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三三三 《元始谱箓太真玉诀》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6:45:08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三三三《元始谱箓太真玉诀》等着董思真离去,冯素波这才安下心来,好好养伤。

而李郸道这些日子就拿他来突破自身医术,同时也是跟着木椿子修补气海一样的提供思路。

冯素波倒也挺配合,扎针就扎针,吃药就吃药。

同时冯素波作为上清茅山宗的高徒,亦精通洞神之道,“我们陶祖师留下的真灵业位图内蕴洞神之道。”

李郸道问道:“会不会有失偏颇,真灵业位图我也听说过,竟然将老子放在第三等,将酆都北阴大帝放在第七等。”

“洞神之道各家不一,一家之言,只要元始天王于上尊之位,就已经可以代表我上清派的思想。”冯素波道:“像楼观以老君为神主。”

“道是一,一生二,二生三。”李郸道点头道。

便跟着他讨论起来了。

“太上有命,天真书言。咸阳茅固,家于南关,厥字季伟,受名当仙。位为定录,兼统地真。使保举有道,年命相关。”冯素波说起茅山的渊源却是跟太上扯不清关系。

又论起正一威盟之道,和太清仙法。冯素波的道行其实不差,但是所涉猎并没有李郸道多。

李郸道早就缺少少道侣,共同探讨修行,便跟着冯素波讨论修行要义。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五欲三毒,如何落三尸,如何解五苦,自己心湖之中诸多邪魔如何克制。

“看来师兄修行也到了渡劫的时候了。”

“内劫丛生,在于此间关隘,在我上清宗倒是有一经文可解。”冯素波道:“此经也不是不传之秘,便给师兄你做个参考。”

李郸道好奇道:“你们上清派茅山宗也修行也会遇到这种情况吗?”

“洞神修到深处自然有正神,亦有邪神,其实都是自己的念头,提取出来的正气越纯粹,剩下的邪气自然也是如此,一阴一阳,互为表里。”

“像是我上清派的《元始谱箓太真玉诀》便能解决此种问题。”冯素波说道。

李郸道便跟着他讨论了此经。

“人体八景,便有八门,八门分有分三恶门,五道门。”

“第一门,名色欲门,一名上尸道,一名天徒界。第二门,名爱欲门,一名中尸道,一名人徒界。第三门,名食欲门,一名下尸道的,一名地徒界。”

“这三门后面住的就是三尸神吧?”李郸道说道:“所以修成此三门,就可以直接落三尸了。”

“三尸在人体内遁入无形,不能寻其本真,就不能彻底降伏,此三门后,必然能寻到三尸神所在。”冯素波道

“后五道门,其第一门乃是名色累苦心门,一名太山地狱苦道。

第二门名爱累苦神门,一名风刀苦道。第三门名贪累苦形门,一名担山负石苦道。第四门名华竞苦精门,一名作江河苦道。第五门名身累众苦门,一名吞火食炭镬汤苦道。”

“此五苦五道之门,常居於人身,系人命根,遏人招真之路,断人修仙之门。这对应的就是人的贪欲,怒火,虚荣,等诸名利欲益。”

李郸道又仔细询问了此经,发现最后此法道果功成,得离三恶之门,五苦之中,地司不拘,形魂升仙。

乃是抛弃肉身,阳神升仙之法,算不得天仙法,是神仙法,二百四十年一转。

当下就兴趣失去了大半,但也得了灵感,如何制服魔头。

那就是设计一道封印之门,将内魔都关进去,如同成龙历险记之中的潘库宝盒一般。

而这时候,谭木匠那里定制的牌匾也送了过来。

“玉春堂。”堂号挂上去,李郸道顿时感觉风水都不一样了。

而董俊也将那些镇子上的赤脚游医,也召集起来了。

一共也没有多少个人。

只见男男女女,大多是农民,村妇的感觉,二十人都没有,此时都汇聚到庙里。

这些人平时务农,会一点医术,偏方,有些其中有些认字都只会写名字的。村妇模样的则是产婆之类的,也会一些魇祷之法。

“听说是新来城隍老爷有召集我们。”

“确实,也不知道叫我们来是做些什么,不会是城隍娘娘要生娃娃了吧。”

这些人悉悉索索的交流着。

“马上就要种地了,家里还等着我嘞。”

这时候茱萸菖蒲两个人便跟着董俊了,李郸道出来了。

“今日,把大家召集过来,其实是城隍老爷慈悲,见百姓,生老病死,不能很好的救治,许多不该死的人,死了,于是牵头在庙里召集大家。”

“那怎么没有百草堂,如意馆的人啊?”

“因为城隍老爷心系穷苦百姓,看得起病,吃得起药,还能治好。”

李郸道笑着道:“就叫我起个带头作用,大家若是不信,可以在这里拜拜城隍,问问臧否。”

几个懂得问神之法的,就打了个卦,一时间也就信了。

但城隍老爷就是李郸道自己,不过假借鬼神之名行事,积累外功,倒也是道家修行者的惯例。

这些人得了圣卦,便问道:“我们一没有钱,二是微薄之力,哪里能够胜任城隍老爷交付的任务?”

“对啊?若是完不成,要是再有什么惩罚,那不更加不好?”一些人对鬼神总是有些特别的惧怕。

李郸道笑着道:“钱倒是不用怕,你们不仅不用担心钱,还可以免费得到一块地,不过这块地一半得用来种植药材。”

“至于惩罚,那自然不会有,只是如今城隍鬼神,分职准确,如果各位乱开药,治死了人自然会有责任。”

“那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乱开了药啊,我们本身水平就很有限啊。”

“水平有限不要紧,可以学。”李郸道笑着道。

“学?哪里学?这里吗?可是俺家里还有好些亩地,等着种呢,不种地就要饿死。”

“种地忙起来,就没有空学了,而且从乡下到县里要走两个时辰嘞。”

“不用大家聚集学习,也不占用白天的时间。李郸道笑着道。

“那什么时候学?晚上赶过来?不得困死?”

“不会困死,于睡梦之中,自然学会。”

李郸道拿出一张张符箓,又拿出一把线香。

“将符箓放在枕头下,每日睡觉前点燃信香,自然入梦,便有老师传授你们一些知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