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四零八 又遇袁守诚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5:43:49

而李福德很快就从里面出来了,李郸道立马上前去拿东西。

也不问考得怎么样,但单看模样,确实是瘦了些,青春期的胡子,邋里邋遢的。

老爷子上前,道:“把握如何?”

“已经用出所学了,至于能不能成,还得看考官的了。”

而里面,一阵爆竹声响,都城隍的神像又被请了出来。

还蒙着红布。

不过李郸道还是看到了都城隍纪信对着自己一笑。

看到这笑,李郸道就知道八九不离十了。

一阵恭喜:“叔叔看来你文章不错,刚刚监考官都点头了。”

“什么监考官?”李福德没有反应过来。

“刚刚抬出去的那位啊。”李郸道笑道。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李福德若有所思,随后问道:“侄儿,我现在却还有一桩事情未了。”

“什么事情?”

“那龙女的事情。”

“你瞧瞧我这记性,已经传了文书,只是我也不知道他们收到了没有。”

李郸道将金钗给了李福德,李福德将钗子握紧:“嗯,若有机会。”

李郸道嘀咕:那龙女用了什么迷魂法,这么厉害。

“什么时候张榜?”

“三日后就能张榜。”李福德道:“不过我想去出游。”

“哈哈哈,考完去放松放松也不错。”楚老爷子叹道:“可惜送家那几个,没有一个有侄儿这般聪明的。”

李宝京哈哈道:“你还贪求什么?”

李郸道揶揄道:“南墙张榜,我听说,如今京城里面的达官贵人,但凡有女儿的,都到那里去的。”

“只是上榜的毕竟少,但挑女婿的可不少,因此经常为抢女婿发生械斗。”

“于是这些,拿着一根软木棒,若是榜上有名的,就直接上去抢婿,如果不从的,就打昏了,放进麻袋里,当天晚上就成好事,谁抢到就归谁。”

李郸道一说,楚老爷子就两眼放光:“这倒是个好办法,只是以往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啊?”

“他瞎编的。”李福德听得直隔应。

李郸道笑道:“往年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我算着叔叔你就有这么一桩喜事。”

“什么喜事?”李宝京问道:“你算到什么了?”

李郸道哈哈哈道:“多少是个公主。”

唐朝的驸马好像挺惨,房玄龄的儿子就被高阳公主欺负得挺惨。

李福德呵呵道:“莫要说胡话了,还是先回去吧。”

“已经为你备下了宴席了。”李宝京道:“修整一天,再去放放心。”

“嗯。”

李郸道笑道:“那我就要把自龙宫带下的轻酒祝贺了。”

旁边人听到这话,翻了个白眼:“这家人都在做梦嘞,取公主,喝仙酒,真可怜,一家人都跟着有病吧。”

且不管其他,正要走去,一道声音响起:“师侄儿,有好酒,怎么不叫上我?”

李郸道抬眼就看到了,原来是袁守诚,袁守诚说自己师父是医家传人,他是卜家传人,上次还带着李郸道跟着田巫吃了泾河龙子。

李郸道笑问:“我叔叔之前找师叔你算命理,称骨,师叔怎么不算哩?”

“哈哈哈,不必算,算不必,所谓上贵人,虚怀若谷,大公无私,不畏权势,大义凛然,见危授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这世上上贵人寥寥无几,如今见了一个,已经是得幸了。”

李福德在考场中已经拟订了一卷书册名字《沉冤录》,要为民请愿,沉冤昭雪,自然称得上贵人。

这股子清贵之气,不在于权柄,而在于品格。

当然至于践行,这又是另外的事情,屠龙少年变成龙的事情也不少。

此时是圣贤,往后也可能是大恶人。

李福德惊讶:“您跟我侄儿认识?”

李郸道笑道:“这位能掐会算,定是叔叔你肯定要中,他才敢上来讨一杯喜酒喝,毕竟晓阴阳,会人事的称号不是白叫的。”

“哈哈哈,过了,过了。”袁守诚却是又侧着脸问向李郸道:“天宫一游,感觉如何?”

“这你也知道?”李郸道惊了。

几人相邀相贺,一起入了府中。

李郸道焚上最好的香,又将龙宫吃不了兜着走的瓜果酒水全部拿出。

此时酒楼点的菜已经温过三遍,再温就失了味道。

除却李福德,还有丫丫的老师,刘乃盛,同行的四门馆学生,一个叫卢生的,上次调戏龙女,结果吃了水莽草的那个。

此时都在讨论着题目。

考试后惨烈的教训就是千万不能对答案,不对答案,全是对的,一对答案,拔凉拔凉。

李福德倒是没有这样的情况,但那卢生的确是差些火候。

几人互相默写了自己的文章,相互传阅。

就连李郸道也惊了:“叔叔这书,算是给他读明白了。”

别人不提着如何,李郸道却是只跟着袁守诚聊着起来了。

“太学里有个刘炫博士易学造诣很高。”

袁守诚叹道:“确实,但他还有个兄弟叫刘悼的,更是厉害,学究天人,我也是自愧不如,前朝《皇极历》就是他所编,已经是比日书,玉匣记更全之书,天时地利人合,尽在其所算之中。”

李郸道惊讶:“比您还厉害?”

“我晓阴阳,会人事,能避死延生,竭尽全力,可推演前五百年之事,后五百年之变动,他却以皇极之道,可以了然前五千年之事,后五千年之事。”

李郸道受了惊吓:“那不就是推演劫运?”在大赤天时,太上老君就说昊天上帝脱劫而去是因为看到了不可改变的未来。

“不错。”袁守诚道:“所以他能做钦天监正,我却只能在街头算命。”

“师叔您低调了,既然是卜门当家之人,应该是能算生定死的,只怕是师叔你不愿意去吧。”

“我有个侄儿倒是在钦天监。”袁守诚道。

“袁天罡是吧。”李郸道问道。

“看来师侄儿你也学了点易理。”袁守诚惊讶。

李郸道心中呵呵,谁不知道你们叔侄儿俩啊。

“不错,只不过,还需要些时日。”

李郸道指指天上:“那您算天算地,可能算出上面出了什么事情?”

袁守诚脸色一变,随后摇摇头:“说不得。”又道:“你也应该知道为何说不得。”

李郸道点点头:“只是苦了修行了。”

“龙虎玄炁也是宝药。”袁守诚道:“不必如此抗拒,要论因果,其实也不用太理会什么。”

李郸道给袁守诚倒酒:“这些倒也不必多说,难免犯了忌讳。”

又道:“不如给我叔叔算一算人事,看走谁的路子,这件事情能定下来。”

袁守诚掐算指头,道:“此事确实有些颠簸,不过可以找姓李的解决此事。”

说罢,袁守诚对着李郸道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