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三四五 毒白菜和小牛犊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4 05:40:27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三四五毒白菜和小牛犊李郸道修持之后,又想着茱萸菖蒲乃至董俊处,都有个蛋,乃是龙母所生。

不知道能不能点化,不过那是活卵,不是死卵,应该不是“顽物”。

李郸道便也没有费心思给他点化。

只等着天明,淅淅沥沥的小雨下着,李福成拿着两把油纸伞来:“今天放假!踏青游春!祭拜农神。”

隋唐时期,流行二月二踏青的,著名诗人李商隐写道:“二月二日江上行,东风日暖闻吹笙。”

只能说算不得一个节日,但也值得过一过。

同时在后世还有二月二剃头的习惯,这里却是没有的。

李福成拿着油纸伞,李郸道调笑:“都是年青人出去游玩,少男少女的,爹你凑热闹干嘛?”

“我不是少男吗?”李福成反问:“我可嫩得能掐出水来!”

“爹,当年秦长城不叫你去修可惜了。”李郸道吐槽道。

“这话你问过娘没有?”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嘿嘿,我哪里真的要去?我不要看着药铺吗?”

“是丫丫一早上就吵着要去玩,非要找你,你昨天夜里又没有回来,那丫头野了,就你治得了她。”

李郸道一听:“她作了什么妖了?”

“倒是没干啥,就是透着一股妖气儿。”李福成一脸诡秘道:“你爷爷说她是被黄鼠狼附体了。”

“上次半夜,看见一只狗儿大的黄鼠狼趴着丫丫那里,丫丫跟着它聊着呢。”

……

李郸道已经料到木椿子住住自己家会被发现,老爷子早就发现了端倪,只是没有想到会往这个方面扯。

“那丫头,我上次看见了,有时候眼睛发着绿光,不是中邪了,就是被黄鼠狼附体了。

“你这些日子也不顾家,想要找你好好看看,又怕被那玩意听到,把丫丫给暗中害了。”

李郸道哭笑不得:“那是我一个月三只鸡请来的家仙,是保护你们的。”

“家仙?”李福成疑惑。

“现在咱们家有家神了,也就是奶奶,倒也可有可无了。”李郸道解释道:“反正丫丫不是中邪就对了。”

李福成搞了半天,才弄清楚木椿子是个什么性质。

“所以他已经在我们家住了半年多了?我还不知道它的存在?李狗蛋啊!李狗蛋,你好大的胆子。”

李福成感觉直自己都被看光了,直接给了李郸道一个脑瓜崩。

打得李郸道晕乎乎的:“他平时住哪啊?”

“咱们家又没有养狗,却有一个狗洞,他平时就窝在狗洞子里。”李郸道揉揉头顶:“主要是保护咱们一家。”

“上次家里衣服被偷了,翻箱倒柜的,有了他,就再也不用担心发生这种事情,而且丫丫也是跟着他学习的。”李郸道说道。

“爹,您是一家之主,要是不喜欢,我叫他到庙里去住呗!”

“算了,既然是请回来的,那就是客人,哪里有赶出去的道理?”

“况且你叫他住在狗洞子里,实在是太寒碜了,有违待客之道,这样,你有空给他在院角搭一个小屋子。”

“我回去好告诉你爷爷,他正合计着,弄点鸡血,将他引出来,放狗去抓嘞!”

李郸道一听,连忙接过油纸伞,往家里跑去。

李福成摇摇头:“不靠谱!”

李郸道跑到了家里,就见老爷子手里已经提拉着一只鸡,打算杀了放血。

丫丫在边上股掌:“吃鸡了!吃鸡了。”

李郸道连忙跟老爷子解释,又叫出木椿子来。

老爷子开始还不信,但见木椿子口吐人言,当下点头:“我原先参军的时候,有个随行法师,养着一只貂儿,能口吐人言,想不到我们家也有这么一只东西。”

李郸道没有敢告诉老爷子那只不大正常的叫花鸡,其实是凤凰血脉。

“差点今儿就在你家遭遇了人劫。”木椿子心有余悸:“要是被狗咬那么一口,骨头散了,道行没了,人都要死。”

李郸道安慰:“说不定这是你气海即将被我修补,上天对你的考验,你小心一点。”

“我也是这么觉得,好事多磨,你可要保护好我。”

李郸道想想:“你运气太差,讨口封,讨了三次,这样,你去一处风水宝地。”

李郸道拿出龙玉:“八娘娘庙,姑获鸟送子神那里,到那口子母煞井之中,以煞冲煞,我已经想道怎么帮你补丹田七海了,今晚上就可以进行。”

“好!”木椿子接过龙玉:“要是修复好了我的气海,饶是我这样天下有名的小气鬼,也要给你犬马相报!”

李郸道点头:“你且去吧!”

木椿子拿着龙玉从地下遁走了。

“幻姑说给叔叔安排了一波姻缘,我得好好看着,可千万不能是不正经的姻缘。”

看着手里的油纸伞,李郸道转念一想:“虽然不是在杭州西湖,也没有断桥,但是拿着伞,在水边,理论上也是可以艳遇大长虫的。”

李郸道抱起丫丫:“今天咱们去踏春,叔叔他人呢?”

“他早出门去了。”丫丫道:“偷偷去跟人约会去了。”

“你怎么知道嘞?丫丫?”李郸道一惊,这就已经勾搭上了?

“叔叔昨夜手里拿着一根簪子回来的。”丫丫道:“师父都闻到了胭脂味道了,今天起得比娘还早。”

“哦豁!别是一晚上没睡觉吧!”李郸道有些怀疑。

“他去哪了?”

“瀛洲台。”老爷子道:“我也看出这小子不对劲。”

“他虽然不是跟老子我一样,是当年十里八乡的俊后生,但也是模样极为标志的,别的不说,总不能被那些荡妇给勾走了。”

李郸道心里喃喃:“鬼知道是人是兽,是男是女,是妖是魔,是,单纯的一个荡妇,倒也降伏得住。”

见老爷子目光如闪电,盯着自己脸皮发烫。

立马保证:“保证抓到蛛丝马迹,就来找您报告,别让那些打了药的白菜,毒坏了我们家的小牛犊。”

“去你的吧!”老爷子哭笑不得:“若是模样好的,大方些的,不准去打扰!”

“好嘞!得令!”李郸道拉着丫丫就去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