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三八六 三脉七轮佛门功法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7-02 09:46:13

等着宴席结束,麻威武单独叫住了李郸道。

“你是个习武的好苗子,可惜了不入军中,我年纪老了,上战场的时候又伤了身子,没有子嗣,一些东西也没有办法传下去。”

李郸道感觉有些奇妙,好像又来到了喜闻乐见的老爷爷奇遇环节。

“我有些东西想要教给你,只是我看不出你的心思,现在我问你一句,你且用心的回答我,你忠心于朝廷吗?”

麻威武却是混迹官场,军中多年,阅历极为丰富,多少年轻人,谈几句就能露底,大概知道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但是却看不透李郸道,李郸道谈吐新奇,许多在他认知之外。

这让麻威武认识到,李郸道可能是一个经世之才,而经世之才,不为朝廷所用,那就是乱世之人。

因此麻威武单独叫住了李郸道,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李郸道反问道:“您认为的忠于朝廷,是忠于万民,苍生百姓,还是忠于王权,忠于君主?”

“如果是前者,我自付出生命,如果是后者,汤放桀,武王伐纣,他们难道是不忠的臣子吗?”

“他们如何跟当今皇帝相比?”麻威武质问道。

“若真是仁君爱民,自然万民皈附,我也一样,在汉为汉民,在唐为唐人,跟忠不忠又有什么关系呢?我难道就不属于是黎民百姓吗?”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麻威武沉默良久,叹息道:“李宝京有一个好孙子。”

却是自怀中掏出一张画来,画中画的是一个佛陀还是菩萨,在做着十个动作,身上各有线条,上面还有文字描述,只不过都是梵文。”

“这是我自得的武学图录,是自周武帝灭佛之后,和尚还俗耕田,我家祖上跟着一个还俗的大和尚有交情,所以传了这等武学下来。”

“这上面的文字是?”李郸道问道。

“是佛门三脉七轮之窍门,能教人运行真炁,修炼金身。”吗威武道。

李郸道一惊,佛门密宗传承?怎么找上了身为道士的我?

三脉七轮,跟着十二正经,奇经八脉可是完全不同的两套体系,万万不可同修,轻者走火入魔,重则魂魄崩散。

三脉左中右,七轮则是,顶轮、眉间轮、喉轮、心轮、脐轮、海底轮、梵穴轮。

这图谱上十个动作,正是修行三脉七轮的瑜伽动作。

这样的理论跟十二正经自黄帝内经就有提及雏形,这个也是自古《吠陀经》中便有提及的理念。

李郸道听了麻威武阐述的口诀,也不知道翻译得正确不正确,但确实十分精妙。

只是如今看来,三脉七轮修行的更像是“三魂七魄。”特别是七轮,分别掌管人体的各种身心状态活动,又即人体的器官及情绪。

跟着七魄的功能特别像。

“我自也只练了几个动作,便也能在军中混个校尉,年轻的时候一个打五十个没有带甲的汉子,也不是话下,只是如今老了,髓血干枯,气力不足了,想要再练下去也不成了。”

李郸道说道:“这是佛门的功夫,确实精妙,只是不大适合我,难度太大了。”

麻威反驳:“你资质并不差,这点难度怕什么?我年轻时候资质比你差都挺过来了”

李郸道仔细看去,麻威武果然体内真炁流转,乃是“梵炁”带着一股子缠柔之力,若非这股真炁,就他着千疮百孔的身子,只怕活着也不如死了。

快死之时的散功,也会格外痛苦。

若是冒然学习道家养生的功夫还会适得其反。

“你且看着,我教你。”麻威武当场教学起来,生怕李郸道不学。

李郸道仔细看着,三脉七轮修行体系,果然是四大文明修行体系之一,佛门和道门争得有来有回的基础。

看着麻威武演示完,李郸道心中已经了然,麻威武得的口诀翻译肯定是有误的,体内形成了几处暗伤,特别是后面几个姿势十分困难,他又年纪大,强行控制身体摆出,已经是要老命的那种。

“你学得如何了?”麻威武问道。

李郸道点点头,然后拿出银针给麻威武治疗。

麻威武感觉一阵热络,体内一股外来真炁运行于自己身体之中,真炁和自己的柔韧真气不同,极为轻巧,好似风云。

而且量大,竟然比自己修行这么多年的都要多。

麻威武修行的是动功,瑜伽真气,李郸道修行的静功,打坐搬运,一个吐纳紫气星光,一个搬运血气,内炼躯壳。

所以麻威武的是梵炁,精气神抟炼一块,李郸道精是精,气是气,神是神。

怎么说呢?瑜伽有些类似于内丹术,只是理念不同,所追求的也不同。

麻威武也不抗拒着一股外来真炁,李郸道又念动“青帝九皇咒”,借助草木生机,修复麻威武体内一些暗伤。

只是陈年旧疾,想要调理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把刚刚的一些伤给止住。

又拿出几粒丹丸:“这是我炼制的还精归脑丹,可以填补精气,你年轻时候练武没有滋补,又岔了道,现在根本挽救不回来,只能缝缝补补糊弄过去。”

麻威武看着几粒丹丸,却摇摇头:“李宝京说你适合做个大夫,我现在是知道了。”

然后笑着道:“你是个好孩子,刚刚的话,你就当我没有说过,继续医病救人,比上战场有前途。”

只是,麻威武这笑着,笑着,却是眼角带着泪,这突如其来的改变,叫李郸道有些莫名其妙。

麻威武却拍了拍李郸道肩膀:“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治不好的,不必为我操心。”

“至于这份武学。”麻威武叹了口气:“若是不喜欢,就烧了去吧。”

李郸道将图谱收好:“烧了怪可惜,再说是长辈所赐。”

李郸道又劝道:“吃药还是可以缓解的,我爷爷一直不希望自己的朋友越来越少,我也是尽孝心。

“我听说您没有子嗣,是战场受的伤,其实别的不说,这方面的事情我还是比较擅长的,只要没有断,没有缺,以您的武学造诣,身体调养好,想要有一个子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说的是真的?”麻威武一下子激动起来,完全没有刚刚半死不活的样子。

看来古人对香火传承不是一般的重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