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三五零 你的苦难到头了!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5 14:54:31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三五零你的苦难到头了!秦一萍直接道:“我哪里有奶给你?至于童子尿,你修持已久,重返先天,憋一泡出来,比一岁小儿的灵验。”

“这样不好吧!”李郸道有些羞涩:“我渐渐修成不漏,已经好久不需要放水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憋出来。”

“算了,我帮你要一些。”秦一萍主妇科,儿科,要一些奶水比较容易。

李郸道又帮着秦一萍抓虫子,自己感官不错,能感知虫子的方位。

一边抓虫,一边讨论冯素波的病案。

秦一萍道:“你只补心,补元炁,生血,却疏忽了通瘀,扩容,同时心通肺,小儿先天不足,一问题在心,一问题在肺。”

“他缺了一半颗心,就应该以先天小儿心脏残缺之证来治疗。”

两人论了一会,内容自百鸟之嘴巴,往外扩张,叫自然有灵之物,晓得了有这么两位大夫,可治疑难杂症。

顿时就不紧不慢,从小土坡里来了两只刺猬,两人帮着去了体表的寄生虫,又喂了两颗丹丸。

两个刺猬走了,又飞来一只白鸟,白鸟的腿折了,秦一萍帮忙将其正位,还上了夹板,李郸道喂了一些符水。

“如今造化施展,又孕育出来了许多生灵。”李郸道救治了最后一只被老猫叼过来十分瘦弱的猫崽子,感慨道。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确实。”秦一萍道:“关中地区还是恢复了一些生机的。”

“回去吧!要是想来看病,随时可以来找我。”

诸多小动物点头。表示明白。

回去之后,李郸道就十分羞涩地憋了一泡正宗童子尿,颜色清亮,身体健康。

等着秦一萍把妇乳送来,便混合着符水,给冯素波一点一点喂下了。

“为了救你,可是牺牲了我的第一次,你再不给面子,那就不怪我了。”

吃了奶水和童子尿,冯素波生机也渐渐焕发起来。

李福成一脸嫌弃:“那个碗以后只给他用了,不能要了。”

又好奇:“这是哪里的偏方?有用吗?”

“隔壁秦姐姐说的,说是那种快进棺材的吃了都能暂时精神一会。”李郸道说道:“况且我这一泡尿,那可谓是神仙水。”

“呸你个不要脸的。”李福成直接摇头:“看他造化吧,被你开膛破肚,又喂了一泡尿,没死真是老天爷看他可怜。”

李郸道直接靓仔无语。

等着夜里,李郸道直接说一声不回去了,便去了天马村,八娘娘庙。

此时八娘娘庙已经改成了送子娘娘庙,姑获鸟已经入驻了庙中。

庙外一口被石头压住的井中,木椿子穿着祖师法衣,口里含着龙玉。

八个子母鬼,本来要被姑获鸟感化,此时感受到了龙玉气息,

都活泛过来,只因龙玉一点阳性,激发地脉,阴中生阳,形成吉穴,可能叫人死而复活,修行尸解之术。

祖师法衣还算灵验,这些子母鬼,都只是绕着木椿子跳舞。

等李郸道来了,姑获鸟便上前来:“恩公。”

“最近怎么样?”李郸道上次给了她一道神箓,得的就是送子,孕育生灵的。

“如今妾身和汤秋儿姐姐一起,在永乐镇已经有信徒信仰妾身了,汤秋儿姐姐她将二十朵蓝花,二十朵红花送给了我。”

“我在庙中又设立了升天光明灯,吸引来了许多堕胎,流产的婴灵,只是我一人之力,无法将他们供养,便想着收伏那井下的八位娘娘。”

“说起来,你也是占了她们的庙,我们李家也是欠了她们的。”李郸道点头:“此法确实可行,加上你,就是九位了,达到了极数。”

李郸道将子母八卦刀拿在手里:“我先去给木椿子将气海补好,等出来,再给你弄个施食十方婴灵,拔超赦罪的牌位,平时也能吸引婴灵,再有人供奉贡品,倒也不必非要哪些蓝花啊,红花的。”

“那就多谢恩公了。”姑获鸟一脸欢喜。

此时她已经算是正神了,却仍然对李郸道很是感激。

李郸道拿着卦刀,推开石头,跳入井下。

顿时八子母鬼都闻到了“仇人血脉”的味道。

十分癫狂,要来将李郸道撕碎,但她们被镇压了这么久,又被吸收了子母煞,早就不如当年厉害。

李郸道手中这子母八卦刀,就是以那位先祖自戕的箭矢配上沾染,配上八大八小,八枚对应这八位子母鬼的铜钱,做成的法器,善能降伏这八子母鬼:“莫要癫狂,我答应为你们拔超。”

八卦刀响若铃铛,吸收了李郸道至少三分之一真炁。

这八子母鬼便十分安顺下来。

“你怎么才来啊!我都快冻死了。”

井属阴寒,通九幽大地,特别是这还是口旱井,地下河水早就不流经,就更加贴合地气,加上这里八口棺材,是子母尸,阴中加阴,煞中加煞。

此时有了龙玉,便是缝凶化极,阴中生阳。

“这不是来了吗?你先运功,我仔细看看你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等到子时,再喝下我秘制的符水。”

“气海乃是膻中穴,膻中穴是经络学说的概念,肉体巡视,其实并无,要内视才能看见。”

李郸道指出要点:“看似你的气海破了,其实是你内景天地破了。”

木椿子内视之后点头:“好像是这么一回事,但是按你所说,气海是观想之气海,那我我观想它是完好无损的就行了?”

“不是。”李郸道将针扎了木椿子身上:“你的真炁跟随者我的真炁运转。”

木椿子的真炁带有“妖性”李郸道的真炁,则是十分纯净。

到了膻中穴中,便感应到了一股腐蚀之力,如同大气层之中的臭氧空洞一般,要愈合总是被阻挠。

这股腐蚀之力,严格来说,像是诅咒,但是看不出咒源何在。反而好像是木椿子体内自己产生的。

就好像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自己攻击自己。

“怎么样?能治好嘛?”木椿子问道。

“可以,补天地之造化,修人间之福祸,你是需要炼五色石。”

“四哪里有五色石?”

“五色石不是真的一块石头,二是以五德修补。”

“耕耘五德,朝种暮获。”李郸道说道:“你要得到金木水火土,五种命格之人,真诚的愿意给你一件东西,在期间,你要向他们学习五种德行,并且付出劳动,对应金木水火土,如此便可五德补缺,气海如初。”

“也就是说,是我德行太差,才有此一劫?”木椿子接受不了。

“可能是你挖坟挖多了。”李郸道吐槽。

“不过你也幸运,我们家五个人,各俱一德。”李郸道笑道:“木德就是我老娘了,金德就是我爷爷,土德是我父亲,火德是丫丫,水德就是丫丫了。”

“那你就没有沾染啥?”木椿子道。

“哈哈,我五德俱全,木椿子,你的苦难到头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