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四一二 金蝶羽化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4 04:39:17

“王妃幽思过度,于身体而言并非好事。”李郸道开口道。

王妃并没有回应,而是看向了王延:“这个童儿倒是跟以往的不同,机灵些。”

王延摇头:“这位可不是贫道的童儿,贫道可没有那么大的福气。这位是贫道的师弟,道法自然,医术精湛。”

王妃这才打量李郸道,发觉出有些奇怪来,李郸道似乎是在那里,但是又似乎不在那里,若非她说话,跟本察觉不到王延身边的小道士换了一个人。

“这位小道长是?”

“我也非道士,只算得半个,在家修行,也姓李,叫李郸道。”李郸道笑道。

王延道:“王妃,老道今日就要羽化了,不能再为王妃讲经说道了。”

“老神仙明明身体还很好,何出此言啊?”王妃一惊。

王延摇摇头:“生死自有定数。”

又道:“我这师弟其实俗家也是陇西李氏分支,兰州刺史,武阳房的李大亮便是与其同村。”

王妃点头:“难怪这般周正。”又问道:“老神仙,有什么话您直说。”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我这师弟本身学道,也不求个一官半职,往后也是要得道成仙的,只是俗家放心不下,如今有个叔叔科举,只是出身不够,只怕虽然有才情,也叫那些世家贵族们给刷了下去,因此来和王妃结个缘法。”

王妃听了点头:“李大亮有个亲兵,输给了同村的一个小子,李氏的苍龙七变之法,也被破去,想招揽而不得,就是你了?”

李郸道点头:“这点薄名?倒也不足挂齿。”

“李录明是我丈夫的堂侄儿,放着李大亮那里磨练,如何行事,我怎么会不清楚?”

却也是心中暗道:“治好了秦王妃先天之疾的应该也是他了。”

东平王妃虽然在京城,但是京城周边之事,她也多能知晓,但是他也想招揽的是李郸道,对于李福德其实并不知道多少。

就比如她来玄都观,其实也是为了王延。

王延是个神人,虽然他也少显圣于人前。

“本来也是同宗,这些事情倒也不必怎么说。”王妃道:“你叫你那叔叔不必担心就是。”

又道:“你叔叔若是个真有才情的,我倒是有个好指点。”王妃道:“科举完后,诸学子游历长安街景,你且叫他作出一两首诗便罢了。”

王妃又问道:“我听说他有李大亮的举荐信,为何不用?”

“李刺史的举荐,却是不妥,我那叔叔虽然有文才,却无武艺在身,不好入军。”

王妃点头,随后道:“我那儿子,我其实也不大想他从军去的,倒也能理解。”

李郸道明白这件事情成了,便跟着王妃谈玄论道,讲明养生之术。

王延很是自觉,甘愿做配角。

“王妃多久没有睡好觉了?”

“有一阵子了,也不是不睡,只是睡得浅。”

“前些日子尚药局又被掀了去,与我把脉的巢元方便到太医署任职去了,想来还算年轻,倒也没有去看。”

王妃身边的丫鬟拿出一粒丹丸给她,王妃拿来给李郸道:“最近在吃的药,既然老神仙说你医术精湛,我也好叫你瞧瞧虚实。”

李郸道哈哈笑道:“非是药石可医,这些丹丸也不过固本培元的。”

李郸道拿出一道太玄清净符:“心静,身净,自然睡得香。”

“不过王妃略微有些肝郁,肝郁则犯胆,想来也有食欲不振,这反而是个要重视的。”

“我的儿在前方打仗,捷报传来都是三四天前的消息,我又如何不担心?”

李郸道笑道:“王妃不必担心,小道也是会掐算的,您子女宫饱满,还有封王之相。”

“可能细言?”王妃追问道。

李郸道却摇摇头:“王妃心中若不信,自然如浮萍忐忑,若是信,如磐石稳固,此病自然消减。”

王延也道:“吉人自有天相,王妃何必忧虑?”

王妃叹息:“儿行千里母担忧,这也算病?”

“自然算。”李郸道又请了脉。

只觉脉象略涩,如竹刀轻刮,看来这位王妃还有妇科病,气滞血瘀,脉道受阻,血行不流利,才显涩象。

便开了个方子,这也不难,之前秦一萍也开过,不过是话血化瘀开窍通脉的方子,加了味蝉蜕进去,代替秦一萍的虫丸。

又拿了几支自制的降真香:“用以祷神,灵验非常,可以叫所思已故之人夜晚入梦而来。”这是叫她烧给东平王的。

王妃这才笑了。

王延见事情已经成了,便开口:“贫道将于午时羽化,王妃不如呆久一些,吃顿中饭,为小老儿践行。”

李郸道也默然。

只是玄都观中道士,也不悲伤,昨日所见那王德发也在准备法坛。

玄都观后殿出现一个好似棺材一样的神龛。

神龛里面铺着白布。

王延亲自过去看着,指点他们布置羽化的道场,以求完美而不出错。

李郸道也在其中观看。

等着辰时过了三刻,王延就告辞去洗漱去了。

等着洗漱得差不多了,那些弟子们便给他穿天仙洞衣,戴法冠,整理发髻,胡须。

王延手持着一块笏板,安然躺进了神龛。

这时外面来了一个年轻道人,约莫二十多:“楼观尹从,前来观瞻玄都观方丈真人羽化。”

王延笑道:“来接任方丈的来了。”

李郸道沉默不语,尹从被领了进来。

神龛之中却已经没有了声息,王延闭气开始散功了。

只见真炁从其四万八千毛孔中流出。

而玄都观中一千二百株桃树,桃花全部开始凋零,被微风吹动,为其哀愁,朝夕相伴数十年,这个福地的主人还是去了。

无数金色蝴蝶不知何来,落在神龛上。

诸弟子磕头念经。

一阵微风吹过,蝴蝶从神龛中飞出,又不知何去。

他的功果,不到,没有仙鹤来接引,但有金蝶渡去往幽冥。

李郸道看着金蝶,终究还是叹息一声:“何渡?争渡!”

“而楼观尹从,也为其上了一柱香,叹息道:“师兄一路走好。”

随后便道:“奉武德皇帝勅命,楼观掌门法旨,贫道调任玄都观福地方丈,还请诸位师兄弟节哀,迎接新的篇章。”

王妃看了羽化,更是叹息:“小道士,他是去哪儿了?去天上做神仙去了吗?”

“师兄看不起神仙道果,去转劫去了,来世再励精图治,以求修行得道。”

李郸道也受到了很大的感触,王延知道,死亡并非终点,但是转劫之后,王延还是王延吗?

就如同大梦千年之前的自己,和大梦千年之后的自己是同一个人吗?

王德发将那九尾狗尾巴草连着瓶子交给尹从:“此乃玄都观福地之枢机,还请方丈收好。”

尹从接过狗尾巴草,笑了一声:“你们福地的灵根倒是奇特。”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