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三五六 宝剑锋从磨砺出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7-02 10:01:35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三五六宝剑锋从磨砺出李郸道又去问秦一萍,什么适合服饵,秦一萍说可以吃蝉蛹,蝉蛹可以羽化,十七年见光亮,只能活一夏。

李郸道问有什么服食方法,秦一萍说生吃,觉得没有味道可以沾点盐巴,什么油炸啊,蒸煮啊,一律没有效果。

但是蝉蛹也不多,而且就是夏天才钻出来,不能长时间服用。

秦一萍又推荐妇人乳,说是长生药。

李郸道觉得这个虽然靠谱,但是感觉要一年四季供应上也是够呛,你吃奶,人家娃娃就吃不上,也十分缺德。

若是用产乳秘术催乳,虽然说是处子也可,但是总感觉失去了原本先天精华。

觉得秦一萍的饵方不适合自己,李郸道又去问董俊董三郎。

董俊生长在海边,因此知道服用珍珠作饵料的方法,还有水母,龟卵之类的,据说海外诸岛屿,有先秦时候的散修,就是吃这些东西,渐渐有了神通的。

李郸道这些东西又吃不到,便想着自己按着季节配伍。

不一定要特定的“饵药。”毕竟李郸道可以说是很挑食的。

想来想去,还是先用“香”凑合一断时间。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等制完了丹丸,李郸道就动身去庙里,倒是要看看,茱萸菖蒲两个的姻缘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还未等到庙里,就一股子妖氛,透着一股“腥味。”猫娃狗孩两个正在冲着两个女子低吼。

猫娃是李郸道家养的咪咪自丐门基地减到的,猫脸人声,狗孩是上次杀草台班子五个人救下的唱歌犬。

一直在庙里,只是之前冬日,不大爱出来玩闹,此时春日,气温回暖,倒也活泼起来。

这两个女人,一个在吹火,应该是想造饭,弄得一脸黑,一个在洗衣服。

见了李郸道来了,猫娃狗孩就十分高兴,过来蹭李郸道,李郸道拿了原先哄丫丫的糖丸给他们。

那两个女子才看见李郸道过来,不过却一脸惊吓。

李郸道一眼就看出来了,螺精蚌女。

一股子妖媚气息,本来也不能在岸上显形,偏偏借着茱萸和菖蒲两个的精华,借了人气。

真身在水缸里面,李郸道嘀咕着:“这不比我那十六只癞蛤蟆好看啊!”

“见过城隍爷!”螺蚌慌忙行礼。

李郸道摆摆手:“干你们的活去吧。”

进了庙里,就看见茱萸菖蒲两个又在神农老爷神象下面吃起了羊肉小火锅。

“师弟这么快就炼制完了?”茱萸一脸诧异。

李郸道点点头,拿了两粒丹丸给二人,二人混着羊汤就往下顺。

霎时间,脸都红了,脖子变粗,鼻孔冒粗气,身上发汗,头顶冒烟。

“爽!”茱萸大叫一声。

李郸道看着这两个出了这么多汗,说明湿气太重了,已经水火失衡。

不由劝告道:“两位师兄的姻缘我看了,倒也不是不好,只是两位师兄需要节欲,不能全靠外药撑着。”

李郸道不好直说,你们两个已经被龙母采补过一次,身体大不如以前,再这样放纵,容易出事情。

“嘿嘿,我觉得这不是我的问题。”茱萸感觉吃了药后,自己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

良言难劝该死的鬼,他们两个不听,李郸道也没有办法,要是把螺精蚌女赶走,那就更不通情理了。

李郸道只好跟这两个聊起了“房中秘术”。

养宝剑法!

许多人尝试过但只有我成功,我渴望有价值的对手,锐利的剑锐利的眼,要刺的快刺的狠,我的剑准备好了。快速速与我击剑!

养了宝剑之后,宝剑又大又长又硬。

然而光有这些还不够,李郸道又教了“呼吸法”“节奏法”。能叫人能征善战,而不丢盔弃甲。

听得茱萸菖蒲两个连连惊呼:“原来我之前是一把锈剑,难怪这么钝。”

李郸道直道:“宝剑锋从磨砺出,未有锋前,请勿轻易试剑。”

授了诸法,李郸道相信,只要按照他说的去养护,别说这螺精蚌女。

就算龙母再夜里前来幽会,也能战他三个回合,有来有往。

有来有去,才叫双修,如此茱萸菖蒲两个,不仅不会亏损,还能得到一些好处。

讲起这个,茱萸菖蒲两个可就不困了,还当起来了好学生,十分好问。

李郸道又给他们普及诸多知识,听得他们是两眼放光。

“师弟你有这种无上妙法,怎么不早说啊!”

李郸道叹息道:“真经不轻易展示,以免淫邪之人,危害百姓,但是两位师兄为人还算正直,两个嫂子又不是那么容易满足的,如果不会降伏之法,难免戴帽子,喜当爹,芳草碧连天。”

李郸道给这两人又讲了一些禁忌,便找了个静室,出窍入了城隍府中。

刚刚到城隍府,就看见幻姑笑着道:“你看我配的姻缘如何?”

李郸道摇摇头:“那龙女不是该叫一个柳毅的占了便宜吗?怎么找上我叔叔了?”

“我提前拦截下来了。”幻姑道:“你家叔叔气性不错,若有龙女扶持,必定能平步青云,封侯拜相,加上你家祖坟入了龙脉,万一催化,以李代李,也是极其显耀的。”

“以李代李?”李郸道一时间不知道幻姑这个千年老狐狸在说什么。

不过敏睿的直觉还是告诉自己,这是个作死的试探。

当场回绝:“你搞到其他人身上也就罢了,要是搞在了我家,胡三,我告诉你,你成仙的劫难,别说天劫了,那我就是你的劫。”

幻姑一愣神,本欲嘲笑李郸道,忽然感觉眼皮子一跳,一股冥冥定数随着李郸道的声音刚落而成就。

于是改口道:“我不弄就是了,左右一个姻缘权柄,你跟我生什么气。”

竟然千娇百媚起来:“刚刚听你说这么多房中秘术,可知道我们狐族还有闺中媚术,你不过是个雏儿,自己还没破个瓜,尝尝鲜,就教育起别人来了。”

一时间吐气若兰:“不如今日,跟我试试云雨,反正你是阴神出窍,神交双修,不必泄露真精。”

李郸道竟然被勾得魂魄迷离,阴神都要被吸走,好似一个黑洞一般。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