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四四三 骑虎上山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4 05:14:35

“你在做什么?”龙女好奇看着李郸道到了太白山,便去村中买了只鸡来。

“我欲上山,既然是看拜师父,自然不好空手而去。”

当下做的便是一五香八宝叫花鸡。

根据叫花鸡必定引动仙缘的buff,只怕不用李郸道去寻师父在哪,便会有人带着自己去。

李郸道厨艺不是一般的可以,每每可以引得鬼神前来。

此时自太白山中烤鸡,立马就引来一操蛇大汉:“兀那小道,你可知山林禁火?起火生灶,要先拜山神?”

“你是山神?”李郸道疑惑:“太白三圣呢?”

那操蛇大汉道:“三圣总司秦岭山脉群山,但一个山头,一个山头还是我们来管的。”

那操蛇大汉也是个老实人,问什么就答什么,没有什么心眼,只是一直还在吞咽口水。

这种地方,没什么人祭祀香火,他又连一个独庙都没有的,就是一块牌位,也就进山的猎人,路祭,才能有些瓜果供奉。

何时有专门杀鸡作设啊。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鬼是食香气的,鬼神也是如此。

往往有人家,在收割田地的时候,搭两块石头做灶,也是要祭祀灶王爷的,以免孤魂野鬼作乱,煮出来的饭,是夹生饭,做出来的菜,没有咸淡滋味。

民以食为天不过如此,李郸道野外山中做饭,没有写个字条,供奉灶神,香气便传播四野,将此地啃草根吃野果的山神吸引来了。

李郸道问道:“那你知道我师父孙思邈住在哪一块吗?刚刚派了鸟雀去寻,也没有个消息。”

那操蛇大汉反应过来:“你还没回我话呢,擅自山中起火,是犯律的你知道吗?”

李郸道哈哈笑道:“我用的不是明火,乃是心火,我心火中烧,你看得到?”

山神傻眼,还以为来了利是,能狠狠罚这小道士一笔。

但李郸道确实一无生火,二无伐薪,不用罚款十四万。

泥巴糊住之后,全靠自身真炁把控火候。

不用说什么山火所我的歇后语。

“你这……”操蛇大汉不知道说啥。

便有一阵狂风飞起,操蛇大汉面露惊恐,一个转圈,又钻进地里去了。

龙女也是瑟瑟发抖,感觉一股危险气息。

便见自林中跃出一斑斓猛虎,约莫一丈来长,七八尺高,体魄健壮,黄白黑,三色皮毛,油光滑亮,双目如烛,能摄人心,气势如同帝王一般。

龙女只是龙种鲤鱼,如何能与百兽之王争威?

只是李郸道没有想到,此山的山神,竟然也会害怕老虎。

但此虎生威,却无杀机,若有杀机,李郸道早就会感应。

只听其咆哮一声,威震山林,山风呼啸,鸟兽不鸣。

随后开口:“真人邀您上山一叙。”

李郸道认识的虎妖,便是虎妖张烈,昔日敢去夺张天师炼制的龙虎金丹,后被收伏为护教神兽,张天师飞升后,留在青城山修行。

并不鸟张天师后人的命令,听调不听宣。

这虎明显是个雌虎。

不会是师父新收伏的坐骑吧,这也太威武了。

正想着,雌虎便低伏下来,示意李郸道坐上去。

李郸道也不客气:“待会你抓只野猪来,我也做顿好吃的给你。”

雌虎眼睛一亮,这年青人上道。

龙女也要坐上去,但雌虎回头一吼。

龙女吓得倒退好几步。

李郸道说道:“我拜会我师父,你非亲非故,还是不要上去,免得惹起误会,还说是带人回去见公婆。”

龙女冷哼一声:“待会我跑了,你可别寻我。”

“跑呗,又没叫你不跑,你走了,我还少一事。”李郸道说道。

龙女本欲转身就走,但心念一转:“这小子气运正盛,我虽然和他八字不合,但这些日子也有些机缘,况且若是走了,又能去何方?”

“那小牛鼻子态度虽然差,但确实不算苛待,说实话,在洞庭也好,泾河也好,我从来也是唯唯诺诺,如今还能释放一二性情。”

龙女一是无处可去,二是想蹭蹭李郸道的气运。

便在一处溪水之中,变作原形,修炼起自骊山学来的道法来。

李郸道骑着老虎身上,一路穿林略影,草木飞驰而去,李郸道竟然没有被树枝刮到过一下,而且雌虎也是极为稳当,没有颠簸。

越过一道深涧,便还可见雪景,四月还有雪,寒气逼人,连着李郸道修行中人,胳膊都起了鸡皮疙瘩。

罡风呼啸,但云从龙风从虎,雌虎护住了李郸道,自雪中开始慢行,到了一处半山洞,半宅院的去处。

太白山上不止这一处有道人隐居,甚至还有宫观,但都在山腰,不在山顶。

这里应该就是师父居住隐修的地方。

李郸道跳下虎背,雌虎便又化一阵风去了。

推开柴门,里面便跟外面完全不同,如春日一般暖和。

几分地,有耕种痕迹,冒着绿色,好像是小白菜。

再看去,竟然是两只金丝猴在干活,一个拿着斧头在劈柴火,一个拿着锅在淘洗粮食。

一只滚滚,瘫坐在门口,手中拿着竹简,摇头晃脑。

好家伙,熊猫,金丝猴,都是奇珍异兽啊。

这些三只灵兽,见着李郸道来了,便去敲门。

里面传来孙真人的声音:“是我那徒弟来了吗?”

还是这么年轻的声音,不愧是师父。

李郸道应了一声。

“徒弟来看您老人家来了。”

哪知道,那滚滚放下竹简,对着李郸道作揖。

李郸道看着像模像样,便还了一礼。

不过他们好像还没学会开喉咙,说人话,因此只会打手势。

李郸道进了屋子,便闻着一股子药炁,除去药炁,还有墨香。

在一叠一叠的稿子中间,现出了披头散发,没有梳洗的孙真人。

李郸道瞥了一眼,果然在编纂医书。

“把东西放那吧。”孙真人指的是李郸道的叫花鸡:“正闻着味道,便猜到是你来了。”

“怎么有空来太白山?”孙真人抬起头,没有继续稿子,看着李郸道,调笑道:“两眼含春,怎么?是请我去喝喜酒吗?”

“师父,你说啥啊,我哪里两眼含春了。”李郸道辩驳道:“我是特意上山来看您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