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四零三 诡异二三事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7-02 10:55:02

李福德越想忍着,那咳嗽声越大,吵得人脑仁疼。

抬头一看,一双眼珠子,好似死鱼眼睛,越过隔断,死死的盯着自己。

李福德一恍神,便吓了一跳,再看,却又什么都没有。

那咳嗽声也停止了,咳嗽声停止了,脚步声却响起。

“严禁东张西望!”

李福德这才安心答题。

却没看到,天下都城隍纪信,就站在他旁边,而那一长脖子鬼,已经被一脚踩在了脚下,求爷爷告奶奶。

“你却是个不识天数的,科场害人,也不找个气运浅薄的。”纪信冷笑。

却是一些考场上死掉的促狭鬼。

这些促狭鬼,专爱捉弄人,给人使绊子,若是小孩啼哭不止,便是有鬼掐他一下,可见身上淤青。

若是老人走路突然眼前一黑,便是被其蒙住眼睛,推了他一把。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若是大病一场,久不得治愈,药石无用,就是有此促狭鬼,吹你肩膀上的阳火,吸食你的阳气。

促狭就是嫉妒,因此在考场中,若是见了有可能考中的,文气不差的,便暗中捣鬼。

李福德文气虽然有,但那鬼生前也是文客,死了亦不惧怕,这也是为啥能在科举场作怪的能力。

其他考场也有这样的鬼,也在捉弄考生,胆子大甚至直接叫考生魇着。

但是他找李福德是找错了,为啥?李福德有关系。

历年来在考场中都不大作为的纪城隍,此时也作为起来了。

李福德继续答题。

而在别处,一个脖子伸得好像长颈鹿一般的书生,看向了隔壁。

“第三十八题,第二空填什么?”

“填什么?”

头颅拉着脖子往着三四丈外看,看了七八个人,但是答案竟然全都不一样。

好家伙偷窥抄答案都不知道抄哪个了。

这书生眼睛越来越红,青筋暴起:“怎么都不一样,怎么会都不一样?”

“素隐行怪,后世有述焉,吾弗为之矣。君子遵道而行,半涂而废,吾弗能已矣后一句是什么?”

只见血泪留下,脖子越来越长,绕住了好几位考生的脖子,考生们没有察觉,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喘不过气来。

而还有一处地方,考生或许是个草包,上了考场就昏昏欲睡,一个儒生蹑手蹑脚走到边上,对着桌子上的蜡烛吹气。

蜡烛越烧越快,烧歪了来,断在了地上,滚落到了门边。

“嘻嘻嘻!”几个孩童在走廊手拉手,衣服扯着衣服。

“千里寻夫不见君,宰相门前做新郎,杀妻掼子真富贵,人面兽心世道凉,世道凉。”

嘻嘻笑笑的童谣之中,一面容俊俏的儒生渐渐感到心烦意乱,卷子上浮现着血一样的“冤”字。

科举改变人的命运,所以在改变命运之前,便会有这样的磨难。

就连着考院中的孔夫子,董大儒,都是双目微垂,将这些视而不见。

“起火了!”一声惶恐之声响起。

随即回应的是一句:“肃静,再敢喧哗者,成绩作废!”

然而那火势并没有蔓延,甚至浓烟都未有,只是那桌案上,一具焦烂熟透的尸体,油脂渗入木头之中,形成了一个人的图案。

而仔细看,这图案并非现在才形成,而是早就有的。

……

当李福德提交完明经科的试卷,已经十分疲惫了,十几张卷子的填空题,论述题,已经将他做得头昏脑胀,恍惚间好像有许多只蚊子在眼前飞舞,脖子又酸又疼。

考试院提供的晚饭只有咸菜稀饭和白开水,李福德拿出提前做好的肉松饼,是李郸道亲手将肉撕成这般模样,再借着叫花鸡的火炁,满满烘干水分才松软不塞牙的,外面则是一层猪油一层面粉的的酥脆饼壳。

猪油还特意用葱炸过的,可以增加食欲。

就着白开水,吃了两个肉松饼,李福德静坐一会,李郸道教会了他打坐恢复精气神。

等着彻底黑不隆冬之时,其实外界不过申时。

外面淅淅沥沥又下起了雨,寒风从门缝里灌进来。

原本或许不冷,进了考试院,却多了一股子阴风,不再是过叶穿林之风。

李福德将桌子靠着墙推去,把两件衣服垫着下面,拿着狐狸裘毯子裹着自己,拿着胳膊当枕头。

桌子不算宽,侧着睡却也够,李福德眯着眼睛,似睡非睡,脑海里却是回忆这些日子做的文章。

城隍纪信此时也去巡查其他地方了,但没有一个小鬼敢犯这里。

李福德回忆着文章,文气便如火如炬,身上的浩然正气也越发觉醒。

特别是李福德回忆起那篇“为死者叹。”

惊惹诸多小鬼惊异,这是位能为底层人民发声的儒生,天生是做官的料。

当下十分期待,甚至围到周围来。

李福德在睡梦中见有人跪拜自己。

“我有冤情要述,今日得见您的文章,便知良人,特来请愿。”

“你可讲来”

………

等着鸡叫两声,小吏已经拿着锣敲了一路:“诸考生自行洗漱,不得走出考场,一刻钟后用早膳。”

……

早上喝的还是稀饭咸菜,加白开水。

李福德朦胧记起昨夜的梦,不顾考场,将梦境写下《沉冤录》几个字。

又一一写下姓名。

每写下一个名字,似乎有一声应答在耳边。

而都城隍巡查回来,看到这一幕,不禁点头:“这一家子,倒是都是有气运的,只是过刚易折,木秀于林,风必吹之,却也有些磨难。”

等着第二场考试开始,便是明法科,考的就是断案的本事。

李福德看着卷子,一共三道大题。

第一道是默写律文和判断是非之题。

第二道大题是已经结案,但要找出其中蹊跷之处,如何翻案。

第三道就是一道论述题,明法与治国之论。

李福德竟然直接从第三题开始“外儒内法,汉继秦制”

以秦汉作论,秦法治,汉前期黄老,后面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但其已然继承了秦朝法家治国的思想。

从“汉律”得秦律之精髓,便可看出。

李福德笔墨一动,便有律令飞舞,文章散发香气,将考试院中的霉味冲散。

一字重一铢,一篇下来,便是字字珠玑,花团锦簇,锦秀天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