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四零五 道缘初试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5 14:40:38

而考场之中,明经科的文章已经在批改之中。

诸审阅官,无情批改,此时名字封存,并没有姓名。

但诸审阅官有辨字之能,京城公子,考前讨教过他们文章的,大多可以认出。

李福德的卷子做得很好,只有少数几处生僻之处,未填,说不上满分,但是已经算是博文强记了。

这几个填空,是考官从典藏吏那里讨要来的生僻经义。

外界学生,若不能得见此孤僻篇章,自不能填空。

毕竟文章几经删修,比如《论语》,先秦原本,到汉时本,再到晋朝,已经经过数次编定了。

“字迹倒是不错,有大家风范,只是锋芒过盛,虽然也有魏碑之古拙气。”

另一个考官看了:“数点墨点,可见也是思忖再三,性格应该还算可以。”

当下评了上乙,放在了一边。

竟然连着下甲都没有录入。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明法科修改文章的是大理寺的人,这些人原先有北齐的,也有前朝归顺的明法之官。

这些人倒是比那些儒生实在,或许是继承了法家的传承,也不玩虚的。

看着卷子,打开一篇:“这是哪条律令?他娘的现编的?”

“这案子判得跟狗屎一样。”

“罗列疑点,一个都没找对。”

“这论述:唯有道德治世,以乡老施以仁义,乡老不察,再由县判……律法不下乡,这他娘的也是个人才。”

改得火大:“这些世家子弟,以家法大过国法,家法先治,国法靠边……”

这位考官其实也是世家出身,但因所出非嫡系,乃是旁支庶脉,因此在主脉的打压之下,便也十分痛恨此类。

只是如今并不敢多言,只是将其分数压下,毕竟其他考官可大多是世家贵胄所出。

直到看见了一分文章,要拿起,竟然发现十分有分量,莫名还有一股香气。

再看内容,顿时点点头,锐气很盛,确实不错,其中针砭时弊,也是一针见血,叫人深思。

但是通篇竟然没有一字一句在反世家,但是仔细阅读过后,又似乎能体味出来,法理制衡王权……

只是看断案,又不得全顾,处事更有些偏颇,有些愤世嫉俗之感,不由得皱眉。

“还是需要打磨打磨。”便给了个下甲的分数。

这个分数还要传阅其他人看,不过一般有异议的话,要联合阅卷,为了省麻烦,大多不会有异议,除非动了利益蛋糕,排名次的时候,将人家内定的名次顶了出去。

……

第三科是明算科,税收积累计算,行军打仗粮草计算,都在其中。

比如做一项水利工程,预算需求,算出来后,往往做起来,便是乘二,甚至乘三的往上报。

简单来说,就是应用题,只不过其中可不是小学水平。

一时间算盘打得飞快,而李福德本身在四门馆学,明算科就是数一数二,加上有李郸道提点,这张卷子反而做得最快。

做完之后还验算了一遍,提前交了卷子。

这便引得监考老师十分注意了,这时候普遍理科生不多,一些在道家,一些在墨家,其他无论是明经,还是明法,其实都是文科专业。

这些学子算得焦头烂额,算盘打得滴滴答答的,不时还有同一道题目得出四五个答案的,崩溃得要哭来了。

此时一看李福德卷子,字迹整洁,答题清爽,先解再设,思路清晰之极。

比如其中一道行军之题,一行伍绵延十五里,将军命传令官骑马至末尾传令,其中军伍日行五十里,马儿急行日四百里,一来一回,需要多长时间。

监考官暗自验算,果然无差,不由点头:“虽然不是出身豪门,但是既然姓李,那么就可以谋个好出身,从小吏做起,倒也是个人才,可以赏识举荐一二。”

李郸道并不知道已经有数个监考官和审阅官,对李福德已经上了心。

虽然还其他人已经定了一部分名额,但是还有一部分名额也确实是从外面淘来的,只不过要身家清白,而且的确优秀。

李郸道这边已经在那边蹲了好几日,就看见了这么一个苗子,有心渡他入道。

因此一连数日坐在那里诊病卖药。

“小郎中,有那种药卖吗?”一个流里流气的少年郎,促狭着眉眼,悄咪咪的小声问道。

好似原先零零年代,那种碟片租赁的小店,来客转了一圈,转而问道:“有那种学习资料吗?”

于是老板立马点头:“有的,有的,要哪种的,是某岛的,还是欧美的……”

李郸道自然也是上道的,点头道:“有的,有的。”

恰巧那少年郎出来买药,看见这一幕,眉头紧皱,不过还是没有鼓足勇气上来。

李郸道卖了药后,那人心满意足地拿着一瓶药丸子,哼着小曲去了。

“他是个坏人。”

李郸道嗯哼一声,问道:“你怎么知道他是个坏人?”

“他哄骗了姑娘,说是去大户人家做工,待遇比在家里好,欺负别人不认得字,将卖身契一签,自己拿了钱,姑娘卖到做了娼妓。”

“他买的什么药?”

“自然是那种药。”李郸道说道:“我不该卖给他吗?”

少年郎要咬嘴唇,一声不吭,不愿意多说。

或许他也曾经幻想过李郸道是个好人,只是如今便十分纠结。

“那你想要找一份活计吗?”李郸道又问道。

那少年郎立马警惕起来:“你要做什么?”想来也是怕李郸道给他卖了去的。

“我炼制丹丸,还缺一个试药的童子。”李郸道笑道:“你别看我年轻,其实我已经八十四岁了。”

道家算小花甲计岁法,六十天是一岁,李郸道倒也没有胡吹大气。

少年郎还是沉默,但眼神明显不信李郸道已经八十多了。

李郸道也不必跟他说啥,直接道:“试药一次,我给你五百钱。”

少年终于动容:“需要我做什么?”

李郸道拿出一粒丹丸:“你吃下去,每日记住自己的变化,将它告诉我。”

少年想都没想,直接吞了下去,李郸道十分诧异:“你不怕丹丸有毒?”

少年沉默不语,面无表情,似乎生死已经不能为之动容。

李郸道叹息,将五百钱给他:“明早二更天后,宵禁解除,你来桥边等我。”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