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四三四 玉湖神女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7:46:17

“前辈是?”李郸道试探的问道。

“一个守尸鬼罢了,你不会想看见我的。”洞中声音似乎带着一股不定的忧愁。

李郸道问道:“那泉神娘娘,其实就是前辈对不对?”

“是我。”洞中声音传来。

“前辈为何需要那样的祭祀?”李郸道不顾得罪的风险。

“我病了,需要造化,需要先天之炁。”

“晚辈略通医术,或许可以为前辈医治一二。”李郸道说道。

……

龙女小心翼翼离着李郸道远一些,生怕李郸道待会被白龙撕碎的时候带上他。

“也好,琥珀,引着他们进来吧。”

李郸道看着这逼仄的水洞,不过老鼠大,如何进去?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便觉一股吸力将自己和龙女吸入了洞中。

一条白练在前引着路,或有洞天,泉眼之中还有一间石室。

只见一上玄下纁的女子端坐石床之上,浑身透着阴寒之炁,边上有一黄金三足金乌,散发着暖气,将其镇压。

那分明是李郸道认得的,古蜀国的三星堆文物一模一样的东西。

女子道:“你来医治吧。”

胎盘已经被她吃完,嘴角还有血迹。

龙女突然道:“您是玉湖神女?”

“想不到还有人记得我。”女子发出嗤笑:“什么玉湖神女,不过是一个非人非神非尸的怪物罢了。”

李郸道问道:“玉湖神女是什么人?”

“逐鹿之战知道吗?”龙女问道。

“昔天之初,诞作二后,乃设建典,命赤帝分正二卿,命蚩尤宇于少昊,以临四方,……蚩尤乃逐帝,争于涿鹿之阿,九隅无遗。”

李郸道回忆道:“这和这位有什么关系。”

“蚩尤和黄帝都是上古强大的部落首领,能为天下共主。”

“其未能争时,俱是少年,蚩尤善战,黄帝善思。”

“二者狩猎于野,有白龙游于湖中,蚩尤射之,等着到前看时,发现射中的乃是一位妙龄少女。”

“二位少年一下子便对此倾心。”

尤其是蚩尤,因射伤其而自责不已。

李郸道心道:这不就是见色起意的颜性恋吗?

“但是少女更喜欢温文尔雅的黄帝。”

“不,不是如此,只是心怀怨恨而所疏远,并非更喜欢黄帝。”枯坐在那里的女子道。

“黄帝之妻,乃是嫘祖。”李郸道:“其定桑蚕之道,主妇女之事,为姻缘之神祇。”

“是啊。”玉湖神女道:“黄帝有广成子做师,蚩尤却没有,黄帝有嫘祖做妻,蚩尤却没有。”

或许是这一箭之缘,又或许是蚩尤的爱直白热烈,玉湖神女当时渐渐确实对蚩尤多有帮助。

玉湖神女不欲多言当年之事,道:“黄帝因我助蚩尤,而将吾贬斥。”

“这怎么会?”李郸道问道。

“如何不会,炎帝之女女娃淹死于东海,黄帝之女受诅为女魃,上古巫事诡秘,何况我一个小小的玉湖白龙?”

玉湖神女反而好奇:“你这条鲤鱼,怎么会知道我的事情?”

“我娘获得过您的传承!”龙女十分激动:“可惜,我娘的经历跟祖师您几乎一样。”

“唉。”玉湖神女叹息。

白龙见神女叹息十分不高兴,便又要吼李郸道二人。

“我受灵山大巫之诅咒,永受寒霜之枯,长生之毒。”

“长生之毒?”李郸道疑惑:“长生是毒药吗?”

“如何不是?”玉湖神女道:“好在这金乌鸟,能暂时压下我体内寒毒,却也需要先天灵血来化解一二。”

李郸道想起吸人血的韦一笑。

“斗胆能到前辈跟前一睹尊容吗?”

“你看吧。”

李郸道转到她面前,只见眼前哪里是个人?分明是一具古僵尸,而是皮肉干缩,身上有些寒霜。

寒霜乃是水汽落在其身上而成,又被金乌融化,化作水流,入了外面的溪水之中。

外面的灵泉竟然是玉湖神女的洗澡水。

李郸道想到自己两次都在水上面上当,心中坚定,再也不吃别人给自己的东西了。

玉湖神女道:“你说你能解我之毒?”

“不敢再大放阙词了。”李郸道想想:“不过天时转易,劫运不同,黄帝蚩尤之事已经数千年过去,道法也代替了巫法,内丹术代替了上古炼炁士,说不定以前没得治的,现在能治也不一定。”

“我乃是湖中灵性化形,属于先天神圣,你如何以凡医之道医我?”玉湖神女道。

“总要一试。”

李郸道想想:“完全压制,并不可行,所谓堵不如疏,前辈上古医道简单粗暴,如灵山十巫之事,不如今之理论精巧,神通虽大,但医术不一定完全成形。”

李郸道拿出小药鼎,问向玉湖神女:“可否给一滴血液于我研究一二?”

玉湖神女点头。

一滴如玉髓,上却生黑炁的血液入了丹鼎之中,丹鼎碰到血液,竟然发出金玉之声。

随后便起白霜。

李郸道没带叫花鸡来,但是这里还有一金乌,借着金乌火炁,李郸道再请火部诸神助力,以肝木之炁,助加火力。

血液本身是如水银一般,外观看如玉髓其实是寒毒,黑炁则是所谓的长生诅咒,将玉湖神女变作半尸半神半鬼的存在。

李郸道不用探脉,也无法探脉,单看面色,也只是枯槁干尸模样。

龙女对着李郸道说道:“上玄下纁,乃是上古婚礼之服,而且只有人王可用,自商周,皆是如此,玄乃黎明时天边的颜色,纁乃是黄昏之时天边的颜色,同时上玄下纁,也表天地,大地乃纁色。”

“这位神女穿着这嫁衣,只怕还是心属蚩尤,你要救她,便是违背黄帝的命令。”

“而且她这么多年了,难免不会心肠扭曲,如同女魃,一现身,便赤地千里。”

李郸道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龙女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你不是还要拜前辈为师吗?”

“我娘已经得了传承,她的道,我已经会了。”

“辅佐一位能有王者潜力的人,成为天下共主。”李郸道问道。

玉湖神女嗤笑一声。

李郸道再一次感受到龙女的势力眼。

“还是治治吧,只怕哪一日,胎盘也满足不了前辈,就要吃童男童女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