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三七八 怪方医怪病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4 05:22:21

“等着我第二天看的时候,那佛像就开裂了。”高珏道:“我也没当回事情。”

“只是后来我就发现,家里出现了各种怪事情。”

楚骅听着这种志怪入迷:“什么怪事?”

“比如我家茅房里面出现两个头的蛇。”

“比如库房里面传来喝酒吃饭的声音,进去看却没有人。”

“这些倒也能住人,偏偏一天夜里,还传来了琵琶声,就在我房间,余音绕梁……”

“这不挺好吗?听着小曲,睡着觉。”

“琵琶曲调犹如金器交兵,落石滚珠,若是小女儿的调还好,偏偏毫无章法,像是山东大汉反弹铜琵琶。”

“噗!”李福德都忍不住了,这个比喻,山东大汉,反弹铜琵琶,这画面,如何想象?

“你换个房间睡觉呗?”

“也换过,但都有各种意外。”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有一次,还差点被火烧死。”

“那估计就是那尊金佛像的问题了。”李郸道也不去看,就把问题扣在佛像上。

总之立场问题不能出错。

“先不管我家的问题,就是你看看,我身上的问题能不能先解决了?”高珏问道:“当然如果能解决我家里的事情自然也是不错。”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自身的问题,不至于小兄弟站不起来,肯定是有心里问题的。”

“心病还要心药医,肯定要先解决你家里的问题,按照通俗说法就是,风水对你有妨碍。”李郸道直接道:“当然,治标也不是不可以。”

李郸道拿出两粒君子丸:“这两丸,跟你之前吃的药,应该是差不多的。”

那高珏,也不怕有毒,和着水就吃下肚子了,药力化开还要半个时辰,于是又叫来了两盒糕点。

李郸道估摸着道:“你这病症,一是自身精气亏损,二是邪气入体。”

红楼梦中,得罪了王熙凤的贾瑞,就是被冻了一晚,又泼了粪,紧接着又被风月宝鉴给摄了精气,才一命呜呼的。

倒是跟着高珏的病症差不多,因此之前李郸道说他不听之前人开药之时说的医嘱,没救了。

这病症倒也不难治疗,只是李郸道要拿捏他,便要提现出不容易来。

“你去拔了茅厕前的草,挖点乱葬岗坟前的苔藓,讨要些城隍庙里的香灰,再以讨要来的九十九户人家烧着的灯芯做药引子,用童子尿煎煮,这么一副汤药,你一口气喝干。”

“这是什么方子?”高珏觉得奇怪。

“你按照我说的做就是了。”李郸道说道:“等你喝完了这副汤药,体内的邪气就基本上祛除了,我再去你家中降伏妖魔。”

“现在不行吗?”

“总得准备准备吧!”李郸道双手一摊。

高珏立马明白了:“要什么?我立马着手准备。”

李郸道直接说了:“你准备好钱就是了。”

“高人就是高人,也不遮掩一下。”高珏竖起大拇指称赞。

而李郸道也觉得时间到了,留下了联系地址,便出了玉壶春茶馆。

楚骅立马感叹道:“我以为我家已经算是比较有钱的了,跟他一比,竟然比不过人家一根汗毛粗。”

“命里该有的财,自然守得住就能守,他是守不住的败家子,不然也不会招来这些东西,图谋他家的财货。”

“一身珠光宝气,还能富贵护体,可是一家人干的事情都是折福折寿的,闹腾他死了,这么大笔家业,自然就瓜分了。”

李郸道面无表情说道:“既然有钱捡,那自然见者有份。”

想着在城隍庙中辛辛苦苦营业,也不过百万,还要给发工资,维持运转,拨款给乡下扶持他们,这人财力何止百万,百万贯都不止了。

唐朝最贵的房子,好像要五千多万,跟着现代似乎动辄几个亿的豪宅还是小意思,但是要看生产力和购买力啊。

李福德问道:“你刚刚那些东西,吃了真的有用?”

“有用是有用,但最重要是叫他去跑,去有情绪的波动,勾引出那些邪气通过这个来发泄出来。”

“茅房前的草,自然是万人踩踏,十分坚强,又汲取五谷轮回之精气,可以勾引邪气。”

“坟墓苔藓,自属阴寒,却也能激发人体阳气,刺激魂魄,壮神气,而且一些恐怖之事,恐怖情绪,克服之后,可叫其意志更为坚定。”

“九十九户人家中的灯芯,自主常亮,光明,且内有驱逐黑暗之意,也可壮其头顶,肩膀三道阳火。”

“城隍庙的香火,自然也是差不多的功效,可以驱散邪恶。”

“他运动过后,又吃了这些东西,亏损的精气也好,个人状态也好,都会有很大的提升。”

“好了,你们两个就先回去吧,出来许久了,太学也看了。”李郸道看着天色不早了说道。

“你呢?”李福德问道:“侄儿还要去哪?”

“我去都城隍庙去看看。”李郸道指着那边道:“什么时候有庙会?”

“初一,十五。”楚骅道:“现在还没有到时候嘞。”

李郸道摇摇手:“我主要是去问问今天在太学碰到的那桩事情,叔叔你说这样的书,不读也罢,可是事情总要搞清楚来,不然倒也是可惜了,太学有老师在讲易学,我觉得可以去听听。”

“好吧,你晚上可要回来,不然嫂嫂要怪我了。”李福德嘱咐道。

“保证晚饭前回去。”

李郸道自一人前往都城隍庙,之前也来过,不过都是魂魄出行,肉身没有到过,现在是连着肉身一起去了。

到了地方,却是没有夜晚阴神出游看着气派,也只是稍微大一些的庙宇模样,带着青砖围着的院子。

门口一块碑,介绍着城隍是谁,有何功绩,也是十分斑驳了。

到了里面,香客倒是挺多,还愿的,许愿的,烧香的,磕头的。

城隍,判官,勾魂使者,还有诸多蓝皮的,黑皮的小鬼,或者头戴枷锁,或者脚上有脚镣,跪着地上,似乎在接受审判。

李郸道自己拿出自制的降真香,给上司都城隍纪信敬了一柱。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