何符,乃是“黑律禁书神令祭剑秘咒符”

李郸道未学木椿子的屠龙之术,但是对北帝之法十分熟悉。

“吾奉紫微专命,职掌酆都。上至九天,下至九泉,中遍九州。应诸天地神祇,妖星逆象,飞走魔灵,魈通鬼魅,一切妖氛,不问祀典,不理情轻,但干正令,御史行刑,此剑昭章。”

画完此符,将剑悬于法坛北方,日夜祷祝,积累其中咒杀之力。

此后诸桥之剑,皆有行刑之能。

又在引汉江之水,入沟渠灌溉田野之处,置铁网。

铁网作:“连天铁障符”,隔绝一切水中水鬼,妖邪,入沟渠而来,暗害人家。

汉江之中,汉江龙君感到四面剑炁,更有水官大帝神符,化入石牛,日日监视汉江,心中憋屈:“那道士欺人太甚。”

“现在你知道他欺人太甚了?”汉江元妃呵呵道:“再过份又如何?”

经此之事,汉江元妃已经看透了,这种男人,靠不住。

汉江龙君冷哼:“若非你那废物弟弟,惹出此事来,我何止如此憋屈?”

而岸上龙女见李郸道这些布置,心中暗叹,这小牛鼻子,果然小心眼,既然不参他一本,又将汉江几乎恶心了个遍。

“走吧!”做完一切,李郸道心满意足之后,这汉江龙君往后若有一丝不符合规矩,都将于水官之处有监察。

等于上班的时候,后面有监控,一玩手机就被抓拍,然后被老板知道。

张文瑞还想招揽李郸道,但李郸道又怎么会在他这个小庙歇息?

龙女跟着李郸道,心态已经在此事件中放平了心态。

这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自从上次骊山派,气得吐血之后,龙女便越来越看得开了,甚至对李郸道还有一丝敬佩。

但绝对不是喜欢,龙女对李郸道都是有些怨恨的,只是如今的怨恨,又发生了微妙的发酵。

斩杀了那蛟龙,也算斩妖除魔,按照紫微大帝的命令,受下赏,便多了一些造化。

便要修行三阴戮妖刀木行刀炁。

至于材料,这倒是不用担心,李郸道已经感应到了。

李郸道初修行之时,遇一木魅,后来修行有成,剿匪的时候,那木魅便舍了一身树皮,遁去了。

不然李家翻修老宅便是它做大梁了。

逃跑的路中,还遇到了茅山来的冯素波,问了一句“树无皮可活?”

结果冯素波说:“树无皮,不可活。”因此道行大退,元炁大损,恼羞成怒,偷袭冯素波,挖走了半颗心脏。

导致冯素波,也遭受了“人无心可活?”的劫难,幸亏得了李郸道生生造化之功,又给长全了。

李郸道以追迹之法,发现其逃入了佛寺之中。

如今渐渐有所感应,便绕路也要叫这个玩意遭劫,了了自己的一段执念。

“你怎么要往豫州走啊?”龙女不解:“这不是又往回走吗?”

“有一个老仇人,露出了气息马脚,我要去给他应劫去。”李郸道经历了汉江洪水之事,心中杀机越来越盛。

时时面目阴沉,将龙女都吓到,自己打坐之时,也常常在心湖镜面之下看见森罗地狱,如刀山如火海。

“堵不如疏”李郸道决定主动找碴。

至于目的地,自然是洛阳北邙山,秦岭余脉,中原大地龙脉之首,不知道多少王公埋葬于此。

如今阴冥之中,政权不稳,酆都大帝,和泰山府君,各自自治,一个在罗酆山,一个在蒿里山。

如今隐隐北邙山也要化作人间鬼国,其中安葬太多鬼雄了,倒也各自招兵买马,在其中作政。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