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四零七 授箓李荣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6:09:21

李郸道鸡叫二声就要开始吐纳,并没有前去。

少年孤零零的坐在桥头,春日早晨的寒气,将他单薄的衣裳吹得四面透风。

已经有倒夜香的夜乡婆开始劳作,一些赶早卖菜的也在来往。

河面上波光粼粼,可以见到附近的妇女已经在浣洗衣物。

早上出来并没有吃东西,但是他却不饿。

李郸道给他吃的不是毒药,而是禹粮丸,是李郸道自己用来辟谷用的。

从巢元方那里拿来的精贵药材,平日都流不到下层药铺的品质,大山中吸收日月精华,天地造化的好药材。

这跟药田里种植的确实不大一样。

但李郸道的境界已经到了,已经不必吃喝拉撒了,少年郎却只是个普通人,这丹丸摄入的是精气,他本身亏空,虚不受补,能摄入的不多。

然而这丹丸并不能提供生长发育所需要的能量,解决的只有饥饿感。

少年枯坐在桥墩石头边,渐渐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他便躲到了桥柱子下面。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这里有一些乞丐,见到了少年郎,发出不明的嗤笑。

要是以往,前朝末年的时候,若是有人误闯了进来,囫囵给他扒拉了衣裳,就着河水就能开膛破肚,收拾干净了。要是个女的,那就更不用说了。

现在不同了,太子掌管京城营卫,蓝田谷口那上千人的吃人盗匪都剿灭了,何况是京城里面。

少年郎有些被吓到,他想到了自己的弟弟妹妹,如果家里没有吃的了,弟弟妹妹会不会被吃掉。

宁愿冒着雨,少年郎又到了桥上等着。

等到了鸡叫三声,等着人来人往,等着雨散天晴。等着散落的花瓣落在地上,被来往的行人践踏。

少年郎湿漉漉的,心想:或许我要冻死在这里。

迷迷糊糊之间,身前已经站着一个人了。

“你叫什么名字?”李郸道问道。

少年郎摇摇头。

“那你姓什么?”

“李。”

李郸道点点头,又一个姓李的,道士姓李的确实多。

李郸道问道:“你可愿随我修行?”

少年郎抬头,李郸道身体氤氲在朦胧中,背着光亮。

李郸道道:“我可以帮你治好你父亲的痨病,你奶奶的眼瞎,你母亲油尽灯枯的身子,你那几个年幼的弟弟妹妹的虚弱多病。”

少年郎眼中顿时透露出一股狠戾的气息,李郸道对他家了解得太明白了。

李郸道笑道:“你放心,我也不是人贩子,不过你可要想好了,这的的确确是个改变你命运的机会。”

少年眼中的狠戾又转化成了迷茫。

李郸道手一伸,那少年要躲,可是怎么也没有躲掉。

温润的手摸到了他的天灵盖上。

一道玄奥的符文在其脑海中显现。

是一道箓文,李郸道的私箓。

李郸道在二百五十七章的时候就悟到了内神明的法门。

这是可以坐庙享受香火,成为一法脉祖师的法门,可以将自己的箓文传给别人。

李郸道自从悟得,还从来没有给人授过箓文。

主要是李郸道自己的箓级也是不高的。

因此授给少年的箓文也是品级很低的,只能说是“信士箓”但是这道箓文,源头是太玄少阳箓,是可以点化智慧的,是太玄真符的衍生变化之一。

李郸道还只是用这个来点化过自淮南王妾室双修大墓中木椿子带出来的那颗凤凰死卵。

少年郎感受着箓文,似乎给自己带来了不太一样的感官。

而李郸道心湖之中,也于莲花中脱落了一颗二代莲子,落入心湖水中,等待发芽。

“原来如此,莲花越多,代表气运越盛,我自修炼成天仙的机会便会越大。”

少年不知所措,然后很郑重地道:“我想我还是不能跟着你走。”

“随我修行,不必破门出家,我自己都没破门出家嘞。李郸道笑眯眯:“这样吧,你想不想成为一名郎中,别的不说,吃穿是不愁的。”

“你只当是去做学徒去的。”李郸道打算叫这少年郎进入协和锻炼一阵,至少认字是可以梦中传授的。

“嗯”少年点点头。

李郸道满意之极,自己时时刻刻带着徒弟肯定是做不到的,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自己都没得孙真人这样的指点呢。

“我不需要磕头吗?”少年疑惑道。

李郸道哈哈:“你还没有正式入门,我也需要再观察你一段时间。”

李郸道又想想,拿出一块桃木,以三阴箓药刀炁,将太玄少阳箓雕刻在上面。

“既然你之前没有名字,那我就给你取一个,便取个单字,叫荣吧。”

“李荣。”章子另一面又将这两个字刻出,生出淡淡的气韵来。

又有一面道师经宝。

三面刻录完成,李郸道不由得点点头:“你且贴身放好,珍惜万分,不可轻示于人。”

李荣双手接过木章,一股血脉相连之感从心头涌现。

李郸道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便欲去了。

李荣看着李郸道的背影消失在朦胧烟雨中,突然问道:“我怎么找你?”

李郸道摆摆手。

李荣感慨,突然觉悟,自己似乎不能再到李郸道那里购买五钱一枚的丹丸了。

怀揣着印章,李荣没有回去,而是去了伢行门口,等待着雇主前来寻劳力,他便可上前询问,以极低的价格,将活计揽到手上。

……

李郸道来到了考试院,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李宝京也早早的在那里候着,连着楚老爷子也在边上。

“侄儿肯定能考上的。”楚老爷子以为李宝京是望子成龙,其实李老爷子只是想快些接人回去,已经到外面酒楼做了一桌。

李郸道这几天不着家,不然肯定要抓到李郸道去做菜的。

“中不中,倒也无所谓,这几日竖着进,横着出的不少,我的儿从小身体就不是很少,吃饭都只能吃一小碗。”李宝京看着考试场中:“这几日只吃饼子,也不知道受不受得了。”

围着考试院的人很多,很快长安大街上就有穿着皂袍的官员骑马飞奔。

掐着时间,等着钟鼓楼的声音一响。

便揭开了考试院的封条。

李郸道瞬间便可看见其中景象,龙虎玄炁不再浓郁。

只见文气花团锦簇,又似波浪涛涛,翻涌而去,联系着天地间的浩然正气长河。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