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四三一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5 14:26:47

“若有中邪入祟,受魇梦恐,撞煞冲灵,不孕不育,男子萎靡不振,女子月事不利,小儿夜惊,失魂落魄魄,高热不退者,我等善能医治~~”

李郸道吆喝着,行走在下一个村庄。

龙女给李郸道打着伞,因为下着小雨。

李郸道摇着卦刀,身边略有一些锋锐气息。

昨夜炼化水煞,开始修行三阴戮妖刀水行刀炁的修行。

“小道士!要不进来避避雨吧。”一个庄稼汉子在门口问着李郸道:“莫要湿了衣裳,鞋子,不好走路啊!”

李郸道笑道:“这位信主好心肠,那小道就叨扰了。”

那庄稼汉是个自来熟,自顾说着:“前些日子,我老爹得了场大病,幸亏路过一位道长,施舍了符水,说是瘟神路过咱们家,还给咱加持了咒语,一文钱都没收咱的。”

李郸道问道:“那令尊如今身体如何了?”

“早好了,早上还去田里放水灌地嘞!”

李郸道点头:“我也是行走江湖的铃医,那位说不定就是我师父嘞。”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哈哈哈,哪有这么巧的事情?”汉子递来两碗白开水:“这都是山泉水烧开的,京里面的寺庙,都有和尚每天出城来挑水回去喝嘞!”

李郸道受之前那次喝水影响,本有些抗拒,但是却也不好拒绝。龙女却直接喝了,眼睛一亮:“这水好啊,阳春和煦,甘甜回味,是上等泉眼。”

“哈哈哈,还是姑娘你识货,咱们村,拿着着水,随便放些粗茶,煮上一煮,担着城里叫卖,一钱一大碗,一日也能卖上个百十来碗嘞。”

“哈哈,卖水这么赚钱?怎么还在这里种庄稼嘞?”

“咱们这的庄稼,咱们自己是不吃的,要配着本地的泉水,酿造成酒,有个雅名嘞,叫绿蚁,只是咱们喝不到,不然也招待道人你尝尝。”

李郸道喝过水去,确实有一股别样造化在其中,算是一口灵泉水,久喝能使人长寿。

“这粮食自己不吃,拿去酿酒,你们吃什么嘞?”李郸道关心道。

“去买粮食呗,唉,别说了,官府的人他们收粮食按照的是以前太平时候定的价,如今我们买粮食,却是市面上的价。”

李郸道问道:“谷贱伤农,谷贵了,怎么也伤农了?”

“咱们哪里知道?这些官老爷说啥都是对的,咱们种地就是了,好在卖茶水也能补贴补贴家用。”

李郸道:“你这水不错,但是用来泡粗茶,就有些浪费了,不如我教你一道凉茶方子,专门可以夏日卖,两钱一碗也卖得,虽然不能叫你富贵,但也可保衣食无忧。”

“哈哈!那就谢谢道爷了!”那汉子也是会来事,刚刚还叫小道士,小道士的,如今专门叫道爷了。

李郸道咧嘴一笑:“先看看你村子里有啥,我再给你弄个特色方子,省得有些还要去买。”

“那更好!”庄稼汉子道:“我得了方子,第一个就要传到村子里去。”

“为啥?”

庄稼汉子一笑:“原先这绿蚁酒也是咱们村子里一户人家酿出来的,后来生意做大了,到了京城开官店,如今也是七十二家正店之一,可惜正店是正店,方子被强征了,人也进牢房了,一家老小都流放了。”

“那人自己坐了七八年牢,等着前朝灭了,牢里没人管饭,饿死了。”

庄稼汉子道:“道爷给的方子既然能赚钱,保不齐就又被抢了,咱们一村子都卖水补贴家用的,要是都学了去,京城不卖,去别的县卖,总有合适的地方不是?”

李郸道给他竖起大拇指:“你这是活通透,活明白了。”

“哈哈,咱就瞎琢磨,有时候耕田累了,坐在凉快地方,总不能啥事都不想吧。”

龙女倒是感慨起来:“你们这还能卖水过活,有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去处。”

李郸道也点头:“已经好其他地方不少了。”

“所以咱们这叫福地不是?”

李郸道哈哈一笑:“带贫道去看看吧,走走转转。”

龙女也很好奇,那口灵泉如何能耐。

庄稼汉带着李郸道走到一处石潭处。

“传说上古大羿,射落了九个太阳,落地,化作了九口汤泉,咱们这里就是一处嘞。”

“又说当年老君西行,牛儿渴了,在此饮水,便取了个名字叫牛饮潭。”

龙女却面容一变,对着李郸道说道:“这里有龙。”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这泉水灵验,原来是有一头龙蛰伏于此。

那庄稼汉自然不知。

李郸道看着潭水上方,一道银线落下,在潭中激起一团水花。

水中倒也无鱼,只有一只巴掌大的王八爬在潭中一块大石头上懒洋洋的晒太阳。

李郸道看此地风水极好,可惜是一村之人生计所在,若是用来做阳宅阴宅,只怕反受天谴。

不宜人居,但却适合神居,边上便有一小庙,庙中供奉着一位“泉神娘娘”

李郸道感应着香火,并无鬼神寄居其中。

但是依然给了一柱香,非敬神,乃敬此泉,乱世之中,还可借此一方宝地,庇护本村居民。

李郸道一香敬罢,那趴着晒太阳的乌龟就噗通一声进了水。

龙女仍然道:“有龙,但是龙天生腾达,怎么会居在这一口小泉眼呢?定是隐居的前辈了……”

心中却已经想好了后续剧情,长跪潭前,求前辈收徒,获得传承,一路化龙,啪啪打脸所有看不起她的人,女频爽文模板。

但是李郸道在这里,她施展不开来。

李郸道看着溪水边生长的一种草,十分高兴:“这是珍珠草,性凉,味苦辛。治漆疮,秃疮,痈肿,瘰疬,龋齿,小儿乳积,跌打内伤,熬住凉茶可以放一点。”

“这是肾子草,性平,味辛苦、咸。药用全草。解热毒,治肾虚,疗风湿。”

李郸道找到这两种草药,便已经大概出了一个方子。

当下写了一个方子,叫那庄稼汉去药铺里抓来。

倒也是便宜的材料,按着比例放置,在锅中熬煮。

那庄稼汉一喝,皱眉:“好苦!”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