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三四九 冯素波遭劫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5 15:19:59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三四九冯素波遭劫“这事我管了。”李郸道对着叔叔道:“你安心的去考试。”

李福德欲言又止。

老爷子伸手:“东西拿出来吧。”

李福德只得将金钗交给老爷子,只见那金钗刚刚要放在老爷子手上,金皮就开始脱落,变成了一根木枝。

李福德一脸惊讶:“这明明是金钗的。”

老爷子看着金钗,发现不了端倪,给李郸道瞧瞧,在李郸道手里却又便成了一小玉如意。

“这上面有如意禁制。”李郸道把玩一会:“因人性情而变,是一件比较稀奇的玩意。”

“拿着这金钗,到洞庭东汉岳阳楼旧址,一棵老歪脖子树下,转三圈,敲击一下,如此就圈三下,龙宫水府自然有人感知。”

“书信呢?”李郸道问道。

李福德又拿出一张帕子来,上面用血写着几句话。

俱是龙文,李郸道看不太懂。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你们可有约定什么时候再见一面?”李郸道问道:“我好当面问清楚,他有什么请求,毕竟我跟你不同,我可以上书天曹,”

“天下水府神明,上归水官大帝,下归六天洞渊大帝。”

“虽然自祖天师张道陵,“罢废六天三道”之后,六天二字便去了,只留了一个洞渊大帝名号,却也仍然是四海龙宫,天下水族,水仙,水神的头领。”李郸道说道。

“上次我夜发兵马,号令雷将,召勅龙神,连着泾河龙君都要暂时听我的,你这点事情,我还是办得成的。”

老爷子一脸静静看着李郸道吹牛逼的样子,李福德也有些好奇:“你比泾河龙君官都要大?”

“那倒是没有。”李郸道嘿嘿道:“努力积累外功,修持自身,泾河龙君早晚要见到我都要诚惶诚恐。”李郸道也是夸下海口。

老爷子呵呵道:“又不是阳间的官,一个死了才可以显摆的官身,也好在这里显摆,还没你奶奶官身大嘞,我要是百年之后,指不定也是个冥官。”

说是这样说,李郸道却是不打算过多参与龙宫水族的私事,包揽在自己身上,也是叫叔叔安心读书。

“好了,游春也游完了,事情也妥善了。”老爷子大手一挥:“该干嘛去,干嘛去。”

李郸道拿着东西,往药铺而去,给老爹李福成也带一碗鸡汤。

到了药铺,药铺却闭门了,李郸道立马意识到不对劲,推开门去,果然发现冯素波已经面色惨白晕倒在地。

李福成手上不断给冯素波施展针诀,而冯素波不断咳嗽,还涌出血来。

李郸道立马加入其中,引渡先天之炁,将心脉护住。

发现刚刚吃药补上的那根暂时替代的血管,破裂了。

“这是怎么回事?”

“今早上来了两个老人,一个穿白衣的,一个穿黑衣服,来了就在那里辩论问题。”

“什么问题?”

“有心为善,虽善不奖,无心为恶,虽恶不罚。”李福成道。

“引来了好多人辩论,陟罚臧否,惩恶扬善,不宜异同。”老爷子道:“他听到了后就心痒,出去跟那两个老人辩驳。”

被那黑衣老人骂道:“无心之人怎说有心之论?非人哉!”

“当场这他就倒下去了。”李福成道:“我拼死给他用金针渡穴,续命的法子,就想着稍微好些,叫你过来。”

李郸道一听立马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这是南斗,北斗,赏善,罚恶,两位真君,估计厘算人间福祸,厘算到了这里,吵了起来。”

此时便十分头疼的对着已经昏迷不醒的冯素波叹息道“都告诉你好好的,小心一点,小心人劫,怎么还凑这个热闹。”

“怎么办?”李福成道:“只怕是救不回。”

“救不回,我在宗灵七非宫任职,也能安排他投胎,还是先抢救吧。”

李郸道直接以,太玄清净符箓,营造出清净无尘的环净,又用祛瘟符箓,祛除一切污染源,以三阴戮妖刀气,切开冯素波的胸膛,锯下下第二第三肋骨,将心脏暴露出来。

果然看见少了一半的心脏,现在靠着两根血管代替工作,但此时已经破裂了。

“去找颗鸡蛋来!”李郸道说道。

李福成立马去找来了鸡蛋,李郸道取鸡蛋上的膜用来给穴管打补丁。

又将三阴戮妖刀炁凝聚成针状,以冯素波本身的头发丝作线,将血管缝合上。

缝上之后,果然已经不大出血了。

李郸道又情理胸腔内的血液,帮助把已经肺部积血导引出来,竟然有那么半脸盆。

再给冯素波把肋骨接回去,皮肉缝合上。

李福成在李郸道给冯素波做手术期间,气都不敢大喘,结束了才问:“这能行吗?”

“看天意了。”李郸道大概已经感受到这家伙基本上已经血液流得估计只有一半了。

“小心他体温过低冻死。”李郸道吩咐董俊:“给他保暖,这几天不要吃东西。”

“不吃东西?那怎么活?”李福成不解。

“就喝水。”李郸道说道:“喝符水,刺激他先天之炁激发,再造血液,说不定就活下来了,七天没有醒过来的话,那估计就废了。”

“如果活了呢?”

“那就可以开始吃点东西了,补充补充营养。”李郸道去找隔壁秦一萍。

却被刘伯钦告知:“一萍去收集虫子去了。”

秦一萍惊蛰之后就会去收集地涌百虫,炼制虫丸,什么蜈蚣,蝎子,蝉蛹,地龙,蚯蚓,蝼蛄……

李郸道就是想问问,冯素波不可能七天什么东西都不吃,那基本不就是废了吗?

按照刘伯钦的提示,李郸道找到了已经是泥巴人,在田边溪水边上翻石头,扒拉草根的秦一萍。

她身上绑着十几个口袋,每个口袋是一种虫子。

“吃什么?”秦一萍抓住一只地鳖。

地鳖就是中国本土蟑螂,其性寒、味咸,有毒,能入心肝脾三经。

是秦一萍虫药的重要组成部分。

“妇人乳。”秦一萍果断道:“妇人乳又叫人仙酒,可补五脏,激发先天之气。”

“再以一岁以下婴儿童子尿配比,可以延生机,续阳寿。”

“好!秦姐姐,妇人乳,和童子尿,你店铺肯定不缺,我不好去要,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