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四一三 红尘自有红尘事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7-02 09:13:59

尹从是楼观来的,据说是尹喜文始真人后裔。

本身道行也不低,熟读道家经典,善知数术阴阳。

李郸道原本也是楼观有渊源的,此前还想抱岐晖子的大腿,如今反而不必,因此也没有想和尹从结识一番的想法。

但是尹从还是看到李郸道了,但是李郸道已经打算离开了。

此时王延刚刚羽化,肉身遗蜕,不可草草了事,诸多弟子也在忙里忙外,并不大和尹从相亲。

这陌生的,从楼观来的方丈,如何能比的和他们朝夕相处,庇护诸道人在隋末乱世而不损的王延相比?

王延生前被隋文帝封为了金紫光禄大夫,不过这些都是虚名。

散功之后,便是一个枯槁憔悴的瘦小老头的模样,一点道像也无了。

王延是从华山下来的修士,此时也会被运到华山下葬,因此还要做一些防腐的工作。

李郸道出了玄都观里间,外面依然香客众多。

东平王妃感叹:“王延这样的神仙,都躲不过生死,何况是我们这样的凡人。”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李郸道想起尚药局的长生丹丸来,说道:“欲求仙真,先修道德,修行不一定非要到道观之中,红尘中修行。”

“红尘自有红尘事。”东平王妃上了轿子。

李郸道目送她离去。

也欲离去,然而大兴善寺门口,一和尚叫住了李郸道:“小道士,王延升天了么?”

李郸道没有理会,那和尚喃喃:“看来是没了。”随后一阵忧愁。

李郸道回到了家中,便跟着李宝京,李福德说了此事。

“作诗不难。”李福德道:“只是认宗亲这么容易的吗?”

李宝京道:“这些不用你来管,这泾阳县祖宅,我活着的时候,一定要叫他修起来。”

李郸道对李福德一一说明:“东平王妃的儿子追随秦王征伐,咱们拉的其实是这条线,叔叔你也不必担心,但是还请不要忘了,为民谋福的初心,不要踩着人民的肩膀,再骑着人民头上。”

李福德肃然:“你把我当什么了?”

“叔叔你是能成为圣贤的,但是孟子说,非贤者有此四心,人皆有之,贤者能勿丧耳。”

李福德想起在考场上向他述说怨曲的冤魂起来,又想到那只写了个题目,还没有动笔的。

当下挥笔泼墨,写下几个大字:若圣与仁,则吾岂敢?

李郸道见效果已经达到,便无多言。

而第二日,李福德便与诸学子同游,赏诸景而得诗数首,文采斐然,诗稿落笔,竟然能重数斤。

其中一首:登古城墙

斜倚栏杆空凭吊,不见悠悠万古愁

凡鲤三千六百尾,江河万里化腾龙

更是力压诸学子,为诗中魁首,被诸多学子推崇,争相抄阅。

而后,受东平王妃之邀,作宾客宴饮,当场作序,如古之兰亭序同,竟然流传一时,风靡京城。

名望一起,如干柴烈火相遇,便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太学儒生,纷纷上门而来,京城权贵,以士大夫之礼而相请。

而这次出名,也注定比上一次以步虚词闻名于京城要流传的更久一些。

不过李郸道是不太关心这些东西的,事情已经帮李福德到了这里,就看李福德自己的本事了。

不过李福德确实会营销自己,已经成为了京城翩翩女子们的梦中情人。毕竟他的长相,虽然说比李郸道差点意思,但比起其他青年才俊,还是有点小白脸的意思的。

而在李郸道给授箓之后的李荣,当夜回到家中,依然是无尽的谩骂。

只有那几个弟弟妹妹,死死的抱住他:“你去哪儿了!你去哪儿啦!我好想你。”

夜里,久久入梦,一个四四方方的房间中,身边突然出现了许多人,你来我往,前后都是黑乎乎的一块板子。

“哎呀呀,陈大夫,好久不见。”

“王大夫,上次跟你论的伤寒诸症,还没说完嘞!”

李郸道开放了梦境中他们上课前一刻钟,和下课后一刻的活动权,不再是被动坐着坐位上不能自主,只能听着讲课的那种。

一共五十多人,闹轰轰的在一起。

李荣有些害怕,这里是哪里?

然而等着上课铃声响起,自己却完全不受控制,坐到了第一排。

一个白胡子老头推开门来,并不带教材。

“今天讨论病案。”

“朱某疫疠秽邪.从口鼻吸受.分布三焦.弥漫神识.不是风寒客邪.亦非停滞里症.故发散消导.即犯劫津之戒.与伤寒六经.大不相同.今喉痛丹疹.舌如朱.神躁暮昏.上受秽邪.逆走膻中……”

李荣听着云里雾里,这是什么啊?迷迷糊糊过去了这节课。

课间休息一刻钟,诸多大夫立即开始讨论,问问题。

李荣提着胆子问道:“请问?这是哪儿?”

“这里是协和梦授课堂啊,你不是铃医吗?”一个木棉花惊讶道。

李荣摇摇头,想起李郸道的身影。

“算了,不过既然来了,那就是同窗了,我跟你说哈……”

然而一刻钟很快过了,铃声又响起,自己又到了最前面的座位。

这一节课是个年青道人,讲的是经脉穴位的知识,直接叫招了李荣过去做人体模特。

“这里真是奇怪。”

等着这节课过了,没过多久便又是一个面容猥琐的道人进来,讲的却是药材的辨认,和药性,李荣感觉他好像一只偷粮食的老鼠。

三节课后,大家纷纷走出教室,一出门,便消失不见了。

李荣也出去,随后便从床上惊醒。

良久,李荣摸摸自己的身体,按着几个穴位,嘴里喃喃:“百会倒在地,尾闾不还乡,章门被击中,十人九人亡,太阳和哑门,

必然见阎王……”

李荣天资很聪慧,竟然在梦中所听到的一字不差的复述出来,虽然他不解其中意思,但是他可以去问。

新的一天开始,李荣的眼底不再是灰暗的绝望,一点希望浮现,其中有得是少年的憧憬。

“这就是他给我的东西吗?”摩挲着李郸道刻下的桃木印章,李荣暗自想道。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