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四二九 血食祭于饿殍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4 05:16:30

“哥哥,你在吃啥嘞?”

“我在吃肉。”

夜半悉悉索索的声音将小孩儿吵醒,看着哥哥背对着自己,一股诱人的香气传来。

一整人没吃东西的小孩瞬间恼怒起来:“哥,你怎么一个人吃独食?”

听着嘎巴脆的声音,小孩走上前去:“你一定是吃炒豆了吧。”

看着锅里,泛着黄油,已经煮烂的骨肉,小孩肚子里冒出咕噜咕噜的响声。

“哥,你哪来的肉,怎么不叫爹娘一起吃?”

“他们吃饱了。”汉子回头一笑,白渗渗的牙齿上还掺着一根黑色的毛发:“他们上山去了,吃饱了上山,捡菌子去了。”

“来,喝点汤,吃饱了,我们上山找他们去。”

“嗯!”

夜晚的火堆边,架起的锅炉边,一大一小两个影子,两个影子。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这肉怎么发酸啊?”

“可能放久了,将就着吃吧。”

“好柴啊!”

“可能有点老了,过几天天吃嫩的。”

“还有吗?这些肉?”

“多着嘞,地里埋着的,地上跑的,水上飘着的。”汉子咧嘴一笑:“再也不用挨饿了。”

“真好,挨饿的感觉太难受了,我都没有力气说话。”弟弟将肉吃了一些,纵然没有调料,一股子腥骚,也是狼吞虎咽。

吃饱了,还未天亮,孩子迷迷糊糊睡去。

听着外面荷荷的磨刀的声音:“哥哥真勤快,这么快就要准备去山上了吗?”

……

“嘻嘻,爹,娘,哥又带人来陪我们玩了。”

银铃般的笑声再次响起,将李郸道从幻境中惊醒。

原来李郸道在山林中早已经发现了那人魔藏身所在。

只是发现此山林虽然白日,仍然雾气锁山,山林阴翳,昏昏暗暗,不见晨曦。

一股怨念化作了幻境一般的存在,附着在了这一路走来的山路上,有石头,有泥巴,有树木,构建出了一个经典的“鬼打墙”

但是这鬼打墙并不迷惑那人魔,反而帮助他一般。

李郸道刚刚所见,便是这处鬼打墙的内容。

或许是一段最深刻的执念。

李郸道灵眼一观,山林阴暗之处,石缝诡秘之中,一双双幽绿的眼睛盯着自己。

“一,二,三,不许动!”李郸道张开嘴,发出的却是那个小孩的声音。

同时露出童真的笑容:“哥哥,我抓到你了,现在你来做鬼了。”

“你来抓我吧!”

那人魔露出惊恐的表情,似乎想要大叫。

但是身上不知道怎么就出现了一个一个的牙印,发青,发紫。

而且再摸,竟然一点感觉也无,僵僵的,硬硬的。

李郸道冷眼看着,诸多瘦如排骨的饿鬼,自阴暗中爬出,他们脖子极为细,嗓子眼却跟针一样,脑袋大得像是带了个头套,肚子也很大,但是里面都是水,咕噜咕噜的。

他们饿极了,吃的观音土,又喝水,坠肠而痛极,又解不出大便,于是活活饿死。

饿死的人是怨气最大的,会变成饿鬼,饿鬼会吃掉一切能吃的东西。

但是吃到嘴巴里,却咽不进去。

啃食人魔的是三个饿鬼,一男一女,一个小孩,眼睛里面泛着绿光,身上一丝皮肉也无,泛着白,带着一丝香气一般。

李郸道作法魇住了这人魔的阳火,又在他身上施展了“施食法咒”。

商周之时,有以战争俘虏和罪囚来祭祀上天,大地,和神明的仪式。

李郸道懂得一些,便用这人魔,来祭祀这一山的饿殍。

一开始就这三个饿鬼,等着后面便越来越多,数十,上百,围作一团,好似鬣狗吃着腐烂的尸体。

不时看望周围。

然而他们肚子里面全是水和泥巴,嗓子眼又跟针一样细,越吃越烦躁,内里生出毒火而来。

更何况,好人的肉能增长妖魔的修为,而坏人的肉是有剧毒的。

这些饿鬼一个个都肚子疼痛起来,目光逐渐凶狠,看向李郸道。

“一洒甘露浆,热恼得清凉,神魂生大罗,润及于一切,二洒甘露雨,五脏悉开张,咽喉多滋润,得达悟真常,三洒甘露水,濯体炼金光……”

李郸道念持法咒,撒出甘露,诸饿鬼受此甘露,解开饿障,咽喉扩张,吐出泥沙,俱是恶臭,腥污,泥水混合,腐烂非常。

肚子渐渐消下去,咽喉也开了。

只是再也吃不下东西了。

最后便只剩下那一家三口,人魔的父母,弟弟,依然不肯受渡。

啃食着人魔的尸体,而人魔也化作一饿鬼,失去理智,食污水秽土。

而且比诸饿鬼更强壮。

“上真开恩,上真开恩。”一道声音响起,却是一个出穿着破破烂烂,绿叶为衣,松针为群的地祇出现。

“你是哪个?”李郸道问道。

“小老儿乃是这座山的山神。”地祇道:“上真在此渡化饿鬼,乃是善事,但千万别将这鬼魔留下。”

“鬼魔?”李郸道看向那人魔转化的饿鬼:“何解?”

“人魔身死,也凶于其他诸鬼,其他诸鬼,除非穷凶极恶,也不会吃人魂魄,但饿鬼,生前吃生人,死后也吃人魂,如此人魔死后,也化鬼魔。”

“鬼魔气候一成,这百十里山林就要寸草不生。”

李郸道说道:“我却还以为这厮死后变作饿鬼,受诸孽业苦,永世不得超生,便是其惩罚,没想到还会化作鬼魔的风险。”

李郸道点头:“你且莫要惧怕,我作法招来鬼神,将他押往地狱。”

“还请上真,多出把气力,早先年战乱饥荒,遍地饿殍,尸横遍野,饿鬼如林,食尸鬼更成千上万,山中豺狼不必狩猎,便有尸骨可啃咬。”

“便是这人魔这般的,即便不吃自己的父母兄弟,也有偷割死人腿上的肉煮来吃的。”

“只是死人多带有瘟疫,得病死的又化作疫鬼。”

李郸道听着这地祇讲着此前的事情。

“瘟神收了一些疫鬼而去,但还有些藏匿行迹,还在山林之中。”

又道:“山中原本还有狩猎百姓为食的野人,前些日子来了批高人,将其驱赶了,暂时没人行迹……”

李郸道念着救苦经咒,心中却生出恐怖来。

“我这才出京城,便是如此景象,若要一路往南,又不知道要见何种惨相。李郸道,你忍得住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