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四四八 过秦岭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7-02 09:47:27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四四八过秦岭比武完后,冉绍之便又问道:“你要开派,有何法可为宗?”

李郸道笑道:“自然师法自然,从心中悟得,自然上法,妙法无穷,不必拘泥于一法。”

“心中悟得?”那四不像妖王道:“就是俺寻思呗,寻思寻思就出来了?”

李郸道摇头:“也不全然,先学道,再悟道,领道,然后创道,弟子不敢说如此,不过也有一二妙法在身,可以护道。”

“你有何法术?”

李郸道说道:“有天遁剑气,可平天下不平之事。”

斗母宫的坤道摇摇头:“仗剑无所依,不过匹夫之勇。”

李郸道又道:“有黑魔律,太上混洞赤书女青诏书天律,可依。”

诸真人赫然:“如此严苛,会不会不妥?”

“奔着伐山破庙去的。”李郸道说道:“所谓严于律己,宽于待人,我若做不到,何德去约束他人呢?”

孙真人道:“你却还有一桩未说。”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李郸道点头:“医道仁心,乃立派之根。”

诸真,妖仙,太白三圣俱是点头:“就是修为差了些,当也是块璞玉。”

于是纷纷开始问李郸道的“道”来。

倒像是毕业论文答辩。

李郸道若是答不上来,只怕还得琢磨琢磨。

李郸道一一辩论,其中有哲学问题,有历史问题,有政治问题,有宗教立场问题,有未来发展的问题,更有诸多修行上的问题。

李郸道也是一边根据自己内心的答案,一边吸收他人的观念,理论,虚心求教。

其中或有回答不上来的,也十分坦然:“或在此行中能寻答案,实践出真知。”

孙真人虽然未频频点头,但是眼中的欢喜是藏不住的。

论道虽然没有跟禺狨王打架那般身累,反而越辩越兴奋,但也耗费神思。

不过心湖中的念头,性光却是越来越光亮的。

等着无可辩驳之后,各家都熄了念头,乏了神,便离去了。

李郸道也觉得身心疲惫,孙真人对着便叫着两只金丝猴去烧热水。

对着李郸道:“我有一副强筋壮骨汤,能固人精髓,壮人腰膝,你今晚泡着,然后搬运,将破脉的伤势给抚平了。”

李郸道嘿嘿一笑:“多谢师父!”

等着孙真人去抓药,金丝猴去烧火担水,滚滚趁机过来蹭李郸道,然后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两根竹笋。

李郸道摸不清楚状况。

滚滚又把笋壳扒开,走到了李郸道做饭的灶台那里。

好家伙,要李郸道给它烧竹笋吃。

李郸道对着这熊猫有着特别的喜爱,便给他伴着山中蘑菇炒了。

滚滚便跟哈士奇啃地似的,将着盘菜给吃了,还打了个饱嗝,悠哉悠哉的坐在门口,拿着竹简摇头晃脑。

好家伙,原来是昨天猪蹄没啃饱,加餐来了。

李郸道看滚滚看的是什么竹简,发现上面什么字也没有。

这家伙纯粹是在浑水摸鱼。

李郸道直接一道“太玄少阳箓”给他“点化”过去。

结果滚滚一点点变化也没有,不过这种启迪智慧的法术,灵不灵验,还要长久来观察。

等着孙真人抓好药,将药浴煮好,便叫李郸道去洗浴。

李郸道泡在木桶里面,两只金丝猴又给李郸道搓灰。

可惜李郸道没有灰可以搓出来,反而被搓红了,将他们赶了出去。

运功行炁,一股药炁自汤药中借着毛孔入体,自穴位而修复经脉,好似蚂蚁爬,麻麻赖赖的,凉丝丝的。

别说,还挺舒服,李郸道迷迷糊糊睡去,隐约好像做了个梦。

一只蝴蝶停着一尊神像的手中,迷迷蒙蒙的周围全是朝拜的人群。

这只是其中一个画面,还有辉煌的城池,但不过是小孩游戏的沙堡,被蝼蚁所观瞻。

还有火光不断,呼救声,啼哭声。

等着一切寂静,又见着了千里万里的白骨,尸骸,棺材。

复归于一只蝴蝶,落在水面上,双翅扇动,却不能脱逃,要么力竭而死,要么被水下巨物吞噬,要么真的逃脱,在阳光下复归自由。

正慌张着,双目一睁,就发现原来是滚滚,拿着大手压住了自己的头顶,怪不得有窒息的感觉。

不过这个梦……

李郸道感觉不是很舒服,特别是将自己代入了那只蝴蝶。

推开滚滚,穿起衣服,发现滚滚已经走了,原来是发现李郸道没有了动静,在试探李郸道死了没死。

还挺关心李郸道的。

不过泡完药浴确实身轻体畅,李郸道去寻孙真人。

孙真人仍然在审稿改稿,李郸道也不打扰,便在其中看。

遇到有疑惑的,便去问,孙真人倒也解惑。

这样学了七八日,改善了山上的伙食,连着滚滚都胖了一圈,毛发油亮。

在山下的龙女修炼法术,已经将近十天半个月了,已经炼成了一样法术,结果李郸道还没下山。

心中嘀咕:“他不会已经偷偷出发了吧。”

正想着,李郸道就已经辞别了孙真人,骑着雌虎下山去了。

“走,过秦岭。”李郸道对着龙女道。

“秦岭十万墓,还是绕道吧。”龙女有些害怕:“据说还有上古生灵。”

“太白三圣已经放行,没有阻挠的,你且放心吧。”雌虎说道:“我送小真人翻山过岭。”

龙女感觉深山之中带着一股阴暗的气息,叫自己十分不舒服,秦岭虽然是风水宝地,但自古也是大凶之地。

李郸道有太白三圣保证不会为难,又有雌虎这个本地妖怪亲自带着翻山越岭,倒是方便许多。

龙女只好跟上。

雌虎穿林过过叶,龙女在后面跟着,是有一些阴暗潮湿的腐败之炁。

又有些伸手不见五指的鬼雾,不过雌虎乃是山君,更何况还是只母老虎,天底下就没有不怕母老虎的东西。

阴暗处略有一些窥伺的眼睛,但李郸道亮出五岳真形符图,便又退去。

或有一些诡异之处,比如深山之中挂着红色灯笼的客栈,也被雌虎从旁越过,不入其中,便河水不犯井水。

李郸道问起,雌虎也不清楚其中来历,只道:“其有时候出现,有时候不出现,门是开着的,但不能进去。”

除去那座客栈,还有诸多府邸,高门大宅,其中偶尔能听到嘻戏之声。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