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三零二 竞争压力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6:35:14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三零二竞争压力李郸道复归平常心,不跟家里人继续贫嘴。

这时又听见丫丫在喊:“我不要去上学。”

原来古代暑假是没有的,除了新年、端午节等举国同庆的节日外,在古代学生每天的任务就是寒窗苦读,考试前还得头悬梁锥刺股,进行一下考试冲刺。

现在年也过完了,丫丫自然要去上学了。

丫丫已经有了“姐就是女王,自信放光芒”的气质,周边小朋友,下到两三岁,上到七八岁,哪个个见了丫丫,不得乖乖叫一声“饴姐”

这么说起来,好像自己还收服了一个少年社团,宏图社,基地是原来丐门驻扎的地方,好像年前收服的,年后到现在还没管管。

“你怎么可以不去上学呢?”李郸道恐吓道:“知识改变命运,不读书就要学女红,等到十四五,找个凑合的嫁了,读了书,以后来提亲的,那些不认字的肯定直接筛选掉了。”

丫丫一惯喜欢女鬼书生的戏码,有些三观不正。

李郸道努力纠正,可惜现在越来越歪,基本上就是问题少女了,这才五岁。

长大后还得了。

心中暗骂木椿子。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木椿子无缘无故打了个喷嚏:“哪个在想我?”

却是想起了在八宝山,铁刹观的快活日子,那时候跟着诸多道友,一起谈玄论道,自己还被推举为掌门,然后被黑龙占据了道观,自己四处流浪。

丫丫道:“跟着那些小孩上课已经体现不出我的水平了,我要老师教我易学,结果老师不会。”

这他娘的,这不是刁难你老师吗?当今能讲授易学的,起码是个太学博士。

你要一个私塾老师讲易学。

“你其他书都读通了?”

“没有。”丫丫老实回答。

“那你学易干嘛?”

“学的屠龙术,说要寻龙穴,起码要精通易学乾卦,师父他是个半吊子,说只知道哪些是重点,但是给了重点,我也不会啊。”

“木椿子还真教你屠龙术啊!”李郸道心累:“你学着这术有兴趣?”

“有啊!”丫丫道:“可有意思了。”

李郸道只得道:“那也还是先去上学,等看看,能不能叫你跟着袁守诚学学易术,但是我也只看到了他一次,现在估计在京城。”

丫丫失望道:“那好吧,我就去读书吧,不行我就自己研究研究。”

李郸道问道:“什么叫那好吧,你不上学去,估计就要抓到我去上学。”

“好啊,哥哥,原来你是打着这个主意,早知道当时就不偷师父的灵芝给你了,早些吃席,家里就我一个小孩了,等再生了弟弟,我就是姐姐了……”

好啊!丫丫,原来你心里的真实想法是这样的!

丫丫看李郸道几乎心肌梗塞,赶紧又说好话:“哥哥对我好我是知道的,唉,小时候别人家吃糠咽菜,我还有鸡蛋吃。”

李郸道倒是没有生气,不过丫丫确实聪明极了。

把丫丫哄得去上学去了,李郸道就去了药铺。

一路上,李郸道竟然发现自己有了神通。

可以一眼看见路上行行色色的人,他们身上的病灶,哪条经脉出了问题,哪个器官有了病变,一眼可见,在李郸道眼里,就是元气的变化。

“这就是常驻天医师的附加天赋吗?”

李郸道感觉这个除了治病以外,还能用来杀敌。

看得到人身上的弱点,自然可以借鉴到武学上面。

可惜,只是能看到各种气,而不是能透视。

到了药铺,李郸道再开门治病,发现,给这些人治病,更加简单了,如果说望闻问切,李郸道现在一望就知道个大概,闻,问,切就是辅助手段了。

果然今日发热的病人就更多了,许多人都说瘟疫又起来了,李郸道看了,确实不是瘟疫,就是春季季节性流感。

体质弱点的人就是发热,体质好些的就只是流鼻涕,咳嗽。

李郸道又跟着治病,好在之前李郸道就囤积了许多准备春季流感的药材。

依然是忙碌的一天,连着陀螺一般转着。

好在如今多了一个刘伯钦在这边帮忙,李郸道也好做事情。老爹李福成在积累了这么多的病患经验之后,也成了合格的普通坐堂大夫。

脱了了福医之列。

而李郸道的药铺生意火爆,自然别的医馆就少了人流量了。

特别是大医馆,大药铺,都是憋着劲,春天打算赚一波钱的。

结果李郸道和秦一萍两个邻居联手看病,一个搞不定的,两个一起来,诊金还低,用药也捡着便宜的药来用,从不开贵的药,偏偏还能很快见效。

加上人的影,树的名,孙思邈孙神医的弟子,又是练武奇才,那场和李大亮亲兵对战的事情,已经发散出去了。

人家觉得你是有真本事的,自然就都来李郸道这里看病了。

更何况,李郸道还会用符箓治病,人家田巫走了,要去求符箓的人,自然求不到了,茱萸和菖蒲又不怎么亲和他人。

李郸道的符箓说实话也很灵验,特别是什么止肚痛符,止头晕符。

符水一喝立马见效。

那些大医馆,一看李郸道已经用上了“挂号”了,来看病,怕被插队,就领一个号码,叫到就过来。

门口还有三排板凳,左右还有蹲着地上的。

“这不过是一个游医开的药铺,既然这样厉害。”

“不可小看!上次京城御医巢元方老爷子,奉命来此治疗瘟疫,就是跟着这位一起把瘟疫解决的,说要回京城给他请功,只不过被压了下来。”

“那这个女游医,一个外来的野路子,怎么也如此受欢迎?”

“人家妇科治病有一手,上次我媳妇也是去她这里看的,确实不错。”

路口,两个大医馆派来的两个人盯着李记药铺,他们要数清楚李郸道一日接待多少人次,回去禀报。

说实在的,有人眼红了,而且就是京城医药同盟社的成员,正经太医署出来的医学生开的医馆。

一家叫本草堂,一家叫如意馆。

两家都是药铺,医馆,相结合的大医馆,有药工,有医工,有坐堂大夫,十几个人靠着药铺过活。

平时还会接一些世家的制药制丹的单子,为他们习武的,或者年岁大的老人家调养身子。

但是现在一看,都在吹李记药铺,一家开了几年,饭都吃不上,拜了个名师,直接翻身的野路子医馆,说治病灵验,医药费用低……

按照他们的逻辑,便宜能有好效果?他们用的药材都是咱们挑剩下的,才流通出去的,而且没有正经上过太医署的课,不是学院派出身,抄着些方子,就在那里看病,这不是害人吗?

就应该取消他们的行医资格!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