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四二四 正言,正身,正行(加更4)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7-02 10:05:25

李郸道护送着李福德回去,龙女就变成一条鲤鱼,暂时住在水缸里。

李郸道告诉她,庙里还有一个蚌女,一个螺女,跟着田巫的两个徒弟。

洞庭龙女名叫敖雅娴,不过李郸道感觉她这个名字,跟本身性格十分不符合。

但洞庭龙女一到李郸道家便感觉十分舒服,五福生吉之炁流转,好似活水。

活水才好养鱼,俗话说如鱼得水,她进来就感觉十分有益自身,不久就可生出第四片龙鳞。

鲤鱼有一片龙鳞,龙种有三片,等着长到九片,就可以去越龙门,变成鱼龙,鱼龙入海,变成真龙。

鱼龙的等级和蛟龙类似。

此时变成了人家家里养着的风水鱼一般,在青龙位,招财延生。

不过李郸道肯定是不能瞒着老爷子的,老爷子眯着眼睛道:“既然是已经嫁过人的,那自然不能再入咱们家门。”

“况且她又不是人身,虽然说是个龙种,但心地不算良善,需要提防。”老爷子道:“你去弄条鲤鱼来,今晚杀了做汤。”

李郸道眼睛一亮:“好嘞,那叔叔那边一时半会儿估计不肯放手,这龙女有些手段,叔叔又初试情缘,只怕弄得不好,容易两败俱伤。”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李宝京呵呵道:“翻不起浪来。”

李郸道趁机说道:“爷爷,俗话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如今叔叔做官,老爹的医术也可以算能入眼了,娘又去做生意去了,我也想提升提升自己。”

老爷子不语,冷冷的看着李郸道,好像在说,你敢走,我就敢打断你的腿。

但李郸道也直视李宝京,根本不低头。

良久,李宝京才叹了口气:“其实,在老子心中,你着这狗娃子,才是这个家的主心骨了,能做成大事,不让你走,是怕你一走,这个家就散了。”

李郸道惊讶:“怎么会?您老人家才是一家之主,而去我也没有说要出家,要去山上,跑到鸟不拉屎的地方去修道,再也不回来了。”

李郸道说道:“我真的是想去游历,或许一年,或许两年,反正不会超过三年,等着丫丫回来,我肯定会回来的。”

老爷子琢磨着李郸道说话是真是假。

半刻钟后,才道:“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你既然不是出家去,那我也没得说,你晚上再跟你爹,你娘说一句,你倒底也长大了,十四五岁,不小了,都可以抱儿子的年纪了。”

老爷子同意了,李郸道自然就知道此事八九分成了。

只是要离家,也要做好准备,首先是城隍的离职准备,第二个就是家里面的情况。

总得要保证家里安全,如今家中家神有奶奶,扫把星做个老仆,其实也没什么安全不安全的。

只是老爹做的那个发大水的梦,确实有些预兆。

等着晚饭之时,李郸道就做的全鲤鱼宴席。

有鲤鱼豆腐汤,红烧鲤鱼,糖醋鲤鱼……

那敖雅娴暗自心惊:“这户人家,这下马威,好生厉害。”

正心惊,李福德自己就在饭前跟着全家人坦白:“昨日夜里,完成了一桩心事。”

只听他徐徐叙述:“当初冬日,所见牧羊女,衣衫褴褛,十分可怜,就起了怜悯之心,得知其家中情况,竟然不把其当人,如此折磨,便起了解救之心。”

“只是当时,爹,还有侄儿都极力反对,我去送信,将其救出。”

“以至于时时心中想起此事,与人诺,而不信乎,给了人家姑娘希望,又叫其陷入虚无的等待之中,实属不该。”

“昨日夜里,因此外出,想再劝一劝那姑娘,趁早逃出火海。”

“得亏侄儿相助。”李福德道:“那姑娘既然已经逃出火海,我也就心安了,只是那姑娘还没有个去处,还请父亲安排。”

“你对她没有意思?”李宝京问道。

“君子不趁人之危。”李福德道:“我只是生怜悯之心,又何来贪色之心?”

李郸道笑着道:“倒是我们误会多了。”

那在缸中的龙女更是心凉一截。

李戚氏道:“我倒是听过这样的事情,不过是寡妇的事情,寡妇一个人被公公婆婆虐待,乡里另一个读书人看不眼了。”

“于是帮那个寡妇干活。”

“于是便传出风言风语,说是寡妇和着这个书生,将丈夫害死了。”

“连着她公公婆婆都信了,要将那寡妇浸猪笼。”

“后来呢?”

“书生名声臭了,被书院除了名,想当教书先生,地方都说他品行败坏,饿死的。”李戚氏说道。

李郸道听了道:“普通人都只说,寡妇门前是非多。”

“稍微会思考的,就是流言蜚语猛于虎。”

“但本质还是,君子合德,就算帮忙,也要以不以惹起他人误会的方式去帮。”

李郸道又讲了智子疑邻的故事。

“言行举止,合乎道德,他人没有可以抨击的地方,这才是根本。”

“像是叔叔你,若是说没有喜欢,为何三翻四次不顾家里人劝阻,与之相会?”

“为何不是白日,而是深夜?”

“为何独自一人,又没有旁人可以作证?”

李郸道说道:“百姓只要有合离的怀疑,就可以说出来,便不是造谣。”

“那书生,和寡妇真的没有情吗?”

“还是有情?只是克制住了?”

“其处理事情的方式就错了?”李福德很快就悟到了。

“可是如果处处讲究?那不是伪君子吗?合乎情理的感情也不能有吗?”

李郸道说道:“孔夫子说,仁是克己复礼,叔叔,你学了这么多,难道不明白吗?”

李福德点头:“原来如此。”

“为人如此,为官如此,不能说因为情理,就不合乎道德规矩,这也会成为别人抨击你的地方。”

“天下受苦者众,不能以泥人之身,渡人过河啊,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叔叔,你要先自身到了,达的境界,再去兼顾他人的博爱,要不然,就只能是小爱,男女之情的私爱,欲念之爱。”

李宝京惊讶李郸道哪里来的歪道理,不过确实很有道理。

总结就是:不能叫别人说闲话,爱惜羽毛。

李福德明白了:“好。”又道:“如今明白,我只是怜悯于他,又无别的办法,只能出此下策,或许有一日,我能定泾河兴废,便可堂皇大势压之,审判阴阳神鬼。”

李郸道听李福德这么一说,顿时感觉不得了啊,不得了啊!叔叔你的野心这么大啊?

“嘴皮子是嘴皮子。重要的是知行合一。”李郸道说道:“叔叔你昨晚的行为就完全不一。”

“正言,正身,正行。”

李福德将一家人紧张的误会解开,反而松了一口气。

李郸道便借着这个机会道:“正好我要去云游,可以帮你将洞庭龙女送回洞庭湖去。”

一时间沉默。

“你说什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