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四二二 河边斗法(加更2)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5 14:01:14

那几个老鼠猖狂淫笑,只有锦毛鼠认得,这个人是李郸道家里的亲戚,说道:“我们不是来找泾河龙君麻烦的吗?还是别节外生枝吧。”

“诶,小妹你先回去,哥哥们今日快活一把,或者这个小白脸分给你。”

此时龟丞已经从另一处出水,看到这一幕,暗中观察:这洞庭龙女,还有这样的本事,竟然能勾得一位文道气云化形的人物,若是真成了事情,只怕也是能一飞冲天,化龙有望。

又心道:“九龙子不受待见,又犯了天律,到西海避难去了,这龙女之前被苛待,但九龙子走后,除了龙母瞧不起她外,确实没人再如此了,多半是示弱给人看的。”

“如今泾河水府内有不生和气,龙母跟着龙君日日吵架,劫气暗生,大家都各奔东西去了。”

“况且龙君脾气越来越喜怒无常了,我作为龟丞,却也只是他敖家的一个下人,却是逃脱不得的。”

“只是将来谁人做主还不一定,不如卖个面子,结个善缘,我这千年长寿之躯,也能延续一二。”

这么想着,龟丞就趴伏在水下,静静等待着事情发展。

李郸道却也在其中苟着,倒不是李郸道不顾叔叔的安危,而是要看看,在危险来临之时,龙女是否还能够说得跟做的一样。

这龙女有心机不是坏事,人人都想往上爬,但你要是利用完了,就把李福德扔到一边,甚至如同寄生虫,吸收李福德身上的气运,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那李郸道可就不客气了。

要知道老李家,可是有人会屠龙之术的。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你们是何人?可知这里是泾河之畔?难道不怕泾河水军吗?”

“桀桀桀!今天就是来找泾河龙君麻烦的,怎么会怕呢?”

“泾阳城隍有数千兵马就是数里之外,你们这些妖魔,莫要猖狂!”

“小小城隍,我们怕他做甚?什么阴兵鬼将,直接祭炼了我这失魂落魄幡。”

“大胆!你们这些妖邪,还不退下!”

李福德一声呵斥,便有浩然正气,那几只修炼魔功的老鼠顿时感觉心头一颤,仿佛被克制一般。

那周身魔气,被这一喝,好似老鼠见着了猫。

“哈哈哈,你难道就正义吗?夜里出门,非时,河边月下,非地,私会已婚龙女,非人,你自己都偷偷摸摸的搞些男盗女娼的事情,还说我们。”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灰老鼠阴阳怪气道。

李福德被这么一说,当下一顿,那心中正义之念就消除了大半。

“公子,别听他们胡言乱语,这几个老鼠精,是人人喊打的东西,只有他们怕人的,哪里有人怕他们的。”

龙女却是看出了这些鼠魔忌惮李福德的正义之气,不敢欺心。

因此鼓励李福德来,李福德暗自心道:“我乃为约而来,何心虚之有?夜里出来,也只是害怕惊扰父母,我内心无邪念,何必被小人左右?”

顿时喝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们今日犯法,来日必定伏法!”

“伏你个头!”黑鼠懒得废话:“读书人的心肝吃了大补道行,读书明理,肉质也清香些,还能开智,你这书生,读了这么多书,说不定吃了,比吃十个修行中人还要滋补!”

说罢就要扑上来,龙女挡在李福德身前,道:“快去找你侄子,他是泾阳的城隍,快跑,我来对付这些妖魔。”

“哪里跑!”那褐鼠直接追着李福德。

“嘿嘿,小白脸,别跑啊,你心虚什么?”

“哥,别吃他!他是朝廷命官,杀了会有人道反噬,如今李唐气运正盛,杀了他,我们只怕要惹大麻烦。”

“小妹别怕,等报了仇,我们就远遁西域,投靠吐蕃的大地罗刹神魔娘娘,远离大唐地界,自然作威作福!”

锦毛鼠拦着褐鼠,给李福德跑路的时间,但李福德担心龙女情况,竟然越跑越慢,甚至还回头。

李郸道心中暗道:“叔叔虽然有君子之风,却没有一双辨别是非的慧眼。”

“他侄子就是在京城叫几位哥哥吃亏的那个小道士,杀了他,只怕对我们复仇有碍!”锦毛鼠苦苦哀求。

这几个哥哥,已经十分凶残了,这几日已经吃了好些人了,叫她暗自心惊,这到底还是不是自己的兄弟们?

褐鼠冷喝道:“小妹,你还真护着你那个小情人啊?觉得我们打不过那个小牛鼻子吗?”

“我没有。”

锦毛鼠跟着褐鼠扯皮,另一边龙女独战黑鼠,灰鼠,花鼠,三只鼠魔。

她本身道行并不算高,又无习得什么高深道法,只是拿着一把剑,加上一些控水的功夫。

李郸道眼中,她原型不过也只是一只金红大鲤鱼罢了,说是龙女,更像是鲤鱼精。

那黑鼠有意调戏,三魔****,下流作贱。

龙女这一下被扯了衣服,那一下被打烂了裙子,如何能敌三人?

渐渐绝望,只希望李福德能早些搬救兵,却不想李福德讲义气,并不远离,反而还偷偷跑回来了。

“姑娘!我不能抛弃姑娘一个人跑!”

这令人窒息的操作,叫龙女越发绝望,心中甚至对这个选择,产生了后悔的感觉:“这书生优柔寡断,只怕也非良人,只是我今日难道要命丧于此?”

老乌龟在水中叹息:“看来还是要老朽出面。”

当下出水,缩进脑袋,一飞,整个龟壳好似个磨盘,向着黑鼠背后撞去。

“大哥,小心!”

然儿老乌龟阴人有一手,黑鼠直接被打中后心,躺着地上,吐出许多血来,生死不知。

龙女见着龟丞来了,心中更是复杂,一种事情败露之感,油然而生。

李郸道依旧在暗中看着,不得不说锦毛鼠有情有义。

龙女表现也可圈可点,反而自己叔叔,有种累赘之感。

本来好出去救场,结果老乌龟出现了,这叫李郸道又压了下去。

“老东西!你不想活了!”灰鼠祭出失魂落魄幡,就要刷龟丞。

但龟丞背上生出祥光,将其挡下,原来龟背上有河图洛书,可以抵御此种灵魂秘术。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