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四一一 心若自在便处福地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7:52:57

玄都观中除了桃花酒,还有桃仁茶也是一绝。

桃仁具有活血祛瘀,润肠通便,止咳平喘的功效。

桃仁炒熟之后研磨成浆,加上桃花蜜,干桃花,加几片茶叶,以春日无根水,煮过之后,倒是有几分后世奶茶的滋味。

丫丫或许喜欢吃,李郸道心中念道。

旁边坐着的就是王延了,王延强行和李郸道结下了因果,李郸道也是有求于他,自然也是顺水推舟。

袁守诚在一边,吃着桃儿,三月应该说是没有桃的,但玄都观是地仙福地,外景吉居,一千二百株桃树,总有那么几颗得了气运的,要学着蟠桃,三年开花,三年结果,三年成熟之类的。

也是尝个新鲜。

“王师兄修地仙之道,是什么光景?”

李郸道也不遮遮掩掩的,直接问道,王延虽然快老死的模样,但是其风光的时候是隋文帝的座上宾客,总理天下道士,权利大得很。

如今窝在玄都观中,虽然是自囚,也是为了延寿,但学识还是甩李郸道七八条朱雀大街。

“天地随心,我神通天地之神,其实还是天人合一。”王延口中打了个嗝,他是从不下多少东西,陪着李郸道喝了两杯茶就打嗝了。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外景福地,内景福地,其实都是调和阴阳五行之炁,只是一个天地人为中枢,一个是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所谓精气神。”王延说得通俗易懂,并不引经据典。

“心若自在,便处福地,心若煎熬,如堕地狱。”

“只是我这玄都观,多多少少占了风水布局的因缘。”王延道:“但吉炁也可为恶炁所污,生民祝福,香火于道观便为造化,万民集怨,玄都观也寸草不生。”

“此观前朝所立,和大兴城息息相关,然而其自取灭亡,玄都观也受创,好在李唐定都,并没有改变格局,反而崇道,我才可苟延残喘。”

“他这玄都观,占了九五帝王之眼,不适合人住,又栽种一千二百株桃树,集青木阳和之灵机,主东方青龙之炁,生机延绵,还有这么多香火信客,磕头祷告,除去香火,还能源源不断产生造化。”

袁守诚说道:“他本身,再怎么样厉害,也不可能把自己住的地方,变成南阳诸葛庐那样的福地。”

“是啊,年轻时以为无敌于天下,如今老了,也知道,不过是时也,运也,天地劫运之中,老朽又算得了什么呢?”不知道为何,王延透露出一股悲观的情绪。

李郸道顿了一顿:“师兄你何时羽化?”

“三月十八。”

“那不就是明天了?”李郸道一惊。

“已经了然了,又何必拖延呢?到时候舍不得死了,或许又想不通了,总得有个定数。”王延道。

李郸道默然:“那这玄都观下一任观主是谁?”

“让给楼观了。”王延也看得开:“楼观磊落,又是李唐的皇家宫观,原先贫道得了文帝赏识,做了观主,如今时运不再,再占着位置,未免也显得贫道小气。”

“哼哼,我就说嘞,刚刚还说要我师侄儿当方丈,原来还埋了这么个坑,虽然我师侄儿也是和楼观有渊源的。”

袁天罡说道:“这老头精明着,以退为进,不争为争,这玄都观让了楼观,还能得一笔好处,估计转劫归来,还能从楼观那得到好一阵补偿。”

王延笑盈盈,也不反驳,若是李郸道不收他,楼观也会收他。

三人论道,又至深夜,王延似乎明白自己快死了,又有些想要博得一些好感于李郸道,也算是知无不言,十分坦诚。

李郸道也对修行之事,该问的就问,再不问,这老头就要没了,带着一肚子的学问,带到棺材里去。

“自魏晋之后,外丹渐渐兴起,如今天地间造化一隔绝,外丹也衰弱了,往后修行,就算拜了师弟为师,也不知道会不会蹉跎一世?”

“往后气运在于内丹之道,炼精化炁,炼炁化神的路子走不顺畅了,法随时易,人随法兴,倒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李郸道得了老君指点,自己又大梦千年,自然知道唐宋内丹派气运之昌盛了。

“内丹法。”王延若有所思:“只怕神通伟力不能与炼神相比,而对资质只怕也要求更高。”

……

和着王延,袁天罡聊了一夜,至于夜明星稀,又有妙语连珠,王延阐述地仙境界,如何抟炼胸中五炁,如何阴神游历冥府,讨要地魂。

又有福地如何蕴养,自身如何沟通地脉,和山灵水魄,水乳交融,达到于大地同寿的效果。

不过这些都是虚的,内景福地才是真正的地仙之道。李郸道见识也不差的,之前也修过内景身神,甚至还降伏了数神。

等着天明,李郸道再于玄都观吐纳,竟然十数倍于往日,不再是尿滴沥一般的修行,可见福地于修行之重要。

难怪称财侣地法,修行四要。

之前借着箓文调用星辰造化修行,不觉得如何,如今紫微大帝缩减了日月群星下放的造化,这福地能够沟通地脉,链接天宫胜境,造化并不缺少。

李郸道倒是想要这么一个地方作为山门道场,但是京城……还是算了吧。

等着约莫辰时,东平王妃来玄都观中祷告,为自己死掉的丈夫祈福。

东平王妃年岁并不大,约莫三十五六,风韵犹存,他儿子李道宗如今也不过十七八,追随者秦王征伐。

王延亲自接待,身边就是李郸道,只不过李郸道在他身边就好像一个小道童一般。

袁天罡并不出来,他避死延生的一大技巧就是不凑热闹,不惹因果。

王妃念着太乙救苦天尊宝诰,一边往香炉里亲自插着香。

救苦天尊慈眉低目,瞧着芸芸众生,一只手伸出,似乎要超拔这群生。

王妃闭着眼睛,虔诚若愚,也不知道许了什么愿望,良久才起身,叫自己的随身丫鬟将果篮递来,亲自将救苦天尊法坛上的贡果一一拿下,换上新鲜的。

做完这些,便对着王延道:“我那丈夫,杀的人数不清,虽然是王朝霸业,但总叫我害怕,如今求神,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东平王已经补了血湖箓,自然无事,更何况王妃日夜为其祈福。”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